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闖關(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的心情相當複雜。

他覺得自己挺聰明的一孩子,怎麼最近就出現了智商下降的情況呢?

他早就應該知道的,以石樂誌那經常性抽瘋的情況,顯然是有極大的缺陷,根本就不可能通過什麼“觸景生情”之類的行為來恢複失去的記憶。畢竟嚴格意義上來說,她甚至不能算是一縷殘魂,而是類似於斬三屍那般被一位大能修士從身上剝離下來的邪念,之後是在長達數千年的靈氣滋養下,才誕生了一點意識。

這種情況,說白了其實就是類似於精怪的誕生方式。

如果有一天,石樂誌能夠補全殘魂的話,那麼她就能以鬼修的方式起步,重回修道界。

當然,這是指的常規情況。

像她現在潛藏在蘇安然的神海裡,每時每刻都能夠接受來自蘇安然的神海孕養,唯一欠缺的就隻是一副身體而已——這樣的起步,可比單純的鬼修要高得多。

不過蘇安然現在可不敢放石樂誌出來。

他怕精疲力儘。

但這一切,和蘇安然此時的心情有關係沒有?

沒有。

所以他的內心是相當的複雜。

感覺自己被石樂誌給坑了。

早知道這家夥一如既往的不靠譜,他就不會走中門了。

無奈的歎了口氣,居然妄想著對石樂誌抱有期待的自己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此時此刻,蘇安然正站在一片草地上。

這片草地的麵積並不大,大概隻有三百平左右,邊界外是灰蒙蒙的霧氣,而且這些霧氣還正在不斷的向內移動,儘管速度並不算快,但變化還是屬於肉眼可見的。

蘇安然估測,大概三到四小時後,整片空間就會被霧氣覆蓋。

石樂誌對這些霧氣沒什麼印象。

但不管是她還是蘇安然,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如果被那些霧氣包圍住,恐怕就會失去呆在試劍樓的資格。

因此,蘇安然不敢怠慢,在進入此方世界後除了最開始的感歎外,就快步朝著中間的一塊石碑跑去。

石碑並不大,約莫一人高,寬度則在一米。

上麵隻有一個圖案。

一個有點像火柴人一樣的玩意正在打坐,他的頭上懸浮著一柄長劍,周圍似乎有些不知道是靈氣還是什麼氣的玩意在浮動著,也不知道是被他吸收了,還是從這個火柴人身上被排放出去。

反正這個圖案,畫得賊特麼抽象。

讓人一看就不明覺厲。

就這個圖案,蘇安然覺得拿到地球起碼能賣兩點一四億的美金,算上傭金的話,怎麼也得兩點三九八億美金吧?

“這是什麼?”

觀察了一小會圖案,蘇安然問道。

“不知道啊。”

蘇安然的神海裡,石樂誌小臉茫然:“這上麵畫的什麼玩意我都不知道,我甚至都在懷疑這是不是什麼惡作劇了。”

聽到這話,蘇安然就知道,不用指望石樂誌了。

他又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

這方天地很小,完全一眼就可以望到儘頭,所以這裡到底有沒有藏匿其他什麼東西,也是一目了然的事情。所以隻一眼,蘇安然就知道,想要破關離開的話,那麼一切的謎題就在這個石碑上。

蘇安然轉到石碑的後麵。

這塊石碑前後的圖像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區彆,他甚至閒得蛋疼對火柴人的位置進行丈量,然後就發現石碑前後兩麵的火柴人位置是一致的,不存在任何偏差。

想了想,蘇安然盤腿坐下,擺出了一個和圖案上一模一樣的姿勢,甚至還喚出了屠夫,就這麼懸浮在自己的頭上,然後開始打坐調息吸收周圍的靈氣。

如此片刻後,蘇安然睜開雙眼。

綠地還是綠地,石碑還是石碑,周圍沒有任何變化。

哦,變化還是有一點的。

那些灰霧又向前推進了一些距離,看情況似乎最多不到三個小時,這方世界就會被灰霧徹底吞噬。

“不是說好的,試劍樓前幾層難度不會很高的嗎?”蘇安然咒罵了一聲,“結果現在就給出這麼一個破圖,連個謎麵都沒有,全部都要我自己來猜?瘋了吧。”

“或許,夫君你可以試試,將體內所有真氣全部轉化為劍氣,然後再全部排放出去?”

“有這麼簡單嗎?”蘇安然撇嘴。

“試試唄?”石樂誌的語氣,也不太確定,“這個劍光世界,是夫君你自己選擇的,因為你覺得這裡有很強烈的親和感。可夫君你自身的劍訣劍法都不怎麼樣,唯一會的也隻有劍氣了……”

石樂誌的聲音越說越小。

因為她能感受到,蘇安然的情緒變化似乎有些無奈。

不過仔細想想,玄界裡的劍修哪一個不是耍得一手好劍?

也唯有蘇安然劍法平平,卻反而練就了一身逼人的劍氣。

所以石樂誌才覺得,既然這個劍光世界是自己夫君挑選的,而且還有很強烈的親近感,那麼考驗的內容肯定是和劍氣有關。畢竟從嚴格意義上來說的話,劍氣和劍術都是劍修的一部分,至少在石樂誌印象中那個劍宗獨大的時代裡,一名真正的劍修不僅要具備精深的劍術、高超的禦劍術,同時還要擁有一身渾厚的劍氣。

也就是如今這個時代,將劍修的標準一降再降,隻要擁有精深的劍術以及一些禦劍手段,就可以算是一名劍修。

石樂誌對此的確是相當嗤之以鼻的。

就目前她所能夠接觸到的劍修裡,唯有黃梓算是一名真正的劍修,葉瑾萱也勉強可以算是一名劍修,而蘇安然、葉雲池、奈悅等等,都隻能算是半個。

不過她也很清楚,時代變了,像以前那種沒有短板的全能劍修,這個時代不太可能出現了。

這是一個“劍技高於一切”的劍修時代。

蘇安然不知道石樂誌在想什麼。

當然,他自然不會知道,自己在石樂誌的眼裡,隻能算是半個劍修。

而在劍宗屹立於玄界的時候,半個劍修其實就和廢物沒什麼區彆。

因此,大概能夠得出一個理論。

∵半個劍修約≈廢物。

∵蘇安然≈半個劍修。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