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破綻(1 / 2)



推荐阅读:

一支由數十名來自不同宗門的修士所組成的隊伍,在洞窟內小心翼翼的推進著。

這裡是妖族占據的腹地。

天屏山脈四個互通有無的四個通市點裡,人族與妖族各占其二,不過如今除了小雷音寺所把守的要道尚未失守之外,大荒城第二防線的五個據點已經被拔除了三個,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而靈劍山莊和天山派攜手布防的呼嘯山脈據點,也因為之前派遣而出的隊伍徹底失聯的緣故,暫時處於被動之中,不敢繼續派遣援軍。

可以說,人族這邊已經全麵處於劣勢之中。

王元姬接手整個局麵的指揮權時,麵臨的就是這樣的被動局麵。

上一任指揮官是出身於百家院兵家的一名道基境強者,他定下作戰策略是以大荒城為核心打造的一係列防禦措施,並以奪回大荒城的前線據點作為主要戰略方針。至於小雷音寺、呼嘯山脈等兩處通道,他下達的指令是固地防守——具體意思就是由這兩家自己看著辦,反正隻要不讓妖族衝出來就行。

至於百家院坐鎮的萬蟲湖,反而是整個南州最安全的地方,畢竟這裡有大先生長孫青坐鎮。

這個戰略方針不能說是錯誤的,但也沒有好到哪去。

隻能說中規中矩,是南州當下局麵裡比較穩妥的一個戰略方針。

當然,前提沒有讓妖族看出來。

而事實上,這名兵家修士的戰略計劃卻是被妖族所洞悉,於是結果便是人族在奪回大荒城前線陣地據點的時候,遭遇到了妖族的埋伏,不僅大荒城損失慘重,就連其他南州宗門派遣而來的修士也傷亡慘烈。

這也是為什麼大荒城第二防線的五座據點會接連丟失三個真正原因。

所以隻有半步地仙境的王元姬能夠如此快速的上任,自然也並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隨後所出現的抗議和抵抗,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有長孫青的提前交代,所有道基境修士都不得出手,那麼麵對最強不過隻是地仙境的對手,王元姬的表現又如何?

嗯,她一口氣殺了十八個人。

其中就包括了五名來自大荒城的弟子。

他們是來宣達大荒城的意思,表明大荒城已經不再信任所謂的“總指揮”,他們將會以自己的方式奪回自己的失地,所以在接下來的行動中,他們不會再聽從任何所謂“總指揮官”所下達的命令。

然後王元姬就直接把對方六人殺了五個,留下一個回去報信。

“我的命令你們可以不聽從,但倘若因此導致了我的計劃失敗,以後你們大荒城弟子在玄界被我遇到了,有一個算一個,我保證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去。你們如果想來找我的麻煩,我也歡迎,而且我的師父肯定會比我更歡迎你們的。”

於是大荒城再怎麼不滿,甚至是不斷咒罵王元姬,他們也不得不捏著鼻子認了王元姬的身份,表示會儘可能的配合。

這倒不是大荒城慫,而是在眼下的局麵裡他們彆無選擇。

畢竟如果能夠大勝的話,他們自然是好處不斷。

而倘若因為他們的原因導致南州局勢糜爛的話,那麼他們將毫無疑問成為整個南州所有人族的發泄對象。到時候彆說是十九宗了,就算是玄界第一的宗門,也擋不住盛怒的其他宗門。

所以在大荒城第一個低頭之後,其他幾個十九宗的宗門自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出來找麻煩,否則王元姬一個大帽子扣過來,那就真的是被淋得滿身是糞,想躲都沒得躲了。

於是最終的結果,便是十數支來自不同宗門的修士所組成的隊伍就這麼成型了。

他們每一支隊伍都有各自不同的任務,而且王元姬給他們下達的任務也都是彼此隔離的,沒有人知道其他的隊伍所負責的事項到底是什麼。甚至讓所有修士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們隊伍裡如果有不同分隊的話,每個分隊甚至還有一份優先級淩駕於隊伍之上的秘密任務。

這支深入到了洞窟深處的隊伍,便是由五個小分隊臨時組成的隊伍。

他們彼此之間都知道另外的分隊有特殊任務,但他們彼此之間卻不能互相打聽詢問,因為這是王元姬的“規矩”——她已經用數十名修士的死亡,讓這些修士都深刻的記住了一件事:那就是王元姬所訂立的規矩不可忽視。

自王元姬接任總指揮一職後,死在她手上的修士有過百人。

其中十來人,是最開始反對她當總指揮的修士。

後麵數十位則是因為或直接、或間接、或無意或其他種種原因而導致他們忽視了王元姬所謂的“規矩”而死。

整整三天的時間而已,死在王元姬手上便不下百名修士,而且大多數還都是凝魂境強者,當然其中也不乏地仙境,甚至還有一個道基境——長孫青親自出的手。如此一來,也讓所有修士明白,王元姬所謂的“規矩”可不是隨便說說那麼簡單,而是真正會要了人命的玩意。

所以僅三天,王元姬就幾乎整合了整個南州十九宗的所有力量,真真正正的做到了令行禁止的地步。

當然,所謂的命令也必然是不能有害於他們各自的宗門,否則命令自不會有效。

十九宗的那些真正高層強者大能,也不可能如此放任王元姬亂來,或者趁機收買人心、樹立形象。

倒不如說,王元姬這種魔頭一般的殺戮手段,反而是讓他們更加放心。

這也是王元姬如今被稱為嗜殺成性的修羅魔頭的原因。

至於王元姬如何知道這些人是否違反規矩,她的應對方式就更加簡單了

她直接請天山派的大能尊者製作了一批符篆,然後又請大先生長孫青以聖言心法植入符篆之中,最後再將符篆種入所有擔任“隊長”之職的修士體內。如此一來,任何修士隻要違背了王元姬所訂立的規矩,那麼他們當場就會神魂俱滅,死得不能再死,所以根本沒有修士敢在被植入了符篆後還想跟王元姬作對。

那是真的自尋死路。

而且最可怕的是,哪怕你神魂俱滅,事關其自身的任務內容也沒有辦法泄露絲毫。

所以不過才四天的時間,王元姬就成了整個南州各大宗門弟子最不受待見的人。

但無奈形式比人強,就算他們這些修士再怎麼不滿意又能如何?

還不是得乖乖繼續執行自己的任務。

……

“我小隊的目標點抵達了。”

在洞窟中深入前進的隊伍裡,其中一名小分隊的隊長突然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其他四名小分隊的隊長微微點頭,各道了一聲平安,然後就繼續前進了。

沒有人詢問關於這名小分隊隊長的任務,也沒有人在此停留那麼多一秒,其他四名小分隊的隊長很快就帶著自己小分隊的修士離開,不一會就消失在了黑暗的洞窟通道裡。

這名小分隊的隊長沒有多說什麼,轉過頭便帶著所有人原路返回。

跟隨在他身後的,還有七名修士隊員。

他們雖然也被種了聖言符篆,但他們的唯一指令是:服從隊長的指揮,卻並沒有任何關於小分隊任務的具體事項內容。在過去四天裡,隻能擔任隊員的他們已經充滿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要過多的去詢問自己所不知道的事項,也不要去質疑自己的隊長,隻需要安排命令完成任務,扮演好自己的“小兵”角色即可。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