361. 不虧(1 / 2)



推荐阅读:

那名氣勢如山的年輕男子,深吸了一口氣,平複內心的些微躁動情緒後,才吐氣開聲:“在下東方澈,奉家主之命,專程在此等候太一穀的同道。”

他的聲音清朗平和,有一種山穀微風、不見波瀾的沉穩,正如他給人的氣息印象一般無二。

車廂內,早在東方澈自報姓名前,方倩雯便已經在給蘇安然介紹此時立於龍車前的四人。

“東方澈,當代東方家七傑之一,走的是古武肉身成聖的修煉道路,按照老二的說法,他修的應該是萬山體,最終寶體大成時身如萬山重疊,尋常武道功法乃至兵器打上去根本不破防,甚至能夠抵禦絕大部分傷害。想要對付他,要麼隻能針對罩門下手,要麼隻能以絕對實力壓製,或者有專破寶體的陰毒法寶等。”

“罩門?”蘇安然有些驚訝,“寶體大成還會有罩門?”

“真正的萬山寶體自然不會有,但老二觀察過,說東方世家的萬山體並非第一紀元山石部的萬山體,而是殘篇改進的版本,所以會有一到三處弱點,弱點的多少主要是看修煉者自身的堅持能力和悟性。”方倩雯回答道,“當然,此弱點對於老二、老五而言或許就是破體的罩門,但對於我而言就算知道了也無濟於事。”

說到這裡,方倩雯神色略有幾分古怪:“而且,這門以萬山寶體殘篇改進的萬山體,其修煉方式近乎於禪門苦修,不得親近女色,須得保持童子陽身,直至大成後方可泄陽。但是這門功法的修煉又是出了名的緩慢,若非如此的話,東方澈其實早就可以踏入地仙境了,但如今也不過隻是萬山體小成而已。”

這話蘇安然就聽懂了。

這門功法雖說東方世家對其殘篇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還原,但終究有所殘缺,所以修煉此功法的人,在寶體大成前連飛機都不能打,這平時要是聽被人說幾個葷段子的話,怕不是也在折磨?

於車廂內,蘇安然看東方澈一臉剛毅沉穩的模樣,宛如地球上渾身抹油的健美先生。

怎麼看怎麼基啊。

“一旁的劍修女子?叫東方茉莉,出身於東方世家二房,修的是東方世家世代相傳的《大道天象玉素劍訣》?她足下踩著的那柄飛劍是玉素劍?另還有一把清和劍在她哥哥手上?同樣也有配套的功法《大道地象清和劍訣》。”方倩雯再度介紹道,“這是一套合擊劍法,威力極強?模仿天地大道氣象的輪轉變化?其天道氣勢飄渺靈動,專於劍氣……”

說到這裡,方倩雯瞄了一眼自己的小師弟?見其果然眼神靈動?流露出幾分興奮之色。

“……而地道氣勢則沉穩樸素?專於劍法一道。……這兄妹二人便是當代玉素清和的主人。”

“道寶?”

方倩雯微微搖頭?道:“不算道寶?但有劍靈?或許再經過幾代人的努力,這兩柄劍有望成就道寶。”

接著略微一頓,然後便又說道:“東方玉,東方家四房的子弟,修的是《逍遙自在訣》?乃是一門講究陰陽平衡的道法?專精於陰陽法術?擅神算卜卦。顧先生說他是天生的道子?但可惜的是空有天道靈韻,卻無其神。……你要小心此人。”

“為什麼?”蘇安然不解。

“呼。”方倩雯輕輕的吐了一口濁氣,“老九奪了他的氣運機緣?那是他唯一一次能夠得到天道神韻的機會,失去了那次機會,他此生無望大道巔峰了。”

於玄界而言,大道巔峰便是登臨彼岸。

無緣大道巔峰,便意味著眾生隻能在苦海沉淪。

對修士而言,這種已經能夠看到儘頭的修道之路便是一種絕望。

“那為什麼東方世家還派他過來。”

“歡喜宗在旁虎視眈眈,不知是敵是友,東方世家為了穩妥起見,所以隻能讓族內最擅卜算的他前來了。”方倩雯緩緩說道,“起碼能夠規避很多的風險危機。……趨吉避凶,乃是玄界修士的共性。”

東方玉,乃是眼前東方世家前來接待的四人裡最是瀟灑之人。

他的氣質有一種切合天道自然的和諧,舉手投足間的灑脫自在之意也沒有絲毫的掩飾,看似隨心所欲的一切舉動,落在蘇安然的眼裡卻有一種獨特的靈韻,並不顯突兀,反而處處彰顯著大道自然之美。

令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但很可惜的是,如果說這四人裡誰對太一穀敵意最盛的話,那麼便非此人莫屬了。

這讓蘇安然的內心有一種無奈的惋惜。

“就沒什麼辦法能夠讓他重獲神韻嗎?”

