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 舉棋(1 / 2)



推荐阅读:

九條神龍,以許心慧的手藝,自然不可能差到哪去。

每一條五爪神龍皆有三十丈長,通體玄黑,有燈籠般的眼眸、鋼鞭般的長須、巴掌般的龍鱗,甚至就連那犄角、鬢毛,都做得栩栩如生,若非玄界修士都知道,此世隻有碧海龍宮內有十條神龍,恐怕無論是誰都會以為拉著車廂的這九條神龍便是真正的神龍——世人皆知,碧海龍宮內那頭老龍王和他的九個兒子顯然不可能當拉車的牲畜。

而如此招搖的舉措,想要不引人注目都難。

所以第五天的時候便有消息傳到了妖盟的耳中,傳到了碧海龍王的耳中。

隻可惜的是,一大群本想看好戲的妖和人,卻未能如願的看到碧海龍王的反擊。

如此一來,反倒是讓龍車更添了幾分令人驚疑不定的神秘感。

……

車廂內的空間極大。

二十多個獨立的房間,就算把整個太一穀的人都塞進來,也是填不滿的。

若非這裡的靈氣極為稀薄,並不適合修煉的話,把車廂當成一個基地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就如藥王穀那般。

其宗門所在的秘境本身,就被煉化在一件法寶裡。

當然,好壞皆有。

好處就是,藥王穀幾乎不可能發生被人堵門的事,一旦遇事不妙,隻要有人帶著這件法寶逃離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找到藥王穀的真正所在。

至於壞處嘛,則是如果帶著法寶的這個人被截殺了的話,那麼藥王穀自然也就落入他人手中了。

隻不過藥王穀的開啟方式,有一套獨特的法門,所以僅僅隻是繳獲了煉化了藥王穀秘境所在的法寶,也並不能打開藥王穀的秘境入口,反而要時刻擔心會有人從其中出來搞反殺。但如果並不貪圖藥王穀秘境,而是選擇直接將這件法寶鎮壓封印的話,那麼倒黴的人就是藥王穀了。

龍車車廂,便是一個類似的運作原理。

隻不過,被煉化到其中的秘境,並沒有藥王穀那麼大而已。

畢竟,這隻是一個殘界碎片。

所謂的殘界,指的便是自第一、第二紀元破滅時,被摧毀的那些陸塊以某種玄界修士所無法理解的法則運轉得以保留下來的殘缺秘境。當然,還得是那些能夠被循環利用的——換句話說,就是依舊有著靈氣殘留,且能夠自行恢複的那些?才有資格被稱為殘界。

其中,當這些殘界被玄界錨定,成為了依附於玄界的小世界?就會成為所謂的秘境、秘界。

若是有大能者?能夠捕獲到一些碎落的邊緣殘界陸塊?將其固化收攏的話,就會化為殘界碎片。此類殘界碎片,可遇而不可求?往往就算是在坊市中出現?拍賣的價格也是驚為天人,絕非尋常宗門買得起,更遑論是修士了。

而殘界碎片之所以價值如此高昂?便在於隻要將其煉化在某些法寶內?便可以煉製成一片固有的小天地?如同藥王穀——隻是與藥王穀有所不同的是?藥王穀所在的那個秘界卻是一方真正能夠形成自我循環、乃至誕生生靈的真實天地?遠非此類已經破碎的殘界所能比擬。

但不管怎麼說?殘界碎片終究是一塊自成天地的碎片,除了能夠用來煉化擴大法寶本身的內部空間外,還可以讓修士置身其中時時刻刻感悟小世界的運轉原理,對於修士從凝魂境突破到地仙境有著極大的幫助——如十九宗、三十六上宗和部分七十二上門等,便必然會有一個或幾個殘界碎片?留待給門下弟子做感悟突破用。

隻不過?這些殘界碎片的小世界?終究會隨著時間的流失而逐漸失去神韻——也就是其中的靈氣?最終徹底成為一個死寂的世界,而變得毫無價值。所以大宗門往往對那些要進入殘界碎片感悟的門下弟子自然是要收取一些門派貢獻積分,以此等手段來預防殘界碎片過早的被消耗殆儘。

最起碼?也要讓殘界碎片在被消耗前,重新找到新的殘界碎片作為補充。

黃梓手上這一塊,算是難得的精品:雖然靈氣自行恢複的速度很緩慢,但比起那些隻會消耗而不會恢複的殘界碎片而言,這塊能夠自行恢複靈氣的殘界碎片,自然是相當的珍貴了。

許心慧將其煉化到車廂裡,隻要不是在這裡麵修煉功法的話,單純用來種植靈植的話,絕對是夠用了。

看著大師姐方倩雯在一旁給這棵樹澆點水,給那棵花鬆鬆土,蘇安然便一陣無語。

尤其是一旁的青玉還在旁邊幫忙,看其動作之熟練,想來平常她在穀裡就沒少幫方倩雯打下手,這也讓蘇安然明白,為什麼自己在大師姐眼中還不如青玉,竟是讓自己遠離那些靈植十丈以外。

蘇安然很是受傷。

“蘇先生不懂種植嗎?”跟在蘇安然身後的空靈,輕聲開口。

蘇安然搖了搖頭。

他還記得,當初幫大師姐澆水施肥結果差點把藥田裡的靈植都給喂死了,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大師姐發怒暴走的模樣——他連續炸了幾十個煉丹爐都沒見過大師姐發火,最多也就是有氣無力的表示自己並不適合煉丹。

“空靈也不懂呢。”空靈笑著說道,聲音裡有一絲小雀躍。

這模樣,就如同證明了“並不是隻有自己是個廢物”的開心和欣喜。

若非蘇安然知道空靈的性子就是如此,他都要懷疑空靈是不是在嘲諷自己了。

“大師姐就不擔心嗎?”蘇安然突然開口問了一聲。

正忙著給一株蘇安然也不知道是啥玩意的靈植鬆土澆水,方倩雯還向旁邊的青玉抱怨著這個地方沒有靈水,還好自己事先準備了一些,不然現在都要苦惱怎麼給這些靈植澆水了。

然後她便聽到蘇安然的問話,不由得抬起頭,一臉迷茫的問道:“為什麼要擔心?”

“但是師父他們卻很擔心啊。”

“哦。”方倩雯點了點頭,然後又低下頭,繼續忙著處理靈植的事。

隔了一小會,似乎是眼前需要專注的事情忙完了,方倩雯才起身說道:“師父其實也並不是特彆擔心,至少他不是在擔心妖盟會做出什麼危害到我們的事情,畢竟那頭老龍以前吃了好多次虧,現在變得相當的謹慎了。……師父讓老七打造這九條神龍模樣的座駕,便是在故布疑陣。”

“故布疑陣?”

“是啊。”方倩雯點了點頭,“此間神龍一共隻有十條,全都在碧海龍宮裡呢。所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們是在羞辱碧海龍族。而師父前陣子才剛去妖盟那邊鬨了一通,導致蛛後和龍王起了爭執矛盾,此時我們再如此大張旗鼓的行動,那頭老龍王必然會心生疑慮,不敢輕易動手。”

蘇安然眨了眨眼。

她知道自己這個大師姐一直以來都在管理太一穀的諸多事務,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了外交,而且因為早期太一穀的發展所需的各種資源物資交易都是方倩雯在負責,吃過幾次虧後她就變得精明許多,尤擅砍價……討價還價的工作,所以她可不是表麵看起來和和氣氣、溫柔軟弱的模樣,如果有人想將她當肥羊的話,恐怕會連個“死”字都不知道怎麼寫。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