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55. 上官馨的懷疑

355. 上官馨的懷疑(1 / 2)



推荐阅读:

“老頭子。”

外麵依舊一片鬨騰之時,上官馨卻是來到了黃梓的院落裡。

黃梓懶洋洋的抬頭看了一眼上官馨,有氣無力的說道:“回來啦。”

上官馨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然後又靜心的感受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甚至就連自身的小世界都展開了。

“不用搞得那麼嚴肅,隻要進了我的屋子,這裡麵再大的聲響外麵也聽不到。”黃梓撇了撇嘴,“我觀你身上枷鎖有所鬆動,想來你已經準備好了?”

“兩百年前為了突破瓶頸,我去了南州,結果誤入幽冥古戰場,不得不改修寶體功法,相當於自斷一臂,但總算是熬過來了。”上官馨冷哼一聲,然後才開口說道,“而且也順利突破到地仙境。……之後在幽冥古戰場,所見所聞所思所想所感所悟,也讓我大有裨益,是以在五十年前時,我就已經踏入道基境了。”

“挺好。”黃梓點了點頭。

上官馨卻是冷笑一聲:“當年你讓我去南州,是有所預謀吧?”

“我又不是葉衍和顧思誠那種神棍,哪還能算到兩百年後的事。”黃梓翻了個白眼,“而且就算是他們,也最多隻能推演出一絲天機氣息,然後剩下的還隻能靠自己的揣摩猜測。……這個世上可沒有誰能夠準確的推算出未來。”

“確實。”上官馨點了點頭,“老三也說過,不管是我那個紀元,還是後來的第二紀元、第四紀元,都有著曆史所遺留的隻言片語所記載,雖有不少曆史遺留的未解謎題,但很多事情的發展脈絡和演變,卻基本都為人們所知悉。”

說到這裡,上官馨停頓了片刻,複又開口說道:“唯獨我們眼下的第三紀元。……幾乎沒有絲毫的記載,尤其是……我們太一穀,完全不存在於任何記錄裡。”

黃梓輕笑一聲?語氣、姿態皆是一如既往的懶散。

“那你想必也應該知道,出現這種情況的唯一原因。”

“此界……破碎,萬靈湮滅。”上官馨神色肅穆?“可如此一來……”

“也就不會有第四紀元了?對吧。”黃梓輕笑一聲?“你那個紀元破滅,蓬萊、昆侖、方丈、瀛州等五大仙地直接破碎,現如今還有部分殘缺遺留漂浮在死亡海。第二紀元破滅時?十八陸塊直接破碎沉沒?近乎絕跡,如今隻有在一些殘界、秘界才有可能找到蛛絲馬跡。……那你說說,這樣的情況?你覺得這曆史是否還是真實的呢?”

“老頭子?你的意思是……”上官馨眉頭微皺?沉吟片刻才說道?“我們所處的第三紀元……並不是破碎?而隻是變成了類似殘界這樣特殊區域?隻是沒有人挖掘到,所以才會沒了聲息?”

“當然,還有另外兩種可能。”黃梓聳了聳肩,“其一嘛,就是第四紀元的人?刻意抹除了關於我們第三紀元的消息。”

“那其二呢?”

“你覺得?為什麼我現在的這個紀元?就真的是第三紀元呢?”

上官馨倏然一驚。

她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可思議的神色。

“按照紀元之說,靈氣枯竭便是末法大劫,而當此界靈氣再度重新複蘇的話?便是新一紀元的開始。”上官馨沉聲說道,“若是能夠讓靈氣周而複始,長久不衰的話,那麼一個紀元就可以橫跨非常久遠的時代。……若是老三的說法沒有任何水分的話,第五紀元興許才是這玄界最為昌盛的一個紀元。”

“你可知,萬年青的身份?”

上官馨搖了搖頭。

“他是幽冥古戰場的守門人。”黃梓淡淡的說道,“他的存在,便是為了鎮壓幽冥古戰場的氣息散溢,從而導致不知情者誤入其中,成為天魔之主的養料,助其脫困而出。”

上官馨瞳孔猛然一縮:“監守自盜?”

“不算。”黃梓搖了搖頭,“充其量,隻是……怕死了而已。然後這點破綻,被有心人給利用了,也才有了後麵這一係列的事情。……之前讓你去南州,一是那裡的確是你的涅槃之所,二是……我也有心讓你過去刺探一下南州妖族的情況。隻是我沒想到,窺仙盟的人早就已經幫敖海和萬年青搭了線,你那次……”

說到這裡,黃梓也是輕輕的歎了口氣:“估計是敖海那邊給誤殺了吧。”

上官馨突然沉默不語。

此時黃梓一說,她心念一轉,便明白了黃梓這話的意思。

當年敖海正和萬年青在密談合作的事情,這是妖族的大事。

而黃梓又是人族陣營一方的最強者,她又是太一穀裡最能打的弟子,幾乎是被公認為下一代武道一脈的接任者,所以她突然出現在南州必然會引起妖族的警惕。本著寧殺錯、莫錯過的行事原則,所以她就被當時的碧海龍衛給逼進了幽冥古戰場,也才會因此受困了兩百餘年之久。

一想到這裡,上官馨就恨得牙癢癢的。

“你算計我?!”

“這怎麼能說是算計呢。”黃梓翻了個白眼,“你當時來找我指點迷津,你看我不是給你指了嘛。……充其量,隻能說你那會時運不濟,所以這事可不能怪我。”

上官馨冷哼一聲,臉上怒氣猶未散:“你到底在布什麼局?”

“我可沒有布局,你彆胡說。”

上官馨凝視著黃梓,後者依舊是一副懶散的疲怠模樣,就連姿勢都沒什麼變化,上官馨便知道,自己彆想從黃梓嘴裡套出什麼話來。

至於黃梓說他沒有布局的事,上官馨是斷然不信的。

以她昔年的身份、修為,自然很清楚如他們這等境界修為的人,爭的已經不是氣運,而是天道了

所以這類人布的局,也遠非其他修士的眼界所能比擬,他們甚至願意花幾千年、上萬年的時間去等待、去布局、去謀劃,就為了給自己積累一點點的優勢。

一如九黎尤。

她寧願葬送了兩個紀元,幾乎是毀了整個玄界,也不願承認自己的失敗,就為了爭得最後那一絲卷土重來的機會。

但很可惜……

最終還是功虧一簣。

彆人或許不清楚,但上官馨卻是知道,九黎尤提前蘇醒出世了,這就導致她如同早產的嬰兒一樣,先天不足。而也正是因為這份先天不足的影響,所以她才需要在陵墓裡大開殺戒,借此穩定自身的境界根基,以期再度破繭而出。

卻沒想到,她也在幽冥古戰場裡,所以她的一切謀劃終究成空。

而這一切,皆因她和蘇安然兩人的雙重巧合。

彆人或許會覺得,這就隻是一個巧合。

甚至,就連妖盟那邊也會如此認為。

畢竟她上官馨可是被困於幽冥古戰場整整兩百餘年,幾乎都要到了讓外界遺忘的程度。而蘇安然卻是最近這些年才開始在玄界嶄露頭角,這一次去南州支援也隻是為了讓其有些曆練經驗罷了,會被卷入幽冥古戰場更是一件意外,畢竟當時妖盟發起突襲,引發幽冥古戰場的注意,誰會被卷入其中根本就無法預料。

但上官馨卻絕不會這麼認為。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