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承平已久(1 / 2)



推荐阅读:

“四師姐,不……不會有事吧?”

葉瑾萱望了一眼自己這個小師弟,看著對方有些緊張的樣子,不由覺得有些好笑。

於是她也就笑了。

“師姐,你還笑?”

葉瑾萱笑得更歡了:“感情你一點也不信任你師姐啊。”

“不是。”蘇安然楞了一下,覺得自己的表情是不是有點明顯了?

葉瑾萱拍了拍蘇安然的肩,然後繼續朝著前方走了。

萬劍樓給太一穀安排的住宿環境,還是挺不錯的。

一座獨棟的彆院。

周圍種滿了一種蘇安然沒見過的竹子,竹林散發著陣陣的幽香,不膩人,相反很讓人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幾隻不管是長相還是體型,都相當讓人覺得很違反達爾文原則的兔子。

你見過跟牛一樣大,還有一條光禿禿滿是鱗片的長尾巴的兔子嗎?

葉瑾萱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滿是陶醉的神色。

“師弟啊,你什麼都好,但是就是太謹慎了,活得太累了。”葉瑾萱搖了搖頭,“你要記住,你是太一穀的弟子,我們太一穀弟子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當然,你隻要彆傻乎乎、頭鐵到作死的把自己給玩死,那就不用怕了。”

蘇安然撇嘴。

在他看來,這當著人家宗門長老的麵子殺人,這已經是作大死了。更不用說後麵一係列的神奇操作了——至少,蘇安然認為,自己是絕對乾不出來葉瑾萱這種連地仙境大能都敢威脅的話。

或許這次試劍樓的考驗結束後,葉瑾萱的確可以踏入地仙境,實力絕不在對方之下。

可現在不還沒成為地仙呢嘛。

“你是不是真的傻?”葉瑾萱看蘇安然的樣子,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你四師姐我雖然是蠻橫了點,也不怎麼跟其他人講道理,但我又不是真的愚蠢。……臨行前,師父給我這枚劍仙令的用意,我哪還不知道啊。就是為了讓我有一擊之力能夠威脅到那些地仙境的修士。”

蘇安然歎了口氣。

他覺得黃梓給葉瑾萱這枚劍仙令,肯定不是這個想法。

更大的可能,是為了讓她在被彆人追殺的時候,起碼有逃命的能力。

但,現在出門在外,師姐最大。

葉瑾萱怎麼說,他就怎麼聽了。

畢竟這話的確沒毛病。

葉瑾萱給玄界的印象的確不怎麼樣,可她能夠一直活得好好的,最多也就是重傷垂死,而不是真的死了,就足以證明她不是那種即愚蠢又頭鐵的人。

“玄界承平有點久了,久到很多人都忘了我是誰了。”葉瑾萱冷笑一聲,“才二十多年沒在外麵行走,竟然有那麼多人覺得我已經提不起劍,那些家夥真的是記吃不記打啊。”

“師姐的意思是……”蘇安然眨了眨眼,總算跟上葉瑾萱的思路了,“這次是有人故意引導的?”

“玄界裡,誰不知道,太一穀玩劍的隻有兩個人。”葉瑾萱淡淡的說道,然後看著一臉尷尬的蘇安然,她才恍然道,“噢,把小師弟給忘了。……我們太一穀裡,玩劍的就三位,三師姐、我和小師弟你。如今三師姐已是地仙境,試劍樓她是進不去的,那麼能夠參與試劍樓考驗的,也就隻有你和我了。”

“我自上次被人追殺,重傷垂死,師父帶我回穀後,我就一直未曾在玄界掀起風浪,這次隻由我和你兩人過來,其中一些仇家自然是想要試探一下我的能耐。……或許他們認為,在萬劍樓的地盤這,我不敢殺人,所以想要壞我道心,影響我之後在試劍樓裡的發揮。”

“所以師姐你是……故意不進入界碑石的?……不對不對,師姐你是,故意遲到的!”

