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53. 餘波之後,自起風波

353. 餘波之後,自起風波(1 / 2)



推荐阅读:

密室之內,一共有十五名穿著黑袍、戴著麵具的修士。

他們的麵具製式各不相同。

有描繪著奇怪花紋,看似猙獰麵容的麵具。

也有半邊繪著奇怪紋理圖案,另半邊卻是一片空白的麵具。

還有純黑色的麵具上,於眼部的位置以深紅色加深了眼眶形象的麵具。

但非常特殊的是,這些人臉上帶著的麵具明明色澤、花紋、圖案各不相同,可無論是誰隻一看便能夠輕易的認出這張麵具所代表的的身份與地位。

居於長桌首位的那人,戴著的是一張金色的麵具。

麵具上的花紋看起來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威嚴感。

金帝。

便是這張麵具的名字,也是此刻戴著麵具之人的身份。

他是他們這群裡人的首領。

此時他聽著密室內其他人彼此之間的爭論、爭吵,卻始終不發一言,宛如神遊天外。

但其他人卻是習以為常,並沒有人開口詢問他的看法或者意見。

數千年過去了。

他們之中的成員有增有減。

有些人是無法突破桎梏,最終隻能直麵已至的大限,或心懷不甘、或心滿意足的死去。

有些人,則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或於萬界探索時、或於私仇尋怨等等原因而隕落。

最巔峰的時候,他們曾有三十一人。

可如今,卻隻剩十五人了。

他們有新的同伴加入,也有舊的同伴離去,當然也少不了有些新加入的同伴接過了老同伴的麵具成為了“新人”。

但唯獨坐於長桌首位以及左右兩側的前兩席這五人,卻始終未有更替。

金帝、武神、月仙、夫子、判官。

“劍宗秘境的開啟,是你的手筆吧?”

突然,金帝開口了。

原本紛雜的聲音,瞬間便全部消弭了。

並非金帝以神通法術壓製了聲音,而是當其開口的那一刻,所有人便都停止了爭執。

居於長桌左邊首席的人點了點頭。

這人戴著一張不知是以何種材質所製的麵具,通體銀白,以玄黑之色描繪了一個給人一種古樸印象的花紋。

武神。

以武力之強橫冠絕於密室內諸人之上。

據說唯有金帝,可與之一較高低。

“可惜了。”金帝搖了搖頭。

“確實可惜。”武神輕點頭,“太一穀葉瑾萱突破得太快了,有她和唐詩韻聯手,劍宗秘境這張牌已經打不出效果了。……不過若是將水攪混,倒也並非沒辦法,隻是最多也就隻能惡心一下太一穀而已,達不到原本的目的了。”

“黃梓哪來的師妹?”位於長桌右側首席之人突然開口,“那位叫張無疆的是什麼人?”

她的聲音清冷,嗓音卻是柔細。

麵具同樣以銀白為色,卻沒有任何的花紋,唯有眉心處有一朵盛開的金色梅花圖案。

月仙。

“張無疆,昔年天宮宮主一脈的閉關弟子。”坐在月仙右手邊,亦即是長桌右側次席的那人突然開口了,“武神,你當初之事沒處理乾淨呢。”

說話之人戴著的麵具以黑色為底,上麵以金、銀、紅三色描繪出一個麵容肅穆之人的形象。

其身上氣質,自有一股凜然、剛正。

這人,同樣是最初的五位元老之一。

判官。

“天宮體量龐大,有幾條漏網之魚很正常。”武神語氣淡然的回道,“名單之上的人沒有放跑就行了。”

“但黑白勾魂死了。”判官語氣漸冷,“死的不是你的人,所以很正常是吧?”

武神沒有回話。

但密室內的氣勢卻是陡然間有了變化。

一種霸道而猛烈的氣勁,毫無征兆的朝著判官直襲而去。

但卻在臨近到判官麵前一寸時,卻是陡然凝結成一麵霜。

霎時間,一道猶如戰錘一般的寒霜便在長桌之上、武神與判官之間形成:如戰錘的一麵距離判官眼前不足一寸,而如握柄的部分,卻離武神麵前不足一寸。

下一秒。

冰霜戰錘上便滿是裂痕,繼而破碎,然後冰晶消融,化作了一縷縷的青煙,消散於空中。

武神側頭望了一眼月仙。

“所以說,黃梓與張無疆,皆是天宮餘孽了?”

