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 小餘波(1 / 2)



推荐阅读:

從長孫青的院落裡出來,蘇安然和王元姬很快就找到了他們的二師姐。

事實上,根本不需要他們去哪裡找,王元姬帶著蘇安然往最熱鬨的地方一走,果然就找到了上官馨。

此時的上官馨,正堵在一個院門前罵罵咧咧。

雖然她的語言藝術有點粗糙,翻來覆去也就一句話概括——“你們這群龜孫子,有本事嘰嘰歪歪,怎麼沒本事出來和我打一架?連我一拳都不敢接的人,你們也好意思當什麼男人?連我這個弱女子都不如,回家喝奶去吧,彆出來丟人現眼了。”

但被其所罵之人卻是連反擊都不敢,所以看起來倒也很難對比出上官馨的語言藝術。

若非被上官馨堵著門怒罵的院落,有一道如同一個倒扣的碗一般將整個院落護得嚴嚴實實的光罩擋著,恐怕上官馨早就破門而入了。

隻不過,這光幕時而明亮、時而晦暗,看起來似乎隱隱有幾分隨時就要破滅的感覺。

蘇安然側頭一看,卻見空靈一臉拘謹的站在上官馨的身側,八師姐林依依則是苦著臉,在旁邊搗鼓著什麼。

“二師姐。”王元姬上前問好。

“哦,老五和小師弟啊,你們來了正好,再等等啊。”上官馨正在口吐芬芳,但聽到蘇安然和王元姬兩人的聲音,回過頭時卻是換了一副春光燦爛的模樣,不複半秒前猙獰之色,“老八,你行不行啊?還宗師呢,這麼久了還沒破開這個法陣。”

“二師姐,不是我不行啊,是大先生太狡猾了。”林依依一臉苦悶的說道,“這個院落的法陣,不是常規法陣,而是那種由入陣者自身的真氣作為消耗維持的運轉。……隻要對方能夠源源不斷的提供真氣、靈氣,這個法陣就無法從外麵破解,我最多就是阻緩一下這個法陣的靈氣運轉效率。”

“真沒用。”上官馨撇了撇嘴。

林依依、宋娜娜、蘇安然,這三人都是在上官馨受困於幽冥古戰場後,不過相比起蘇安然,之前還能夠和黃梓維持聯係的那段時間,上官馨還是知道林依依和宋娜娜這兩位師妹的。

自然也很清楚,自己這位八師妹在“陣法”方麵的天賦了。

林依依一臉委屈。

這能怪她嗎?

現在的玄界,幾乎都沒有這種堪稱“古董”級彆的法陣了。

以入陣者自身的真氣來維持一個陣法的運轉,這是非常古老的陣法思路,主要也是因為那個年代,修士們更擅長的是戰陣廝殺,所以對這方麵的研究比較少,隻會這類原始的手段。後來隨著靈石的普及運用,法陣的技術得到全麵的革新改進,法陣的運轉自然不再需要有修士犧牲自身入陣維持陣法的運轉和效用,如此一來便等於能夠解放更多的修士,讓他們在戰時投入到其他方麵的戰術運用上。

無疑,這種技術層次上的革新,自然是更受歡迎的。

而且這種新時代的法陣,也並不僅僅隻有這種好處而已。

新時代法陣同樣可以讓修士入陣操縱整個陣法的運轉,甚至有了入陣者的操縱,法陣也能夠發揮出五倍甚至更高的威力。當然最重要的是,因為采用靈氣的填充讓陣法自行運轉,是有一定的幾率能夠讓法陣誕生陣靈的。

這一點,才是如今時代的法陣最受歡迎的原因。

而舊時代的法陣,不僅絕無誕生真靈的可能性,而且還存在諸如沒有入陣者操縱,法陣就不可能發揮全部效果的缺陷。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在林依依看來,舊時代法陣的性價比非常低劣。

哪怕有入陣者操縱法陣,法陣所能發揮的效果也僅有常規威力的兩到三倍,遠非新時代法陣所能達到的五倍威力相提並論。

但是!

舊時代的法陣,也並非一無是處。

例如,林依依就拿舊時代的法陣毫無辦法。

如今時代的法陣,都會有“核心陣眼”的思路,而且較為常見的乃是以複數陣法的結合,通過起到控製和引導作用的中樞法陣進行平衡,讓諸多相互疊加的法陣能夠互不乾擾的發揮最大威力。

所以自然也就給了林依依可趁之機。

她就猶如黑客一般,總是能夠尋到這類法陣的破綻和缺陷,然後輕而易舉的給自己開一個能夠自由進入,乃至更改法陣功效、權限的後門。

所以,其他知曉林依依大名的陣法宗師,他們便會不斷的修改自己布下的陣法,儘可能的將這些“後門”給封閉,避免自己成為林依依的笑柄。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林依依的出現,其實是給整個玄界的陣法界注入了更多的活力,讓這些陣法師不再閉門造車,也讓破陣師擁有了更多的破陣思路,讓整個陣法界不再拘泥一格,而是有了更多的天馬行空式思維,讓陣法界爆發出極為活躍的旺盛生命力,也創造出了更多堪稱神奇的陣法。

所以舊時代的陣法,在林依依看來就是一種毒瘤。

因為其破陣方法隻有兩種:要麼用蠻力砸,要麼熬死對方。

你隻要能夠爆發出陣法所能夠承受極限的力量,那麼你自然也就可以破陣。

反過來說,如果你沒有足夠的破陣力量,那麼你就必須要維持住穩定的力量輸出,迫使法陣的操縱者沒時間休息,直到最終對方真氣枯竭,無法恢複狀態,那麼法陣自然也就被破了。

此時,林依依做的工作,就是通過乾擾對方對法陣的操縱力量,從而降低法陣的承受上限,讓上官馨能夠更輕易的破陣。

隻是沒想到的是,這次藥王穀來了四位道基境長老,這些人輪番上陣,反而是林依依和上官馨有種老鼠拉龜的感覺。

耗肯定是耗不過的。

但打……

對方又不肯出麵跟上官馨打。

至於把法陣打破吧,上官馨或許可以一個人打四個藥王穀的長老,可這些長老隨便一個入陣操縱陣法,上官馨一拳威力再強,也就隻是和對方拚了個相互僵持的結果。

想要進入院落裡?

沒門。

林依依連帶著,將長孫青都給記恨上了。

什麼年代了,居然還用這種古老的法陣,而且還把藥王穀的人都安排到這個院落裡,明顯就是不安好心,擺明了在防備他們太一穀的人。

這些讀書人,真不是東西!

“行了,二師姐。”王元姬旁觀了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原理。

她不由得歎了口氣。

大先生也真是不容易啊。

知道上官馨能打,知道林依依能搞事,根本不敢把藥王穀的人安排在其他院落裡——恐怕如果長孫青真敢這麼安排,今天藥王穀的人來了,明天他就能給藥王穀的人收屍了。

而且這個院落……

王元姬一看便知,大先生長孫青恐怕早就在防著林依依了。

“我們回去吧。”

“回去?等我跟藥王穀把這事算清了再說。”上官馨依舊不想放棄,“我早就想打藥王穀的人了,這些老東西以前就不乾人事,那會實力不行我就不說什麼了,現在這些老家夥還敢倚老賣老……嘿,不就是看誰拳頭硬嘛。”

王元姬和蘇安然一陣無語。

旁邊的空靈,被上官馨身上的煞氣一激,更是嚇得瑟瑟發抖了。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上官馨。

煞氣極重,殺性也強,不好惹。

然後又看了一眼王元姬。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