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明悟自身(1 / 2)



推荐阅读:

且不說蘇安然大概、也許、可能、應該……是把奈悅給打傻了。

他此時跟在四師姐葉瑾萱的身後回到小院,內心也是有些忐忑的,因為他猜不透自己的四師姐到底想乾什麼。按照往常他被吊打的情況來看,蘇安然是真心覺得,葉瑾萱讓他和奈悅交手,那麼奈悅的實力必然不弱,雙方應該是旗鼓相當的水準,因此在第一輪交鋒的時候,蘇安然才會彙聚十二萬分精神應對。

就是深怕陰溝裡翻了船,到時候要是葉瑾萱覺得丟臉,那麼慘的人就是他了。

結果沒想到,第一輪洗地就把奈悅給打傷了。

於是第二輪攻擊時,蘇安然都不敢那麼激烈了,甚至還主動削弱了劍氣的威力,就是怕一不小心把奈悅給打死了。

彆人不知道,蘇安然自己可是很清楚的。

通常劍修對於劍氣都具備一定的控製手段,尤其是無形劍氣,畢竟是以神念、精神力彙聚而成,所以自然是擁有極強的掌控力,威力基本上也能夠在一定範圍內進行浮動調節。

就好比,之前蘇安然剛開始接觸無形劍氣的時候,他就少被葉瑾萱吊起來打。但不管他怎麼應對劍氣,那些劍氣始終都保持在一個他能夠承受的範圍內,並不會太過強大以至於他無法接招,也不會太過弱小以至於毫無殺傷力。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劍修施展無形劍氣時,第一考慮方向都是儘可能的維持住無形劍氣的內部平衡,保證自己能夠隨心所欲的掌控這道無形劍氣。

但蘇安然自行研創出來的手榴彈劍氣,就不是這樣了。

他根本不會去考慮什麼穩定性,而是恨不得這些無形劍氣越混亂越好——原本蘇安然的無形劍氣,因為內部結構不夠穩定的緣故,所以對於感知比較敏銳的劍修而言,也就隻是看不見的有形劍氣,是屬於能夠回避、躲閃的玩意。可自從葉瑾萱傳授給蘇安然《魂血有無劍氣》以及《心念一體禦劍術》後,蘇安然就將這些劍氣全部進行了改良。

彆說是感知敏銳的劍修了,就算強如葉瑾萱、唐詩韻這等劍道天才,也都隻能勉強捕捉到一點痕跡,根本無法準確的進行預判,自然不用談什麼躲閃、回避、抵抗之類的對抗手段了。而且更重要的是,蘇安然根本不在乎無形劍氣的穩定性,所以哪怕葉瑾萱、唐詩韻等劍道天才捕捉到這些無形劍氣的痕跡,但不等她們出手破解,這些無形劍氣就直接被蘇安然引爆了。

其破壞力……

宋娜娜當初就已經點評過,那會的蘇安然對凝魂境都具有很強的威脅性。

而如今,隨著蘇安然加強了這些手榴彈劍氣的爆發力、衝擊力、波及範圍等等,就算是地仙境稍有不慎,都很有可能落得一身狼狽。至少葉瑾萱,就從其中感受到了幾分忌憚,她可不認為自己的領域能夠困得住蘇安然的這種攻擊手段,或許隻有老五那種特化型的領域,才有可能強行困住蘇安然。

事到如今,繼續稱其為手榴彈劍氣,顯然已經不太合適。

這明顯已經達到了導彈的範疇。

若蘇安然正式踏入凝魂境,並且顯化了法相,繼續針對這些劍氣強化殺傷力的話,那到時候就可以稱為洲際導彈了——這已經是戰術級彆的核彈了。

當然,葉瑾萱並不知道什麼導彈、戰術核彈等玩意,但並不妨礙她能夠充分的了解這門劍氣繼續強化下去的威力。

可眼下的問題是,蘇安然並不知道這些,自然也就不會知道,自己這位四師姐此時極為複雜的心情——那種家裡的小崽子好像突然一之間已經長大了的感覺。這也讓葉瑾萱第一次有了一種自己往後很可能沒什麼東西能夠繼續教蘇安然的恐慌感,因為葉瑾萱發現不管是她,還是唐詩韻的經驗,顯然都已經不足以繼續教導蘇安然了,自己這位小師弟已經踏上另一條道路。

兩人就這麼各懷心思的回到了院落裡。

“咳。”

葉瑾萱終究還是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輕咳一聲後說道:“小師弟啊。你確定要繼續在劍氣一途鑽研下去?”

