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50. 劍修的……算了,不修了

250. 劍修的……算了,不修了(1 / 2)



推荐阅读:

內門大比而已,要不要這麼拚命啊?

你們這一劍下去,很可能雙方都會打出永久性GG啊。

難道說,這就是萬劍樓的培養方式嗎?

不對啊,我以前(之前)也是來過一(幾)次了啊,怎麼就沒見到過這麼硬氣的比鬥呢?難怪說這一屆的新榜和劍神榜這兩個榜單,萬劍樓能夠成為最大的贏家。

就這玩命方式,玄界上誰遇到都得抓瞎啊。

蘇安然也同樣站了起來。

但他卻並不是因為震驚而站起來,僅僅隻是因為前麵的傻子擋住了他的視線,所以他不得不站起來才能夠看清擂台上的情況。

此時,葉雲池已經遞出了他的長劍。

是的,就是遞出。

就好像有人遞出一張帖子那般輕鬆自如——如果忽略了他因皮膚凍傷撕裂所導致的出血,還有那身上不斷掉落著的冰棱碎渣,那感覺還是有幾分瀟灑的。

“遞帖?”

蘇安然眉頭一皺。

他記得,之前三師姐唐詩韻和他講解過劍法的幾套常規起手式。

分彆為遞、送、撩、落。

其中遞、送為直刺,撩、落為劈斬,又因出手的力度、角度、方向等不同,被稱為單遞、雙送、上撩、下落。

撩落姑且不談,變招隻有兩個固定的套路演化。

但單遞、雙送作為劍法最早的起手式,變招方式繁多且複雜,除非精通一門劍法的精髓且自身劍道造詣極高,否則的話很難弄清楚之後劍招變化路數。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單遞是最為凶險的一種起手式,因為這個起手式彆稱為“遞帖”,取的是“登門遞帖、有去無回”之意:早古時期的遞帖,是一種明確的邀請,基本等同昭告四方雙方情誼。若來賓拒絕登門應邀,則無疑等於撕破臉的蔑視,所以這種下帖邀請的拜訪手段,才會是一種有去無回的拜訪手段。

要麼是朋友,要麼是敵人。

也正因為如此,遞帖式自古以來就是出九留一:出力九分,留力一分。

這一分,還是為了後續的變招有所保留。

若是作為收尾的殺招出手,那麼就是十分力出到十二分,這也是為什麼幾乎所有劍法招式裡,最講究一往無前的劍法殺招都是遞帖式直刺的原因。

不像雙送,出六留四,以後續靈動變招為核心思路——這一點也是從單遞衍生出來的起手式。出手留力,若見勢不可為,則有後續的靈活變招作為應對,可分左右、上下乃至四麵八方;若敵手輕敵大意,那麼雙送也變單遞,轉而淩厲出劍,一往無前。

因此雙送的送,自是取至“送禮”的送:我登門送禮,對手可收可拒,你收我進,你拒我退,凡事都留了幾分回轉的餘地。也因送式可變遞式,所以也有“送帖”之意——畢竟對於某些喜歡咬文嚼字的人來說,送與遞所代表的強勢程度可是截然不同,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古時會說“登門送帖”而不是“登門遞帖”的原因。

畢竟送邀可托且可拒,遞邀勢壓不可拒。

此刻擂台上,葉雲池是遞帖,趙小冉卻是送帖。

雙方之劍意與劍勢,可見高下。

但真正能夠看出這一點的人,卻並不多。

在他們看來,這是彼此同歸於儘的搏命招式。

可實際上,趙小冉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跟葉雲池換命。

作為同門師兄妹,趙小冉這個一直被葉雲池壓在身下的萬年老二,哪會不知道自己的師兄什麼德性。

之前一直抿嘴不語,宛若一副苦大深仇模樣的趙小冉,此時卻是嘴角輕挑,一抹風情萬種的笑靨於不經意間展露出來。她不怕葉雲池出手,就怕葉雲池一直不出手,那她才是真的老鼠拉龜無從下手。

劍勢如雷如龍。

漫天彌漫的冰霜之氣都被這股氣勢所凝結,然後隨著葉雲池遞出的這一劍,紛紛破碎。

連串的玻璃破碎爆裂聲,此起彼伏。

就如戰鬥機低空掠過城市裡的鋼鐵叢林一般。

“師兄,承讓啦。”

趙小冉輕笑一聲。

漫天劍勢陡然一收。

她整個人也靈巧的後撤了一小步,躲過了葉雲池劍勢最凶猛的起手刹那。

隻見她的手腕輕輕一轉,劍鋒一變,冷冽的寒氣自劍身上散溢而出。雖劍已收勢,但所收之勢卻是漫天冰霜,並非是此刻的冷冽寒氣——反倒不如說,隨著葉雲池的破勢直追,霜氣被絞,此刻冷冽寒氣如月光般鋪撒開來,竟是吸收了漫天霜氣,與寒氣相互結合之下,氣勢更盛從前。

這就是送帖變招的好處。

出六留四。

陡然一轉間,就變成出八留二。

甚至這八分力裡,因為寒氣與之前的霜氣相互結合,威力成倍提升之下,更是有著超常的發揮,已經遠不止八分力那麼簡單,說是十分、十二分都不為過。

可真正可怕的是,趙小冉卻依舊保留著兩分變招的回氣換力之機。

“輸了。”

有人輕歎。

似惋惜。

似感慨。

“的確輸了。”

有人點頭。

是肯定。

是歎服。

“是輸了。”

有人輕笑。

如讚歎。

如欣喜。

葉雲池沒有理會趙小冉的得意,他的劍繼續向前。

隻是。

遞帖還是遞帖,但遞的卻不是人間帖。

而是——

閻羅貼!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