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 你很冷嗎?(1 / 2)



推荐阅读:

有餘波起勢,漸變風波,自然也就有石子落湖,漣漪輕蕩。

就在南州之亂剛剛平複之時,玄界傳聞已久的劍宗秘境驟然開啟。

先前毫無征兆跡象可言。

卻在一天深夜時分,忽有霞光綻放,竟將萬裡之地轉夜為晝,一道金色強光直衝雲霄而起。

十天十夜未絕。

而伴隨強光衝天而起,有霧氣破解而出,轉而便化作彌漫一方的迷霧。

但隨著諸多闖入之人連連慘叫,其餘因傳聞而來的劍修方知道,這片迷霧竟是純粹由劍氣所化,非劍道修為極高明者、一身真氣渾厚凝實者,根本無法闖過這片化霧劍氣的阻礙。

自深夜劍宗秘境開啟之後,十二個時辰內僅有七人成功進入劍宗秘境。

其中最先進入者,便是太一穀的唐詩韻、葉瑾萱二人。

據說,唐詩韻化作一道璀璨劍光,直接破開了這片劍氣雲霧,其勢之猛無人能出其左右,隻聽得劍氣激蕩之聲漸漸遠去。

葉瑾萱入內倒沒有唐詩韻這般氣勢驚人。

她如信步閒庭,但劍氣雲霧卻隻能環繞於她周身三尺之外,近不得身。

在這兩人之後闖入的,基本都是曾經或如今皆劍仙榜上赫赫有名之輩。

如藏劍閣的許玥、萬劍樓的程聰、北海劍島的韓不言等。

此三人,乃是當世劍仙榜上赫赫有名之輩,分居第三、第四、第九名。

其修為已至半步地仙境,距離地仙境也僅隻差最後半步,處於隨時都有可能突破的境界。

排名第六的白自在,同樣出身藏劍閣。

原先他以為,自己已經追上了許玥,但直到此時卻才知道,他雖排在當世劍仙榜上第六的位置,卻是連排名第九的韓不言都要有所不如,否則的話又怎麼會被這劍氣雲霧阻擋於外呢。

雖有不甘,可在事實麵前,他卻也隻能迅速調整心態重作適應。

而除此以外還能在第一天便闖入其中的另外兩位劍修,則是上一代當世劍仙榜上赫赫有名之人。

分彆是排名第一的沈少聰,以及排名第七的莫心海。

前者出身於藏劍閣,後者出身於三十六上宗之一的神武府,皆是地仙境巔峰,距離道基境之差一步。

除了這七人之外,能夠闖入劍氣雲霧的人依舊不少,隻是他們卻始終無法進入劍宗秘境。

究其原因,自然便是這些人乃是道基境,乃至苦海境尊者。

塵封許久的劍宗殘地秘境剛剛開啟,尚且無法讓修為如此強大之人進入?因此他們也隻能在外頭繼續等候。

至於放棄,以昔年劍宗之名,以及這些追求劍道極致之人的渴望?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爾後第二日。

劍氣雲霧的威勢稍有減弱?白自在、朱元等一眾天資稍遜半籌或一籌之人?也終於得以進入。

而自第二日開始,每一天劍氣雲霧都會有所減弱,而劍宗秘境內部也會逐漸變得穩定起來?陸陸續續的便開始有天資不行但修為卻相對較為強橫的劍修闖入其中。

到第六日?靈劍山莊也終於來人。

至此,玄界劍修四大聖地終於齊聚。

第七日時,凝魂境修士也終於能夠隨意闖入劍氣雲霧。

之後到了第十天?劍宗秘境的內部也終於穩定到就連道基境也能夠進入的程度。

錯過了最開始的十天?這些道基境大能早已急不可耐?是以很快就在劍宗秘境內掀起了第一輪的腥風血雨。不過這些人倒也並非完全沒有理智?至少他們就很清楚哪些人是不能夠招惹的?畢竟人家外麵還有苦海境的尊者在等著;至於那些背景或實力不夠深厚的?也就隻能自認倒黴了。

