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31. 我接招了,你呢?

331. 我接招了,你呢?(1 / 2)



推荐阅读:

沒有震耳欲聾的喊殺聲。

但卻有著最為激烈的廝殺與宛如毀天滅地般的巨大威壓和光影。

那是由數萬名修士與妖族共同譜寫的戰爭篇章。

也隻有在這種時候,世人才會驚覺,原來玄界還有這麼多的修士啊。

……

在一處戰場上,上百名狼形妖族正以群狼戰術圍殺著同等數量的人族修士。

這些人族修士雖說有上百人,但其中超過三分之二卻都已經負傷,大多數是因為真氣消耗殆儘,雖尚未傷及本源,但看他們皆是麵色蒼白的模樣,顯然此時的狀態也並不好受;而餘下還有一小部分,應該是武修出身的他們身上也有著或輕或重的傷勢,但不管這些傷勢是輕是重,都已經影響到了他們的實力,此時也僅能勉強自保而已。

真正尚有一戰之力的,是圍繞在這些負傷修士身旁的其他修士。

人數不多,約莫二十來人。

但他們卻都是出身靈劍山莊的劍修,一人一劍就能獨鬥數名狼妖。

也虧的是以殺伐聞名於世的劍修,才能以二十來人的數量護住數倍於己的傷員,否則的話隻憑這點人手數量,根本就不可能是這群狼妖的對手。

“咻——”

銳利的破空聲,接連響起。

數名靈劍山莊的弟子聯手施為,竟是將前方一片空間都布滿了縱橫交錯的淩厲劍氣,宛如要將整個空間都給切割絞碎一般。

數隻來不及躲避撤離的狼妖,幾乎連發出一聲慘叫的時間都沒有,當即就被這些劍氣絞成一塊塊的碎肉,完全是瞬息間就炸成了一道道血霧,甚至因為這些劍氣都覆蓋著劍修們的神念,以至於這些狼妖當場就是神形俱滅,連神魂都未能逃脫。

“嗷嗚——”

幾隻毛色更為光亮的狼妖發出了一聲嘹亮的狼嗥。

下一刻,圍殺著這群修士的狼妖當即就發生了變化。

他們紛紛撕碎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後手足落地,隨著一聲聲高亢的狼嗥聲響起,這些狼妖紛紛開始現出原形。

霎時間,戰場上便多出了上百頭背高三米的巨狼。

這些巨狼的皮毛散發出來的光澤,竟宛如金屬一般明亮。而它們的獠牙、利爪,也同樣閃閃發亮,卻是不同於皮毛上的金屬光澤那般明亮耀眼,反而是透露出一股森冷寒意。

“嗷——嗚——”

狼嗥聲再響。

環繞著的群狼再度一動,卻是以遠比之前迅猛的攻勢向著這群修士發起了猛攻。

這一次,之前對付這些狼妖還顯得無往不利的劍氣,卻並未能發揮出太過亮眼的效果。

無論是有形劍氣,還是無形劍氣,這一次所有的劍氣轟擊在這些巨狼的身上時,卻並沒有當場重創這些巨狼,隻是濺起一片閃耀的火花,卻不似先前那般能夠留下明顯的傷口。

這般結果顯然是靈劍山莊的弟子之前沒有預料到的情況。

甚至因為錯估了這些巨狼的速度,幾名反應稍慢的靈劍山莊弟子直接就被幾頭突破了劍氣封鎖圈的巨狼直接撲倒在地,然後被拖出了人族構築起來的防禦圈。

下一刻,幾聲淒厲的慘叫聲瞬間響起。

但真正糟糕和可怕的,卻是這幾名被拖出防禦圈的靈劍山莊弟子並沒有第一時間就被咬殺,反而是被數頭巨狼咬住手腳,然後伴隨著這些巨狼的撕扯,這些靈劍山莊的弟子的四肢居然被活生生的撕裂了,鮮血頓時噴濺得到處都是。而且因為修士的生命力較為強盛,這些慘遭分屍的修士一時半會間竟沒有死去。

那一聲聲淒厲的慘叫聲,幾乎是讓這群受困於此的修士感到一陣心寒。

“攻心計,彆受影響了。”

一聲冷喝,陡然響起。

一名胸腹間有一條猙獰傷口的中年男子,提聲喝道。

但或許是因為他的這個動作過於猛烈,那條好不容易才穩定住的傷口瞬間迸裂,大量的鮮血如泄洪般噴湧而出,甚至透過傷口的裂痕都能夠清晰的看到對方體內的臟器。

“師兄。”

“王師兄。”

周圍的修士,紛紛發出一聲驚呼。

“服下。”一名麵容清冷的青年,直接丟出一顆血紅色的靈丹。

這名中年男子接過血紅色靈丹後,卻又拋了回去:“給我浪費了。”

