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 玄界八宴(1 / 2)



推荐阅读:

隊伍人數一旦超過二十,往往就很難掩蓋蹤跡。

若是數量過五十,除非有專門擅於掩蓋蹤跡的特殊人士,又或者是專門挑著人跡罕見的深山老林行進,否則的話隊伍蹤跡幾乎不可能掩蓋住。

而此時,在密林中行進的這支隊伍,人數卻接近兩百人,蹤跡自然不可能掩蓋得了。

更何況這裡還是南州妖族經營數千年之久的十萬群山,本身作為樹木精怪一類的妖怪,他們熟知這裡的一草一木,恐怕就算隻有十幾人,於他們而言也如夜中明火那般耀眼。

上官馨對此相當理解,所以她也懶得去掩蓋自己隊伍的蹤跡。

隻要不是來三個以上的妖王,她自忖憑她的實力還是能夠護得了這支隊伍的周全。

或許是武道一脈的修士,做事都相當雷厲風行,上官馨並沒有停留太久,很快就帶領著隊伍開始踏上歸途。

也不知是因為第一紀元的戰爭方式比較樸素,還是說上官馨個人的問題。

於她而言,顯然並沒有什麼偵查的概念。

相比起王元姬所具有的戰術素養來說,上官馨就簡單粗暴得多了:她圈了一波兵然後a上去了。

但讓蘇安然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如此粗暴的操作,卻反而讓這些幸存的修士們都感到無比的激動、士氣高昂,他是真的看不懂。畢竟,在場的這些修士們才剛剛從幽冥古戰場逃離出來,幾乎可以說是人人帶傷,而且身上的丹藥也都全部用完了,用一句“山窮水儘”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無法理解?”

走在隊伍的最前頭,上官馨望了一眼臉上有困惑之色的蘇安然,然後輕笑一聲。

“是。”蘇安然點了點頭。

在自己的師姐麵前,蘇安然覺得沒必要偽裝什麼。

不懂的問題,就是不懂。

“他們隻是需要有個人站出來,這個人最好是實力非常的強,強到足以讓他們看到希望,哪怕隻有一絲也足夠了。”

上官馨的聲音很輕,但說出來的話卻讓蘇安然感到一陣不可思議。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上官馨眨了眨眼:“或許這麼說,你可能有點不太容易懂,我換個比較通俗點的說法。……他們需要一個能夠背鍋的人,而我恰好就是那個人,所以他們才會顯得士氣高昂。但隻要第一戰我們打不過的話,這些人肯定就會變成喪家犬了。如果我現在隻有小師弟你這般修為的話,一旦失利之後,他們就會開始指責我了。”

“那為什麼二師姐你還要主動接手呢?”

上官馨伸出兩根手指。

她的手指修長,皮膚細膩光滑,雖說她是武道修士,而且還是以拳法入道,但手上卻沒有明顯的指骨。

非常好看。

“兩個原因。”上官馨緩緩說道,“第一個是,他們都是人族棟梁。……或許之前不是,但在經曆幽冥古戰場此事之後,這些人的修為、見識等等,都會有所提升,接下來很快就會迎來一次實力的飛躍長進,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因為桎梏上限被打破,已經地仙無礙了。”

蘇安然回頭望了一眼身後那群猶如難民一般的修士,神色古怪。

這些修士,普遍都是來自七十二上門的弟子,少有三十六上宗的弟子。而且哪怕是七十二上門的弟子,也多是尋常子弟,並非受到宗門重點培育的那一批核心弟子,最多也就領頭的那幾人算是比較有名的嫡傳弟子。

不過那是在此之前了。

經曆了幽冥古戰場此事之後,這些修士的實力都或多或少的得到了相當程度上的提升。

尤其是最終進入陵墓後,又僥幸沒有死在九黎尤那些觸須下的幾十名修士,他們都獲得了極大的生命氣息淬洗,將自身修為境界的一些桎梏都給全部打通了,實力起碼能夠提升一個大境界。

而恰好,這批人基本都是凝魂境的修為,所以這也是上官馨為什麼說“相當一部分人地仙無礙”的原因。

“那二師姐……第二個原因呢?”

“我實力強大到足以讓他們絕望。”

蘇安然愣了一下。

旋即恍然。

人們隻會去指責弱者,但卻絕對不會去指責強者。

非不能,而是不敢。

尤其是這個強者還不怎麼喜歡講道理。

“小師弟,修為才是一切的根基。”上官馨意味深長的拍了拍蘇安然的肩,“我們太一穀能夠在玄界橫行而不至於被滅門,除了老頭子足夠強,幫我們擋了最初的風雨外,更重要的還是我們這一代裡沒有庸者。……不過小師弟你也不用太過在意,我們幾位師姐養你一世也是沒問題的。”

蘇安然一臉的無語。

他發現,似乎每個師姐都在暗示自己不用太拚命,哪怕像黃梓那樣當一條鹹魚也是無妨的。

反正太一穀養得起。

但實際上,蘇安然真的很想跟二師姐說一句,他已經沒有在拚命了,反而是在不斷的壓製著自己的修為。

如若不然的話,他現在其實是可以直接一步跨越到凝魂境鎮域期,徹底躋身玄界頂尖的高手行列。

畢竟他身上,還有一個領域要素可以直接吸收。

“我離開太一穀已有兩百多年了,算算時間,應該是差不多要到下一次的天道歸位了。”似是想到什麼,上官馨開口問道,“這一次,我們太一穀也終於可以有人去參加仙女宮的盛宴了。”

“天道歸位?”

“咦?你不知道麼?”上官馨麵露異色,“老頭子沒和你說過?”

蘇安然搖頭。

“噢。”上官馨應了一聲,“天道四十九,你總該知道了吧?”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故而稱大衍之數,遁去其一。”蘇安然想了想,然後開口說道,“大意是,天道衍變之數有五十,但其中有四十九乃天地變化所生,唯其一乃非天地之變所衍,所以才會有一線生機的說法,也稱之為變數,是人力可及也可預的節點。”

“嗯。”上官馨點了點頭,“所以玄界自天地所誕生的氣運,每隔五百年就要複位一次。我輩修士所謂的掙得一絲天機氣運,掙的就是這份天道氣運,但縱然爭得其運,也隻能佑你五百年……正確來說,是四百九十九年,最後一年因為涉及到天道的歸位之說,所以是無序而混亂的,這個時候也是各方最為謹慎的時候。”

“為什麼?”

“為了防止競爭對手搶奪氣運,塑造出氣運之子,所以在這最後一年的時候,彆說妖族的乾擾了,就連人族內部都是異常的血腥,畢竟氣運就那麼多,少一個人爭奪自然就可以多獲一份。”上官馨緩緩說道,“當然,也並不是說這就是最後手段。……一般爭得這份氣運之人,玄界都會稱其為氣運之子,當然這個說法你聽聽就好了,也不需要當真,畢竟我也不清楚是不是老頭子在忽悠我的。”

上官馨聳了聳肩,然後繼續說道:“但總而言之,擁有這份大氣運之人,也並非真就無敵。隻要你手段夠精明,或者實力足夠強,你照樣可以殺了對方,將對方爭到身的氣運給謀奪過來。……玄界邪修外魔,最是熱衷於此等手段,所以未來就算小師弟你真的爭到一份氣運,也切莫大意了。”

“是。”蘇安然乖乖受教,“那……這與仙女宮的瑤池宴有什麼關係呢?”

“仙女宮就很聰明了。”上官馨笑了笑。

但蘇安然卻聽得出,自己這位二師姐提及仙女宮時,語氣態度卻顯得相當不屑。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