對於這些人來說,能夠僥幸保住一條命便是萬幸。

……

而就在劍宗秘境終於不可避免的陷入血腥時,蘇安然等人也終於在上官馨的護持下,回到了太一穀。

黃梓依舊是那副老鹹魚的葛優躺,連自己失蹤兩百年的二弟子回來?也都沒有出來看一眼。

不過蘇安然仔細一想?倒也覺得正常。

旁人隻道上官馨是失蹤了?但實際上黃梓卻是知道上官馨這些年都在哪裡。

一如既往。

站在穀外迎接蘇安然等人回來的?依舊是大師姐方倩雯。

隻不過這次,身旁卻是多了一個青玉。

一改往日裡的裝束,這隻昔年曾替蘇安然擋了一刀的狐狸?今日裡穿著一身貼體的仕女裝,竟是將身上那種獨特的靈韻氣質襯托得越發明顯。她站在大師姐方倩雯的身側,一臉恬淡溫和的笑容,配以身上那股高貴典雅且又不顯庸俗的氣質,竟是讓蘇安然不由得聯想到了“靜若處子”這麼一個詞彙。

上官馨和王元姬兩人,臉上皆有幾分笑意,就這麼將目光落在了青玉的臉上。

“小師弟,好眼光!”上官馨大大咧咧的豎了個拇指。

“我也沒想到,這小狐狸打扮起來竟是這麼好看。”

王元姬和上官馨兩人的話,都沒有絲毫壓低聲音的意思,所以幾人自然便聽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就連方倩雯的臉上,也是一種“吾家兒女初長成”的欣慰笑容。

青玉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臉上多了一抹紅霞。

蘇安然輕咳一聲。

一時間也有些不知該說什麼好,頗有幾分害羞之意。

林依依直接翻了個白眼。

本來似是想說什麼,但突然心中一驚,看到微眯著雙眼正盯著自己的王元姬,她便頓時不敢造次了。

臉上多了幾分委屈巴巴的模樣。

“咳,我……”

“哎呀!青玉,你竟然出來接我了,我好高興啊。”

一陣香風呼嘯而過。

臉色緋紅,微低著頭的青玉尚未反應過來,便有一片陰影衝到了自己的麵前,然後抓起了自己的雙手。

青玉內心如小鹿亂撞,又驚又喜的猛然抬頭。

神色瞬間無喜,隻有茫然。

不是!

這跟我計劃的不一樣啊!

青玉內心迅速咆哮。

此時此刻,空靈正站在青玉的麵前,一把抓起了青玉的柔荑,臉上浮現出激動興奮之色:“不過我們作為好朋友,你還如此客氣,這實在是有些見外了呢。”

原本略顯幾分曖昧旖旎的氣氛,此時已經蕩然無存。

上官馨、王元姬、方倩雯三人臉上那種笑意盈盈的模樣,瞬間有些僵硬。

蘇安然也從這種略顯尷尬的氣氛中脫身出來,理智瞬間重新上線。

隻是之前內心升起的那股害羞感,卻還是讓蘇安然感到有些羞恥。

於是為了擺脫這種羞恥感,蘇安然輕咳一聲後,便開口說道:“原來青玉你是來等空靈的啊,我還說這次你怎麼會出穀呢。不過看起來,你和空靈的關係還挺不錯的嘛。”

上官馨眨了眨眼,然後轉過頭看了一眼王元姬。

她的眼神含義非常明顯:我們家小師弟是傻子嗎?

王元姬頗有些頭痛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而就連一直以來都是與世無爭的方倩雯,此時也有些難以置信和恨鐵不成鋼。

小師弟啊,你說的都是些什麼胡話啊?

你沒發燒吧?

“是啊,先生。”空靈渾然不知場中其他人的心思和臉色變化,隻待是聽到蘇安然的聲音後,便笑著轉過頭,對蘇安然說道,“我和青玉自上次一見後,我們便一見如故了。”

青玉有心當即甩手。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