蘇安然還沒弄清楚自己這位師姐的想法。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葉瑾萱,見其神色並不像生氣,但也沒什麼喜歡高興之類的神色,有些摸不準對方在想什麼。

不過想了想,蘇安然還是開口說道:“我在劍道方麵的天賦,其實並不算強,最多就算是勤勉而已,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師父會讓我一開始就學習《煞劍訣》的原因……想來那會並不僅僅隻是因為我僥幸拿到了屠夫。”

蘇安然從一開始主修的功法,就是以神識為主的《鍛神錄》,而攻擊方麵的手段也是以劍氣凝聚為主的《煞劍訣》,同時他所有掌握的各類秘術、技巧,也全部都是和“劍氣”最為契合的搭配。

畢竟,劍氣是最為消耗真氣的攻擊手段。

若非蘇安然是以神海五重天入的通竅境,又修煉了完整版的《真元呼吸法》,那麼他還真的沒辦法這麼奢侈的施展無形劍氣——要知道,蘇安然的劍氣攻擊手段,是需要十道以上的無形劍氣同時爆發,才能夠產生殺傷力的。單純隻有一道無形劍氣的爆炸威力,根本無法對同境界的修士造成威脅。

這一點,也是為什麼玄界劍修幾乎沒有人會去研發這種攻擊手段的原因。

“小師弟若是真的想在劍氣方麵有所深入的話,以後有機會,可以去拜訪靈劍山莊。”葉瑾萱沉思片刻後,才緩緩說道,“靈劍山莊比較精於劍氣方麵的手段,雖說並非是有無形劍氣,但我想多少也有些參悟價值的。”

玄界四大劍修聖地,除了比較劃水的北海劍島不談,其他三大劍修聖地都是有著極為深厚的底蘊。

萬劍樓,以諸多劍技而聞名於世,是玄界公認的“技術流”,甚至說一聲如今玄界所有劍法——包括且不限於劍修的劍法劍訣——都是出自萬劍樓,也不會有人反對。

藏劍閣,以名劍名器而著稱於世,其核心思路雖有點比較偏邪派的思維,但單以威力而言,還有對飛劍的淬煉和開發、運用等方麵,絕對是當之無愧的玄界第一。

至於靈劍山莊,雖名氣不及萬劍樓和藏劍閣,但絕對是穩壓北海劍島一頭的。

而玄界,對於靈劍山莊最深刻的一個印象,就是“劍氣縱橫三千裡”,稱其“在劍氣方麵的運用手段,乃當世之最”。

蘇安然如今已和四大劍修聖地中的三個都打過交道,唯一還沒有接觸過的,便是這靈劍山莊。

歸根究底,也是因為靈劍山莊是四大劍修聖地最為低調的一個。

蘇安然並不蠢。

此刻葉瑾萱的話,隱隱約約間所透露出來的意思,蘇安然也已明悟。

三師姐唐詩韻走的並非是當世四大劍修聖地的路子,而是源自於未來時代的精華整合,不拘泥於技、器、氣的理念——名劍仕女圖是技的範疇;劍塚小世界則是器的範疇。而唐詩韻本身,也是精通諸多劍法劍訣且不管是禦劍術還是劍氣施展技巧等,統統都是上乘水準,這明顯是屬於技和氣的結合。

提到這一點,也就不得不提及萬劍樓和靈劍山莊之間的理念之爭。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