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 餘波(二)(1 / 2)



推荐阅读:

“哈。”

一聲隻聽聲音便能夠聽得出極為歡愉的笑聲,於此間響起。

白衣少女的臉上,滿是濃鬱到隻看起來就足以讓人迷醉的甜蜜笑容。

“怎麼了?笑得如此開心?”

一名姿容豔麗,氣質優勝旁邊白衣少女的年輕女子開口問道。

她身上一襲大紅衣裙在勁風吹拂中顯得獵獵作響。

更添數分英姿。

“張師叔。”白衣少女聞言,回望身旁的女子,然後笑道,“老二終於回來了。”

“老二?”紅衣女子先是一愣,繼而開口問道,“可是阿馨?”

“是。”白衣少女點頭。

然後紅衣女子的臉上,也不由得露出滿是喜悅的笑容。

此女子並非他人,正是如今紅塵樓的大樓主。

豔紅塵。

而她身旁的白衣少女,自然便是在玄界擁有赫赫凶名的廣寒劍仙,唐詩韻。

不過此時豔紅塵所用之名,卻並非她如今已在玄界闖出偌大名聲的紅塵樓大樓主之名,而是啟用了昔年的舊名。

張無疆。

於她而言,什麼紅塵樓大樓主,什麼魍魎四共主之一,等等諸如此類的虛名身份,都比不上“黃梓的師弟”這個身份重要。她可是花費了無數年的苦功,以大毅力死磨硬泡,如今才終於得以入住太一穀,秉著“黃梓沒有趕人就是不拒絕,不拒絕就是默許,默許就是默認,默認就是承認”的強大邏輯,豔紅塵化名的張無疆如今便以“太一穀掌門黃梓的師弟”自居。

當然,無論是蘇安然還是唐詩韻,又或者是太一穀裡其他的二代弟子,自然也不會去排斥豔紅塵。

畢竟拿人手短嘛。

這位張師叔送給眾人的可是一份切切實實的大禮,比起黃梓那自然是更受歡迎了。

不過,豔紅塵能夠忍辱負重那麼多年,其心性不必多話,所思所慮自然也是不用懷疑。

這也是她為什麼會啟用“張無疆”這個名字的原因。

因為在她看來,當今之世還記得這個名字的人,絕不會超過三人。

而除了她自己從未忘記外,另外還記得這名字的兩人,便在太一穀裡。

畢竟當年天宮體量龐大,因而門下弟子自然也是眾多,甚至幾乎可以說是到了繁雜的程度。

以藥神、黃梓、張無疆一脈作例。

其師乃是天宮宮主,她接任掌門之位乃是因其師尊戰死,而天宮規矩則是掌門未留遺言而死,在選出新掌門前,由天宮長老代掌天宮事務。之後掌門之位於下一代弟子裡擇優接任,而競爭掌門之位的其他同輩傑出弟子晉升長老,上一代長老晉升太上長老。而凡太上長老者,不得複出接任天宮宮主掌門之位。

意思就是,作為當時天宮最優秀的人才,所以黃梓等人這一脈的師尊便成為了天宮宮主,其他競爭宮主的傑出候選人則全部晉升為長老。而原先之前有代理天宮諸多事務的長老,則全部卸下職位權力,晉升為太上長老,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去,隻要不去染指天宮事務即可。

而當時,新任天宮宮主的黃梓這一脈的師尊,其祖師並未仙逝,依舊還活躍在玄界,所以當時天宮宮主還有一大堆的師叔伯。之後這些閒著無聊的師叔伯又開始廣收門徒,乾起了美其名曰“為天宮培養優秀的下一代”的事情,於是黃梓等人不僅是多了一大堆師叔伯輩份的天宮弟子,那師侄輩乃至師侄孫輩、師玄侄孫輩的天宮弟子都有一大堆。

所以那會的天宮,熱鬨歸熱鬨,看起來也是聲勢浩大,但基本上不穿師門配套的繡紋服飾,根本就認不出彼此間的輩分。

豔紅塵作為當時天宮宮主的閉門弟子,自身又不喜外出,常年閉門自居,所以認識他的人並不多。

而就連天宮都是如此,如今玄界又哪還會有人記得“張無疆”這麼一個名字?

更何況,彼時之張無疆乃是男兒身,此時之張無疆卻是女兒身。

不過為了保守起見,豔紅塵還是對自己的相貌進行了些微的調整。

具體參考對象,包括但不限於唐詩韻、王元姬、葉瑾萱、宋娜娜等。

反正身為鬼修的她,想要改變相貌又不似人族、妖族那般麻煩,還要扭曲自身的五官骨骼方才能真正的變幻相貌。

所以此時豔紅塵,看起來說她是唐詩韻的姐姐,也不會有人懷疑。

不過她如今看起來,的確是要比唐詩韻更成熟幾分,氣質也更典雅、大氣一些。

“她被困於幽冥古戰場兩百年,一直不得而出。”唐詩韻又笑著說道,“此番小師弟意外闖入其中,降服了誕生於幽冥古戰場絕陰之地裡的陽物,一頭幽冥鬼虎,徹底破壞了幽冥古戰場的陰陽平衡,將封印其中的天魔之主給驚醒,所以才被老二抓住機會破綻,一舉擊殺,從而徹底破了幽冥古戰場的封鎖。”

“安然?”豔紅塵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才笑道:“果然,萬事樓就沒有叫錯的彆稱。……你這個小師弟,這輩子怕是有很多地方都不能去了。”

玄界先後經曆了兩個紀元的破滅後,如今陸塊隻剩五大州,雖說對許多人而言,一州之地便有可能要窮極一生方能走完。可是相比起廣袤無邊的第一紀元時期,眼下的玄界依舊是小了許多,更何況許多宗門還會把自家暗藏在某個秘境之中,效仿那第二紀元的隱世宗門。

而以蘇安然如今的“天災”之名,隻怕這些宗門是絕不可能讓蘇安然進入的。

“老二說,她不是沒有打過那隻幽冥鬼虎的主意,隻不過那幽冥鬼虎的魂嘯非常克製她,雖說不至於一嘯就把她震死,但也足以使得她完全無法近身,所以她根本拿那隻幽冥鬼虎沒有辦法。”唐詩韻又笑,“所以她完全不明白,小師弟到底是如何降服這隻幽冥鬼虎的,以至於這隻畜生現在對小師弟是言聽計從,到現在還乖乖的跟在他身邊。”

“安然這是打算把幽冥鬼虎帶回穀裡馴養?”

“我看小師弟把幽冥鬼虎帶回穀裡養著那是肯定的,但馴的話應該不會。”唐詩韻想了想,然後開口說道,“畢竟他實在太懶了,所以這隻家夥多半也被養廢了。”

豔紅成突然想起之前太一穀裡還養著的一隻靈獸,也不由得失笑一聲。

正常人若是得到一隻能夠化形的靈獸,那肯定是直接當成寶貝捧著,倒不是說苛刻對待,但起碼為了培養默契肯定是會同吃同睡,乃至一起修煉等等。

更何況,那不止是一隻異性靈獸,而且還是以美色出名的玉狐。

可蘇安然倒好。

丟太一穀不聞不問,真就當成一隻寵物養著。

如此結果,自然是把青玉給養廢了。

想到這一點,豔紅塵再度搖了搖頭:“太一穀,可能真的會變成太一穀動物園呢。……倒也算是了卻了師兄的一個念想。”

“動物園?”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