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 餘波(三)(1 / 2)



推荐阅读:

明媚的光,從窗外照進了屋內。

蘇安然睜開雙眼,眼裡的朦朧很快就又恢複了清明。

自修煉有成伊始,他已經很久沒有睡過覺了。

但這次從幽冥古戰場出來,身心俱疲,實在是無法依靠日常打坐冥想來恢複精力,於是在吞服了一顆淨神丹後,他就選擇了入眠,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再說。

這也是此次從幽冥古戰場僥幸脫身後的絕大多數修士所做出的選擇。

醒來時,腹中卻並不覺得如何饑餓。

蘇安然歎了一口氣。

自辟穀以後,他便再也沒有了饑餓感。

雖不是完全失去口感,享用美食也依舊能夠感受到其色香味之美,但出門在外的時候,卻總是會因為環境的因素而下意識的忽略了飯食。不似在太一穀的時候,大師姐方倩雯每天都會準備各種各樣的膳食,哪怕實在沒什麼食材,也會有最簡單的兩菜一湯。

方倩雯的想法很簡單。

太一穀的弟子在外麵曆練冒險,肯定是很有壓力的。

所以在外麵如何她不管,但隻要回到太一穀的話,那便一定要讓他們感受到家人的溫暖。

以她樸實無華的想法,想讓回穀的弟子感受到家的溫暖,無外乎是一日三餐的熱乎飯菜。

此時,蘇安然便越發的想念太一穀了。

“小師弟,你起來了沒?”屋子外,傳來了一聲詢問。

“起來了。”蘇安然回應了一聲,便也快速下了床。

然後以真氣驅動,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清淨符。

頓時,一股奇特的力量便在蘇安然的身上湧動。

更準確來說,是從清淨符上傳遞出的力量,覆蓋到了蘇安然的衣物上,然後再貫穿衣物衝刷到皮毛表層,幾乎是在這一瞬間,便有一股溫熱的感覺從周身毛發乃至衣物上激蕩而出,然後迅速的將所有的汙穢不淨之物全部清除。

隻這一瞬間,蘇安然便完成了洗澡、洗衣服、洗練等清洗工作。

有時候,蘇安然還是覺得這個仙俠世界並非一無是處的。

起碼,一張清淨符就可以解決不少的問題。

當然這裡麵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得達到通竅境,將五臟六腑、周身骨骼都大大的淬煉一番,否則的話哪怕用了清淨符做了淨洗處理,但也還是需要刷牙以防止口臭的問題。

“吱呀”一聲。

房門被打開了。

站在門外的,是王元姬。

“小師弟,你這一覺睡得可舒服?”

看到蘇安然,王元姬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早啊,五師姐。”蘇安然點了點頭,笑著回應道,“很久沒睡得這麼舒服了。”

“哈哈。”王元姬朗笑一聲,“那睡了足足三天,那肯定舒服的。”

“三天?”蘇安然吃了一驚。

“是啊,看得出來你實在是過於疲憊了,估計幽冥古戰場裡太過損耗心神了吧。”王元姬說道,“不過你也並不算睡得久的,現在還有不少修士依舊還沒起身呢。……大先生也遣醫家的人看過了,有不少人在精神層麵都出現了問題,如若不解決的話,恐怕……”

王元姬沒有繼續說下去,但臉色卻是晦暗了一些。

蘇安然的情緒,瞬間也有些低落。

幽冥古戰場最為可怕的,便是無所不在的心魔乾擾和影響。

這些影響會導致身陷其中的修士在不知不覺中神魂被徹底扭曲,之後又會因為幽冥古戰場的幽冥煞氣導致身體上的畸變,最終成為喪失理性的怪物。

雖說如今這些人都被營救出來,而且也接受了其中那蘊含量極為豐富的生命力氣息衝刷,使得他們的修為都有所提升,甚至絕大多數人的瓶頸桎梏都鬆動開來,未來的局限已被打通。可來自於精神層次上的影響,一時半會間卻也是很難根治,這個隻能依靠長時間的引導疏通,才能夠慢慢恢複。

九黎尤雖說在墮落之後成了天魔之主,但實際上卻也隻是域外虛空釘在玄界的一根釘子而已。

隨著上官馨將其擊殺,也隻是拔除了這根釘子的影響,避免讓域外天魔擁有了一條能夠隨意進出玄界的通道,卻並不是真的就將域外天魔直接給滅族了。

更何況,域外並非隻有天魔一族。

而天魔也並非隻有一位統領者。

所以擊殺了九黎尤,並不能使得這些神魂受到汙染影響的修士們得以擺脫當前困境。

隻要他們在突破境界修為時,心魔滋生而又無法撲滅的話,那麼他們照樣會扭曲成怪物。

以蘇安然的知識認知了解,那就是這些修士已經從基因層麵上被徹底改造了,心魔就是他們的基因鑰匙,所以一旦兩者結合的話,他們的下場自然不會好到哪去。

“這不是還有醫家和藥王穀呢嘛。”蘇安然強笑一聲。

“恩,按照大先生的意思,這些修士也的確是應該送去藥王穀。”王元姬回答道。

這一下,蘇安然也知道自己這位五師姐是什麼意思了。

“我……也要去藥王穀?”

“按理而言,小師弟你的確應該去的。”

“按理而言?”蘇安然眨了眨眼。

“除了二師姐外,這次所有從幽冥古戰場歸來的修士全部都應該先接受醫家的檢查,之後按照情況的嚴重性分批前往藥王穀。”王元姬開口說道,“但是藥王穀和我們太一穀……有點私怨,所以……”

“不去就不去唄。”蘇安然撇嘴,一臉不屑,“誰還稀罕了。大師姐的手藝又不比藥王穀差,再說了,我的情況,師姐你們也清楚,我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這藥王穀啊,不去也罷。”

王元姬似乎早已料到蘇安然的態度,此時聞言也隻是苦笑一聲,道:“藥王穀那邊聽聞了幽冥鬼虎的事,所以說隻要你願意交出幽冥鬼虎,他們就願意帶你回藥王穀檢查,並許諾給你最好的治療。”

“做他們的春秋大夢。”蘇安然冷笑一聲,“想要我的旺財,小心我到時候真去他們藥王穀鬨事。”

王元姬也不知該如何作答。

但看蘇安然此時的表現反應卻並不像平日裡溫和的小師弟,反倒是多了好幾分戾氣,她的臉上不由得浮現出幾分擔憂之色。可轉念間,卻又想到了二師姐上官馨之前的隨意笑談,對方卻是打了包票,說就算她受到幽冥煞氣的影響從而變成了怪物,小師弟也絕無可能變成怪物。

一時間,王元姬便多了幾分茫然。

也不知道該聽誰的好。

“來我院子一趟。”

恰在此時,一道溫厚的嗓音響起,恰如在蘇安然和王元姬兩人身側說話一般無二。

蘇安然倏然一驚。

反倒是王元姬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才醒悟過來。

“走吧,大先生找我們。”

“那就是大先生?”

蘇安然心中好奇。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