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雪崩劍氣(1 / 2)



推荐阅读:

劍光如虹,帶著幾分煌烈逼人的氣息。

玄界劍修所修煉的劍訣,通常都不會帶有特定的屬性,因為這個世界可沒有什麼火靈根、水靈根之類的說法,自然不會特意去開創這類帶有屬性的劍訣功法。

但凡事都有例外。

這類帶有特殊屬性的劍訣功法隻是比較少見而已,卻並非不存在。

就好比此刻。

這明顯猶如熾陽一般的劍光,就是非常典型的陽屬性與火屬性雙重結合效果的劍訣,在對付鬼物妖邪等方麵,擁有絕對顯著的效果。當然就算是用來對付人類,其所具備的特效往往也會擁有一些出其不意的效果。

看著飛劍疾馳而至,蘇安然目光一凝,但自身衝刺的速度卻沒有絲毫的減弱。

這讓他看起來有點像是一心求死那般的朝著飛劍撞去。

但就在蘇安然的頸脖即將被這柄飛劍斬落的時候,一柄如同白玉般的細小飛劍瞬間殺出,與其狠狠撞擊到一起。

“鏘——”

兩劍相撞。

一股肉眼可見的震蕩波,瞬間擴散而出。

伴隨著震蕩波的擴散,驚人的強風也瞬間跟著爆發而出,山峰上的白雪被激蕩而起,蘇安然身上的衣服也在強風的吹拂下獵獵作響,甚至他的頸背皮膚和手背都傳來了幾分隱隱的刺痛感。

不過比起峰頂那驚人的劍氣而言,這股衝擊力所產生的刺痛感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而蘇安然,則是借助這股衝擊力順勢一點,整個人又竄出了一大截,頭也不回繼續朝著山下衝去。

緊接著右手一招,如白玉般的飛劍就被蘇安然召回。

他雖然內心相當好奇,怎麼這裡會有人,而且還比他更早進入這裡,但他知道現在可不是探究這些的時候,身後那股如同山洪般的驚人劍氣正順著山勢衝落,在這雪山上更是猶如雪崩般可怕,蘇安然可不想被卷入其中。

果不其然。

他剛跑不久,身後就傳來了一聲驚呼,緊接著又是一道嬌小的身影迅速跟著往山下跑。

蘇安然抽空用眼角餘光瞄了一眼,發現剛才試圖襲殺自己的居然是一名女子。

這名女子長相明麗,給人一種豔而不媚的感覺,舉手投足間有一種大氣渾然的氣質,宛如大家閨秀般。而且她的身材也同樣相當驚人,哪怕穿著一件略顯寬大的長裙,但此時奔波起來,蘇安然依舊能夠感受到浪潮起伏的波動感。

似是察覺到蘇安然的目光,那名女子柳眉倒豎、杏目圓瞪,反倒是給人幾分異樣的感覺。

蘇安然笑了一聲,然後伸手一指。

白玉小劍頓時疾馳而出,朝著那名女子狠狠殺去。

“你——”那名女子看到蘇安然毫不猶豫的出劍反擊,渾身汗毛炸起,隻來得及發出一聲苦悶的驚呼,便不得不喚出飛劍予以反擊。

“來而不往非禮也。”蘇安然哈哈大笑。

“你給我等著!”

“你先能活下來再說吧。”蘇安然輕蔑一笑,卻是頭也不回、腳步不停的繼續前衝。

他隻瞧了一眼對方出劍的情況,就知道這個女人要吃大虧了。

他蘇安然的飛劍,也是那麼好接的?