“有。”方倩雯點頭,“殺了老九。”

“哦。”蘇安然了然的點了點頭,瞬間就並不覺得惋惜了,“那還是讓他去死吧。”

“哈哈哈哈。”方倩雯大笑數聲。

長笑之後,方倩雯指著最後那人開口說道:“最後那人,東方霜,當代東方世家七傑裡唯一一位不是出身本家四房的人。她是二房的遠親,是東方茉莉和東方樨的表妹。在被接入東方世家之前,她天資隻能算一般,因而並不受重視,是東方世家二房的房主發現她體質,將其帶回本宗給家主檢查,然後才發現她是最適合修煉《冰清玉潔心經》的人。”

“師父說,這是典型的明珠蒙塵。”方倩雯頓了頓,又道,“不過也算是她和東方世家氣運雄厚未衰的表現。”

“這門《冰清玉潔心經》與萬山體乃是東方世家的秘傳功法。後者隻要有恒心毅力,能夠忍受得了寂寞,東方世家子弟皆可修習;但《冰清玉潔心經》則不同,必須得天生乃是無垢玄陰體的女子方可修煉,而且一旦修煉此法,就必須得終身保持元陰之身,一旦破身便會修為儘失。但取而代之的,則是這門功法一旦修煉有成,便可修煉世間一切陰法、水元相關的功法,且能夠獲得極大的加成。”

“上一代修煉《冰清玉潔心經》的東方世家子弟,已於兩千多年前隕於那次魔門事變,之後這兩千多年裡東方世家都沒有找到一名能夠修煉此功法的人。”方倩雯最後輕歎了一聲,“東方霜雖說是當代東方世家的七傑之一,但實際上她年歲並不大,與老九差不多,所以很有可能會被萬事樓列入下一個氣運傳承的世代裡。”

每五百年一次的氣運傳承,於玄界而言便算是一次新老一代交替的輪換。

以玄界公認的標準,便是年過兩百者都會被歸類為舊時代——而事實上,以萬事樓的天象推演,但凡年歲超過一百五十歲者,便幾乎可以算是舊時代了。

幾乎。

這個詞的出現,自然也就代表著偶爾會有例外。

但比較有意思的是,縱然有些能夠混入兩個時代的修士,但能夠攥取兩個時代大氣運之輩者,卻全然沒有。

偶爾有一些在上個時代尾巴裡無緣競爭玄界的大氣運,卻又僥幸沒有被天道排斥出新時代的氣運之爭後,反而能夠獲取到一分新時代的氣運;而有些於舊時代裡從其他修士那裡虎口奪食搶得一分大氣運,爾後又沒有被排斥出新時代氣運之爭者,反倒是淪為新時代笑柄者,也不是沒有。

東方霜,時年一百五十一歲,僅比常規共知認識上的一百五十歲多了一年而已。

所以方倩雯所言並非沒有根據。

“這四人裡,當以東方澈為首,他是東方世家四房裡的長房嫡子,若非修煉功法的原因,他並不比所謂的上三人差。”方倩雯隨口說道,“東方世家當代七傑裡,二房、三房各有兩位,長房和四房隻有一位,這東方霜明麵上是東方世家的旁支遠親,但論親疏關係卻可以算是二房的人,所以嚴格來說,東方世家如今是二房勢大。”

東方世家,乃是三世家之首,就算單純以十九宗來進行排名,也能夠入前十之列。

而過去近五千年裡,東方世家的兩任家主皆是出自長房一脈。

就算再往上追溯到第三紀元東方世界自隱世歸來,家主之位也多是出自長房或三房一脈,二房在曆史上也出過幾次家主,唯獨四房一直以來都沒有明顯特彆出色的族中弟子。

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天生道子”的絕世天才,卻還又因為機緣被奪而無緣大道巔峰。

如果以世家之底蘊而言,當代弟子裡哪怕不算東方玉也還有六傑,尤其是東方世家兩大秘傳皆有傳人現世,憑此一點便足以再讓東方世家興盛數千年之久;但縮小到一房支脈,那就是出人頭地之路已被斬斷,格局心胸不夠者,自然難免要怨上太一穀,恨其弟子奪去東方世家四房的崛起之機。

蘇安然心中凜然。

恰好此時,東方澈已然開口自報家門,方倩雯便止住話頭,轉而應道:“有勞東方公子了。”

玄界達者為師。

按理而言,此時前來迎接的四人不說是東方世家當代年輕子弟的七傑,僅以修為而言便強於方倩雯和蘇安然,方倩雯就算稱一聲師兄其實也不為過。

但實際上,門派與門派、門派與世家之間的交流稱呼方式,卻並不能一概而論。

方倩雯此時代表的是太一穀,而她身為太一穀第二代弟子裡的大弟子,一言一行都是要給師妹師弟做表率,所以她的稱呼便很容易被有心人引用定調。所以若她稱東方澈為師兄,那麼整個太一穀的第二代弟子遇到東方世家如今的七傑便要平白矮了一頭,方倩雯雖然平時不怎麼理會外事的模樣,但並不代表她就真的是傻的。

這種會讓太一穀吃虧的事,她是絕不可能做的。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