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生命力氣息(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的內心,有一種非常微妙的急迫感。

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有這種感覺。

雖說修士總會有一種類似於“心血來潮”的特殊天機感應,但那通常是地仙境大能的專屬被動能力——隨著修為越高深,距離天道越接近,這種“心血來潮”的感知便會越來越清晰。

尤其是那些修煉卜卦之法的道脈一派修士,據說當他們的修為達到某一個階段後,甚至能夠於直視天道,做出乾擾命運、遮掩天機等等近乎於神的手段。

蘇安然聽聞,神機老人顧思誠之所以被稱為神機老人,就是因為他能夠做到遮掩天機、直視天道的程度。雖然還沒辦法達到乾擾命運、逆天改命的程度,但他的“神機妙算”也的確是舉世無雙,甚至就連妖族大聖都不願意輕易與其交鋒,甚至就連產生針對他的想法都沒有。

因為一旦有了針對顧思誠的想法,就會被他的“心血來潮”感應到,接下來隻要他借此為線索推演卜算一下,妖族那邊的什麼謀劃都隻能含恨打出gg了。

這種不講道理的方式,縱觀整個玄界也獨此一人。

所以妖盟那邊有著“寧惹黃梓,莫招顧思誠”的說法。

蘇安然不清楚這裡麵的細節,自然也不知道關於“心血來潮”的詳細情況。

他隻是冥冥中有一種感覺,如果不儘快解決這事,後麵就會變得相當的棘手和麻煩。但具體究竟是如何麻煩,他卻是不清楚,因為“心血來潮”這種感覺隻是一種非常微妙的感應,就好比你覺得自己今天歐氣爆棚了,你想去抽卡,結果卻是沉池了,心情不好你的回家時卻揀到了一百塊——你有一種你今天會走好運的感覺,隻是你並不知道具體會在哪裡應驗而已,畢竟“走好運”與“偷渡成功”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而能夠直視天道之人,則是能夠清楚的知道自己這種“歐”的事情是在哪裡應驗。

這就是差距。

……

蘇安然強壓著內心的感覺,帶著兩百多名修士不斷的前行著。

這一路上並不能算順利,因為隨著幽冥鬼虎越是靠近中心地帶,整個幽冥古戰場的陰陽失衡越來越嚴重,不僅僅是一路上遇到的鬼物和畸變體越來越難對付,而且還要時刻防備著同行的同伴突然變成了喪失理智的怪物。

這對於所有修士而言,都是一件身體和心靈都要同時麵臨考驗的災難。

尤其是,當隊伍的規模如此龐大之後,方倩雯給蘇安然準備的那些靈丹自然是不夠用了。

以蘇安然之前隨身攜帶的那十幾缸靈丹,如果隻是維持一個三十人左右規模的小隊,那自然是不用煩惱的。可當隊伍膨脹到兩百多人時,之前準備的這些靈丹大概也就隻夠三到四場戰鬥的補給。

當然,一開始其實負傷的隻有幾人、十幾人而已,傷亡率並不高,靈丹的消耗自然不是問題。

但隨著隊伍在幽冥古戰場的深入,遇到的敵人自然不可能是像最初那樣隻有幾十隻怪物的規模。最近兩天發生的遭遇戰,遇到的畸變體和鬼物幾乎都是不下三五百的規模,如此一來損失自然慘重。更何況,隨著戰鬥的激烈化,蘇安然等人還需要應對上一秒還在共同作戰的戰友,下一秒就變成了畸變體的問題。

事實上,早在昨天的時候,蘇安然儲備的靈丹就已經告罄。

今天已經是第八天。

所有修士進入幽冥古戰場的第八天,很多人都已經達到了極限,蘇安然估摸著這些人最多也就隻能再撐一到兩場戰鬥或者兩到三天的時間了。三天之後,身心已經極度疲憊的他們,哪怕就算不再經曆戰鬥,恐怕也很難活下去了。

很多人都知道這一點。

畢竟在場的修士裡,除了個彆幾位算是有背景實力的修士還是本命境之外,其他修士最起碼都是已經凝聚第二神魂的凝魂境修士;而像趙飛這樣幾乎都要達到鎮域期的修士,更是不在少數,所以他們自然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

隻不過此時,沒有人對此有所抱怨。

身陷幽冥古戰場的修士,至今為止就沒有聽說有誰能夠離開,是蘇安然的存在,帶給了他們能夠離開的希望,所以如果真的到最後他們還是要死在這裡,那也隻能說是他們的氣運還不夠強,怨不得其他人。

當然,如果有的選擇,這些修士自然是不願意死在這裡。

就算真的要死在幽冥古戰場,他們自然也是希望能夠戰死,而不是因為承受不了幽冥古戰場的煞氣侵蝕影響,從而變成了畸變體——或許這些人很清楚,哪怕就算戰死在幽冥古戰場,神魂恐怕也難逃被侵蝕的下場,但總歸是要比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一步步的畸變,最終變成怪物要好一些。

“蘇師弟,我恐怕不行了。”

聽到聲音,蘇安然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是最開始他在幽冥鬼森裡遇到的趙飛。

但此時的趙飛卻早已不複先前那般俊朗,他整個人起碼瘦了五十斤以上,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身上的血肉仿佛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吞噬了一樣,整個人已經不比皮包骨的骷髏好多少。

事實上,不止是趙飛,在場的很多修士基本都是這麼一個狀態。

其中就包括了江小白。

她身上所攜帶的法寶或許可以避免她被幽冥古戰場的煞氣侵蝕影響,從而導致畸變,但幽冥古戰場真正可怕的地方,並不僅僅隻是這種煞氣的侵蝕影響,它還具備了某種生死逆轉的法則力量,就好像活人不能進入冥府,冥府也不能隨意現世一樣,如果非要強行闖入的話,那麼唯一的結果,就是被這種法則力量所同化。

“再堅持一下,我感覺我們快要抵達此行的終點了。”蘇安然開口勸慰道。

“我也想,但……”

“都這個時候,千萬不能放棄。”蘇安然急忙說道,“你應該很清楚的,如果你的心誌受到動搖的話,會導致你的神魂加速腐化的,到時候就真的沒有任何挽回的餘地了。”

“我知道。”趙飛歎了口氣。

作為龍虎山莊的弟子,他擅長的是聚煞成兵的特殊手段,對於煞氣的侵蝕其實是有很強的抵抗能力。這種能力不同於道脈修士那一套以術法來抵抗煞氣的手段,龍虎山莊是玄界少有的幾個可以無懼煞氣侵蝕而能夠在充滿煞氣的環境裡隨意行動的宗門,因此也導致了在某些充滿煞氣的秘境和遺跡探索裡,玄界的其他修士都會請龍虎山莊的弟子出山同行。

但幽冥古戰場不一樣。

趙飛能夠抵禦這種煞氣的侵蝕,但卻並不是無敵的,隨著他深入幽冥古戰場,身體逐漸由生轉死,血肉不斷的神秘消失,導致他的精神狀態越發萎靡後,對於幽冥古戰場的幽冥煞氣侵蝕抵抗能力自然也就越來越弱。

以至於,趙飛的師弟和師妹都在過去幾天相繼畸變,最終倒在了這片凶地裡。

而如今,趙飛也自知自己差不多要到極限了。

就在蘇安然還打算說什麼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了一陣騷動。

蘇安然和趙飛彼此對視了一眼,然後急忙往前走去。

“怎麼回事?”

蘇安然很快就來到隊伍的陣前,然後開口詢問道。

“有幻陣!”一名麵容枯槁的修士沉聲說道。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