月仙沒有理會武神,視若無睹般繼續問道。

武神沒有吭聲。

判官也同樣沉默。

“據眼線所言,張無疆起碼也是苦海境修為,而且能夠被昔年天宮宮主納入眼中收為關門弟子,真正實力必然不弱,除了我們這十三人,怕是沒有人是她的對手了。”

眼見密室內氛圍逐漸沉默、壓抑,位於武神左手邊的長桌左側次席之人,不得不開口了。

因為在場十三人裡,除去地位超然的金帝外,有資格與武神、月仙、判官等三人接話討論的,便隻剩下一人。

夫子。

他的麵具似是木製,稍顯古雅,其中神韻內斂。

他雖是夫子,但身上氣勢卻並沒有浩然之氣,反而煞氣濃烈,周身空間甚至因此而被引動,散發出來的寒氣宛如幽冥。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坐在武神這一側的左次席,而不是月仙一方右次席的原因。

在第二紀元時期有王朝創立,繼而有了文武分立,其中又以文左為尊。

但於王朝之上,卻有天庭立秩,自詡管轄玄界萬物生靈,以阻第一紀元末日之象,因此雖有文武之分,卻是以武左為尊。

此時密室之內的格局,便是武左文右。

隻不過在這密室之內卻沒有左尊之說,隻是單純的以此劃分立場。

但也正是因為立場之說,所以判官受武神威脅,同一陣營的月仙自得出手相助。

而同樣,此時月仙所問為正事,武神霸道不願作答,夫子自然也得開口接話。

“張無疆想必應是之前被黑白勾魂使所囚,所以黃梓出手殺了黑白勾魂使,便是為了救自己這位師妹……”

“張無疆,是男的。”判官突然開口打斷了夫子的猜測。

密室內眾人一愣。

“為何眼線說其是女子。”

“兩個可能。”判官語氣淡然,“其一,她並非真正的張無疆,如你之前所言,她乃是黑白勾魂使的囚徒,因黃梓斬殺黑白勾魂使後才被釋放。但很可能心智有損,所以黃梓給她起名張無疆,以緬懷自己的師弟,所以她的真正實力可能不及張無疆,如果此猜測成立,那麼自然不需要我等出手。”

“其二……”夫子雖說坐於武左次席,但既然能以“夫子”入名,那麼自然不蠢。

更何況,修為到他們此等境界程度,又哪會有愚蠢之人。

見識閱曆自是不弱。

於是,夫子便順著判官的思路說道:“張無疆已成鬼修,亦或者是奪舍了他人的身軀……”

“苦海至尊,可能嗎?”

密室內,終於有人忍不住開口反駁了。

眾所周知,鬼修終生無望成就大道。

因此鬼修想要證得大道,登臨彼岸的話,那麼要麼就是給自己塑造一副肉身,要麼就是隻能奪舍他人的身軀己用。

絕大多數有得選擇的正常情況,鬼修都寧願給自己塑造一副肉身,因為這是最契合自身氣息的身軀,絕不會出現任何後遺症之類的問題。

而奪舍之法……

且不說要找一副潛力足夠的身軀不是易事,光是徹底消磨對方的神魂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奪舍之法往往隻能針對地仙境以下的修士,否則的話便很有可能會產生諸多後遺症,而想要消磨這些後遺症帶來的影響,怕是又得以百年計,更不用說奪舍之後,肉身是什麼修為,自身便是什麼修為。

並不存在道基境大能奪舍通竅境修士之後,立即就能恢複到道基境修為。

重走修道之路,才是常態。

但張無疆,乃是苦海境尊者,這也就意味著如果她是奪舍的話,那麼就得給她準備一副苦海境尊者的肉身。

而地仙境修士的奪舍,便幾乎不存在可能性。

更遑論苦海境尊者?

“若是其他人,必然不可能。”夫子輕聲說道,“但那人是黃梓,太一穀的黃梓,人族五帝之一,玄界第一人。”

“哼。”武神冷哼一聲,神態間卻是有幾分不屑。

“武道之爭,你可是輸了的。”月仙不留情麵的揭短。

“玄界天道規矩所限,我難以發揮全力。”武神冷冷的說道,“若是在萬界,不惜規則破壞一界的話,我必斬黃梓。……不過隻是區區學會一劍的廢物罷了,也就隻能在玄界稱雄。”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