蘇安然還記得,這一路上,他是跟在葉瑾萱的後麵,中間有幾次,他明明已經熟練的掌握了禦劍術的技巧,但葉瑾萱就硬是讓蘇安然多練習幾次。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們才會晚了幾天抵達萬劍樓,否則的話時間上絕對是夠用的,不可能錯過萬劍樓內門大比的開幕儀式。

畢竟四師姐葉瑾萱可不是三師姐唐詩韻那種路癡。

不給她一艘設定好行進路徑的靈梭,那麼跟她彙合的約定時間最少得提前一年——指不定就算報了個一年前的時間給她,最終她可能還得晚好幾天才能順利抵達彙合點。

“都對。”葉瑾萱點頭,“這些小屁孩,都沒老五那個腦子,卻偏偏總覺得自己智珠在握,算無遺策。殊不知,在我看來這些小伎倆跟小孩子過家家沒什麼區彆,甚至連詭計都算不上。……所以他們既然想玩,那我就好好給他們上一堂,什麼叫堂堂正正的陽謀,也順便教教他們,跟我玩這種小計較,不付出幾條人命的代價是不可能的。”

看著一副意氣風發模樣的四師姐,蘇安然內心不由得有所感歎:難怪一直故意藏拙的五師姐,很容易讓整個玄界都有所輕視。四師姐現在這模樣,完完全全就是太一穀的軍師擔當嘛,難怪當年能壓得整個玄界三分之二的宗門都抬不起頭。

所謂的橫壓一世,這還真不是隨便說說。

若非有後來的故事,或許魔門現在早已躋身十九宗的行列了。

“不過,四師姐……”蘇安然想了想,然後又說道,“剛才那位萬劍樓的長老……方長老……”

“什麼方長老,叫方師叔!”一道粗獷的嗓音,自蘇安然身後響起,嚇得蘇安然打了個激靈。

“嗬嗬,方師叔,你彆嚇到小師弟了。”葉瑾萱笑了一聲,語氣有幾分難得一見的親昵。

蘇安然回過頭,就見那濃眉大眼的方師叔正緩步走來。

原本嚴肅刻板的麵容,此時竟是露出幾分笑顏,看起來居然帶有幾分慈祥。

蘇安然有些迷惑。

“我跟三師姐,都曾跟萬劍樓的門主學過一段時間的劍法,方清方師叔也教了我們小半年,所以這兩位也算是我的師父。”葉瑾萱笑著開口解釋道,“我們太一穀和萬劍樓的關係,真的是世交,這點可不是謠傳,也不是師父往自己臉上貼金。”

“方師叔。”蘇安然急忙改口。

他現在知道,此“師叔”非彼“師叔”了。

於太一穀而言,萬劍樓的掌門和眼前這位方長老,都算是長輩,是跟黃梓那一個輩分的。

就像世交的家族,兩家小輩必然會稱對方長輩為叔伯是同一個道理。

蘇安然是太一穀的弟子,那麼自然也得稱對方為師叔,哪怕對方沒有教導過他,因為這可不是區區一個“師徒名義”就能夠解釋得清的關係。

“恩。”方清笑著點了點頭,“遲到了好幾天才到,我還在猜想你是不是遇到什麼意外了。”

“我能遇到什麼意外呀。”葉瑾萱笑了一聲。

“那可說不準。”方清搖頭,“你差不多得有三十年沒在玄界鬨出什麼動靜了,若非上次那事的確沒傳出你的死訊,很多人都以為你是真的死了。這次聽聞是你過來,我本想去接你,但被師兄給阻了,所以我怕消息走漏,你會被仇家堵門。”

蘇安然現在知道,黃梓為什麼要給葉瑾萱一枚劍仙令了。

“師叔多慮啦。”葉瑾萱笑了笑,“我們太一穀鮮少與人往來,這次我和小師弟過來,也就隻有尹師叔和您知道,所以哪有什麼走漏消息之說。”

若是換了一般人聽到這話,恐怕就要以為葉瑾萱是在敲打對方了。

但換了方清這種大人物,聽起來感覺就不一樣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