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62. 我求你可閉嘴吧

262. 我求你可閉嘴吧(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瞬間一個聶雲逐月前衝而出,甚至為了節省時間,他整個人都是近乎於貼著地麵疾飛而出。緊接著右掌往地麵一拍,然後一個淩霄攬勝,整個人就開是不知道幾百度的開始如同像鑽頭一般螺旋轉起,隻不過這次並不是向前,而是向著左邊橫飛過去,隨著他旋轉而起的氣流,甚至卷帶起地麵的積雪纏身,整個人都快變成一個繭了。

“你不暈的嗎?”神海裡傳來石樂誌相當無語的聲音。

“我不……嘔。”

蘇安然張口欲吐。

但緊接著,整個人就不由自主的突然就地一滾,恰好就躲進了山石間的裂縫裡。

卷帶於身的那一層厚厚的積雪,也就這麼鋪蓋在他的背部,完美的將縫隙的周遭空間都給填滿。

“夫君沒事就愛給自己加戲。”

“我……嘔。”

“行了行了,彆說話了,你的神海都行風作亂,日月顛倒了,夫君你現在什麼德性,我還會不知道嘛。”

蘇安然覺得自己有一種被冒犯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但很快,就不容他多想。

狂亂的劍氣已經傾盆而落,並且繼續向前滾動而去。

他甚至能夠明顯的感覺到縫隙似乎漸漸有擴大的區域,而且覆蓋在其身上的積雪也正在不斷的被削減,似乎變得越來越少,眼看著就幾乎要傷及肌膚了。

也就在這時,他發現石樂誌開始接管了他身體的部分控製權。

體內的真氣開始流轉起來,然後化作一層薄薄的劍氣貼在自己的背部——這層劍氣凝而不散,而且非常細微,但卻讓蘇安然感到有一股暖流在自己的背部,甚至還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堅韌感,如同牛皮一般,任憑雪崩劍氣如何吹襲,也沒有減弱絲毫,自然更不用說傷及蘇安然了。

不過劍氣的效果,卻並不是蘇安然最驚訝的。

石樂誌作為一位昔年劍宗大能強者斬落出來的邪念,本身就帶有對方的劍技知識,因此能夠施展出這等劍氣手段,自然也並非什麼難事,之前在龍宮遺跡秘境裡和蜃妖大聖交手時,她也控製著蘇安然的身體施展出各種劍技。所以此刻,能夠施展出這種對掌控力的精細程度有著極高要求的劍氣手段,蘇安然是一點也不驚訝的。

真正驚訝的地方,是石樂誌這一次並未徹底接管蘇安然的身體控製權,隻是掌控住了他體內的真氣控製權而已,但對於身體的掌控卻依舊歸屬於蘇安然。

要知道,石樂誌接管蘇安然的身體時,是有一定的時間限製,如果在超出這個時間限製之前不歸還蘇安然的身體控製權,那麼蘇安然就必須要承受由石樂誌那強大的神魂所帶來的負麵影響——例如,**撕裂、破碎等。

但現在則不同。

石樂誌沒有全盤接管,僅僅隻是接管了蘇安然體內的真氣控製,那麼這對蘇安然的身體傷害就更低了,可以持續的時間也就更長了。不過這種做法也就隻能在如同眼下這種時候做做樣子而已,如果真要和人對敵的話,石樂誌還是得全麵接管蘇安然的全部控製權才行,否則的話不用對手殺到蘇安然麵前,蘇安然恐怕就能自己玩死自己了。

當然,也就隻有蘇安然能夠如此放心石樂誌,沒有一絲防備的將真氣控製權全部讓給石樂誌操縱。

若是換一個人的話,恐怕也無法做到如此信任的程度。

畢竟隻要石樂誌稍微起點歪念,讓真氣在蘇安然體內直接爆發的話,蘇安然就得死於非命了。

“夫君,病嬌黑化是什麼?”

“什麼也不是。”蘇安然滿頭黑線,“不對,你又偷窺我的想法。”

“我沒有,我發誓,是你的思緒先動的手,它自己鑽進我的感知的。”石樂誌委屈巴巴的說道,“你也知道,在我和你靈肉結合的時候……”

“彆說那麼奇怪的話!”蘇安然對於石樂誌這種鐵了心的一言不合就開車的做法,深感頭痛。

“那……水乳(防和諧)交融?”

“我們跳過這段,直接說後麵的部分。”

“哦。”石樂誌有點小情緒的樣子,“就是,我和夫君那什麼的時候,我就會變得相當的敏感……”

“你可真他娘的是個人才。”蘇安然簡直崩潰。

“哎呀。”石樂誌突然亢奮起來,“我居然變成孩子他娘了!那,那,那那那……我以後是不是可以喊孩子他爹了?”

“你給我閉嘴啊!”

……

因為石樂誌的突然插手,所以在蘇安然躲入石縫裡之後,並未受到雪崩劍氣的傷害。

當然,來自精神方麵的創傷,姑且不談。

總而言之,蘇安然是有驚無險的躲過了第四關考核的第一次危機。

從石縫裡重新爬出來後,蘇安然先是小心的觀察了四周,確定沒有任何雪崩劍氣的危機後,他才從縫隙裡爬了出來。

周圍的地麵,似乎並沒有被破壞的樣子。

剛才因為時間匆忙,蘇安然也沒來得及對周圍的地形進行太過仔細的觀察。但看此時周圍的山地,僅僅隻是積雪被吹散一空,地麵多了一些劍痕——蘇安然無法確定,這些劍痕是早就有的,隻是被積雪覆蓋所以之前沒看到,還是因為雪崩劍氣的影響後,地麵才多了這些劍痕。

不過蘇安然倒是比較相信第一種可能性。

這一關的考核,在蘇安然目前看來,應該和雪崩劍氣有關。按照他對試劍樓的了解,哪怕就算試劍樓沒有開啟的時候,這些劍光世界也會自行演化——因此就有可能會出現新的劍光世界,或者是舊的劍光世界湮滅了——所以第四關存在這麼久,雪崩劍氣時不時就來吹襲一波,地麵上有這麼多劍痕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夫君。”

對於終究還是沒能喊蘇安然“孩子他爹”,石樂誌是顯得很不開心的:“那些雪崩劍氣的威力,我大致上已經了解。考核的內容我也略微有些猜測,應該是想讓夫君你一邊抵禦雪崩劍氣的影響,一邊探尋某種東西或者是前往某個地方。”

“這個考核內容……聽起來似乎和第二關有些相似?”蘇安然開口說道,“想要抵禦這些雪崩劍氣的傷害,我自然是需要以劍氣護體前行,這應該也是考驗我對劍氣的渾厚程度和掌控力吧?”

他剛才有感受到石樂誌所操縱的劍氣。

在精細度方麵,蘇安然自然是知道自己不如石樂誌的。

如果說,他在精細度方麵僅僅隻是把劍氣分化成絲的話,那麼石樂誌就已經是接近於分子構成的精細級彆了,這兩者存在著完全無法逾越的天塹差距。

不過蘇安然並不豔羨。

這種對劍氣的精細操縱度,是需要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不斷鍛煉,並非短時間內就能夠掌握的,因為這是一種熟練度方麵的問題——蘇安然對此並不豔羨的原因,是他有係統啊,成就點一砸什麼熟練度還不是手到擒來?

就是目前係統還沒升級完畢,這讓蘇安然有些鬱悶。

“不一樣。”石樂誌開口回答道,“夫君,你忘了嗎?這次的考驗,是有其他人在的。”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