“鏘——”

又是一聲金鐵交擊聲響起。

但緊接著,卻是那名女子再度發出一聲悶哼聲,明顯在這一次飛劍的比拚交鋒中,她吃了一個不小的暗虧——蘇安然的飛劍,那曾經可是門板一般大的屠夫啊,哪怕如今瘦身減肥成功,成了蘇安然心目中理想飛劍的模樣,可那並不等同於這柄飛劍就真的如此精巧,這依舊是一把貨真價實的重劍。

隻不過,玄界劍修顯然都比較質樸,根本就沒有發揮自己的想象力。

例如這名女劍修,她就是單純的憑借之前第一次兩劍交鋒時所產生的衝擊力作為第一印象,自覺蘇安然的飛劍也沒什麼特殊之處——不過她還算比較謹慎,知道此刻身處環境比較危險,因此出手的時候更添了幾分力道。但很可惜的時候,她依舊低估了蘇安然屠夫的力量,尤其是在蘇安然決定全力出手的情況下——他隻擅劍氣,不擅劍法,飛劍的比拚更多是依靠屠夫自身的淨重。

當然,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威力加成的話,那麼就是蘇安然將四師姐葉瑾萱教的幾手禦劍術也一並加入其中。

而當物體本身自重越重,在添加了足量的爆發力和衝擊力後,其結果自然也就可想而知。

女劍修的飛劍第一時間就被磕飛。

不過屠夫的衝勢也被阻了一下,不複開始之猛烈,給了女劍修調整的機會。

但蘇安然早已不是昔日雛鳥。

他深刻的懂得這種撩撥既然不能一次性直接長驅直入,給了對手緩衝的可趁之機,那麼就得尋求其他助力,分散對方的注意力,那麼才能直接一步到胃。

所以幾乎是在女劍修擋住屠夫的時間,蘇安然又放出了數道劍氣一左一右的直取對方的另外兩路。

“你至於這麼趕儘殺絕嗎!”好不容易緩了口氣,但腳步卻又慢了幾分,距離身後那雪崩般的劍氣自然就近了一些,這名女劍修本就有些急不可耐,此時看到蘇安然居然沒有絲毫停手的跡象,眼前頓時有些發黑。

“笑話。”蘇安然笑了,“你剛才試圖襲殺我的時候,怎麼沒想過趕儘殺絕?若非我實力比你更強一些的話,恐怕那一劍下去,我就被你送出試劍樓了。”

蘇安然也不知道試劍樓的機製到底是什麼。

但他卻聽四師姐提過,在試劍樓裡死去不會真的死去,雖有非常明顯和強烈的疼痛感,哪怕出了試劍樓後這種疼痛感依舊存在,可卻並不會在身上留下傷勢,最多也就是神魂略微有些損傷,休養個十天半個月基本就好了。

所以一般就算在試劍樓死去,也不會真的死亡,最多也就是考驗失敗而已。

但需要注意的是,這個不會真正的死亡隻是一般情況。

某些特殊情況和環境下,如果神魂遭受到太過嚴重的重創,那麼還是會真正死亡的。

不過試劍樓考驗的死亡率曆來都不會太過,以往數萬人的參與,最終倒黴死去的也不過數百人而已。

也正因為這個設定,所以試劍樓內通常不會有得理不饒人的趕儘殺絕,除非是那種雙方隻能活一人方可晉升的考核模式,不然的話正常情況下都是點到即止。

畢竟,在無法真正殺死對手的情況下,你如此趕儘殺絕也不過是給自己樹立一個敵人罷了。

這名女劍修最開始的出手,雖說手段是偷襲,但也的確是符合她本心的一種試探:既然連我這一劍都接不下來,那麼你也沒資格繼續在這裡競爭了。如果你能接下我的這一劍,我就承認你有資格和我一起在這裡探索接受試劍樓考驗的資格。

在玄界裡,女劍修的做法不能說錯,這也的確是一種普遍比較正常的潛規則:最先進入某個地方或區域的人,的確有資格製訂一個遊戲規則,而往往後來者都隻能選擇接接受。

不過這種規則,隻適用於實力相近的雙方。

猛虎會在意猴子注定的規則嗎?

隻是蘇安然在這名女劍修看來,他並不是猛虎罷了——雙方實力左近,真要交手的話,蘇安然也不見得能夠輕易獲勝。

這名女劍修的劍法,就如同她給人的感覺那般,透露出一股大氣,很有幾分中正堂皇的意思。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