青年皺眉。

但還不等他再度開口,便見他突然並指一點,一道銀白色的劍氣瞬間破空而出。

這道劍氣的氣息非常凝實,卻不同於其他劍修那般淩厲,反而是給人一種厚重的感覺,以至於伴隨著這道劍氣的破空而出,空氣裡掠過的痕跡竟隱隱有些空間不穩的感覺。

沒有銳利的破空響聲。

劍氣直接沒入地底。

下一秒,一聲淒厲的慘嚎聲驟然響起。

一頭體型相對那些巨狼要顯得嬌小一些,仿如幼崽一般、擁有銀白色皮毛的狼妖便從地底破土而出。

但它衝出地麵後,卻並沒有進行任何撲咬襲殺,反而是倒落在地上,不斷的翻滾掙紮起來。

很快,伴隨著這頭銀白色的小狼四肢最後再劇烈的蹬了幾下,然後它的動作就開始漸漸變小,直至身形徹底僵硬起來,最終一動不動。緊接著,它身上那漂亮的皮毛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灰敗起來,然後便是開始從其皮肉上脫落,緊接著便是血肉消融,然後很快,地麵上便出現了一副慘白的骨架。

“潛狼襲殺……先是攻心影響,然後再派潛狼遁地偷襲。哈,這群廢物狼妖就隻會這麼一套”那名姓王的中年男子發出一聲輕笑,“麵癱,看起來你的歲月如梭劍氣大有長進啊,都能化白骨了。”

“服下,再堅持一會。”青年重新將靈丹拋出。

“沒用的。”不管青年的話,王姓修士搖了搖頭,“我的情況我自己清楚,就算吃了這顆凝血回元丹,也熬不了多久的。現在戰況如此激烈,不可能會有多餘的力量來援救我們了,與其浪費在我這種廢人身上,還不如你留著保命。”

靈丹又一次被拋回。

青年第三次將紅色靈丹拋給了對方,冷聲說道:“你的任務是保護這些天山派修士免遭圍殺打擊,我的任務是馳援你們並且堅守陣地,我們每個人的任務都各不相同,但彼此之間的關係就如王元姬所說的齒輪那樣,隻要每一個環節能夠轉動起來,我們就不會輸。”

“是不會輸,隻是可能會死而已。”中年男子搖頭,“我是大荒城的弟子,死在這裡我不會不甘,畢竟據點都奪回來了。但你們不同……你沒必要把性命搭上,這些天山派同道也僅是真氣耗儘而已,不像我們傷勢已經影響到實力發揮,所以……”

“我的任務,不是帶你們突圍離開。”青年淡淡的說道,“我的任務是馳援並且固守。”

“你怎麼那麼死腦筋!”中年男子麵有怒色,“帶他們離開,保留有生力量,這就是我們的生存之道!你們繼續留在這裡,隻會跟著我們一起死而已,你沒看到這些狼妖的情況嗎?”

青年瞥了一眼對方,冷笑一聲:“我帶著他們突圍離開,才是真的會死。……王元姬已經殺了多少違抗她指揮命令的人了?你這是想讓我給你陪葬?”

“彆吵了。”聽著這兩人的爭論,一名神色慘淡的中年男子也終於忍不住開口了,“我們天山派弟子不是貨物,輪不到你們兩邊在這裡說來說去。同樣的,我們天山派弟子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如果我們真想突圍離開的話,根本就不會耗儘真氣,王元姬或許行事乖張,為人暴戾凶狠,但至少她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出過任何差錯。”

“哼,不識好人心。”王姓修士冷哼一聲,“既然你們想陪葬,老子也不會再攔著,反正老子黃泉路上不寂寞。”

“聒噪。”

青年哼了一聲:“靈劍山莊弟子聽令,結八方劍陣。”

很快,僅剩的二十餘名靈劍山莊的弟子,便以三人一組,麵朝一個方向。但彼此每一組之間,卻又同時能夠顧及到身邊左右兩組人的位置。

這是靈劍山莊所掌握的為數不多的劍陣之一。

不過靈劍山莊畢竟不是以劍陣聞名天下,所以他們的劍陣自然不可能像北海劍島那般精細嚴密、影響力巨大。但相對的,靈劍山莊的劍陣卻也擁有著自己所獨有的強大特色。

無數劍氣噴薄而出,空氣裡充滿了令人心悸的可怕氣勢。

那是大量劍氣凝滯其中所引起的空間震蕩。

隻要有人敢以身涉險進入這片區域的話,那便會在瞬間遭受到無數劍氣的轟擊。

以這些狼妖的情況來看,縱然它們此時已經恢複原型,大幅度提升了自身皮毛的堅韌程度,無懼一般劍氣乃至兵器的攻擊,但如果麵對這種完全由劍氣覆蓋的集中式地域打擊,也必須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才能夠跨越這片危險地帶。

那名天山派的領頭修士,看到靈劍山莊布下的這個劍氣劍陣,他輕輕的歎了口氣,然後也開口囑咐道:“天山派弟子聽令,服用神機丹,施厚土術。”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