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歸來?(1 / 2)



推荐阅读:

“這位是我大師姐,方倩雯。”

“大……大師姐好。”

在蘇安然的引薦下,青玉和太一穀的眾人一一打著招呼。

但蘇安然覺得,可能是自己的錯覺吧?

感覺好像介紹前麵的那幾位師姐時,青玉都很自然也很活躍的問好,活脫脫就像一隻化形成功的哈士奇。蘇安然甚至猜想,如果三師姐唐詩韻在的話,恐怕青玉的口水就真的止不住了。

可在介紹到大師姐的時候,他則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身旁的青玉頓時僵硬了。

“你好。”方倩雯笑眯眯的看著青玉,然後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這是禮物。”

大概是因為青玉進入太一穀的身份是以蘇安然的靈獸身份進來的,所以太一穀的一眾師姐們都將青玉當成自己人,在蘇安然帶著青玉前來“請安”的時候,每個人都會給上一份禮物。

禮物或許並不那麼貴重,但多少是一份心意。

蘇安然看著大師姐方倩雯遞給青玉的瓷瓶,聽著大師姐緩緩開口說道:“這是天青靈丹,是對你靈狐身最好的修行輔助藥。煉製上有一點小小的困難,不過這隻是我目前尚不熟悉的緣故。日後用完了的話,隨時都可以找我來拿。”

原本被方倩雯伸手摸頭時,青玉都快石化了的模樣,此時瞬間就好比終於滴上潤滑油的發條,整個人都精神多了。

青玉甜甜一笑:“謝謝大師姐。”

蘇安然看著前後判若兩人的青玉,小心翼翼的問道:“老黃,那是啥玩意?”

“七品靈丹。”黃梓淡淡的說了一句。

蘇安然秒懂。

大概是知道蘇安然在想什麼,黃梓又開口說道:“老四給的是一本劍譜,絕品的。老六給的是辟災符,玄武蛇身蛻皮的材料特製的。老七給的是一柄飛劍,不比你那屠夫和晝夜差了。老八給的是一個陣盤,雖然隻能用一次,不過那個陣盤一丟,任何她做過手腳的法陣都得癱瘓。”

這次蘇安然是真的懂了。

禮物不僅是師姐們的一份心意,而且還是真的相當貴重。

青玉喜滋滋的收下禮物,然後站在蘇安然的身旁,眨巴著眼睛看著黃梓。

“看我乾什麼?”黃梓撇嘴。

“這是我師父。”

“師父好。”不等蘇安然說完後半句,青玉就開始搶答了。

“你也好。”黃梓點了點頭,依舊一臉冷漠,一身高人風範儘顯。

方倩雯、葉瑾萱、魏瑩、許心慧、林依依等人,也同樣看著黃梓。

但可能黃梓的臉皮就是比較厚,全然無視了眾人的凝視。

“不用看了,我師父是個窮逼,沒禮物給你的。”蘇安然開口說道。

“你也不用激將法,這招對我無效。”黃梓淡淡的說道,“看在你是我徒弟寵物的份上……”

青玉臉色一僵。

她終於想起來,自己現在名義上的身份了。

她現在是蘇安然的寵物!

“……我就給你一份驚喜大禮包吧。”黃梓可不會理會青玉此時的臉色,他繼續自顧自的說道,然後拿出一樣東西。

青玉深呼吸了一下,然後不斷的催眠自己。

不就是寵物嘛!

就是頂個名而已,被人這麼說自己也不會有什麼損失。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混進太一穀了,這可是外界想進來都進不來的地方呢。

青玉覺得自己應該叉腰大笑一會。

“……給。”

耳邊傳來了黃梓的聲音,青玉急急忙忙的伸手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東西。

此時此刻的青玉,內心還有些美滋滋的。

蘇安然的師姐都給了那麼多好東西,身為太一穀最大的BOSS,給的東西肯定也不差。

她猶記得,自己當初在氏族裡的時候,祖奶奶每次給的東西都很好,畢竟是那麼的位高權——

“這是太一穀的門禁,有了這東西,你以後就可以自由進出太一穀了,也不用擔心某天蘇安然被人追殺和你分散了的時候,你一個人跑路回來進不了家門。”黃梓的聲音,再度幽幽響起,“這可是非常寶貴的東西哦,你要小心妥善保存啊。丟了的話可是會惹出大問題的啊!”

——重……

誒?

誒誒誒?!

沉浸於美好幻想的青玉眨巴著眼睛,抬起頭看了看黃梓,又低頭看了看自己雙手小心翼翼捧著的一塊玉石,然後再度抬頭看了看黃梓,低頭看了看玉石……

如此反複三次後,青玉終於不看黃梓了,她轉過頭看著蘇安然。

蘇安然黑著臉。

青玉轉過頭看著站在旁邊一眾她現在也應該稱為師姐的太一穀弟子們,每一個人臉上都是一副“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表情,似乎她們對於黃梓這位師父的言行一點也不驚訝。

最終,青玉轉回頭看著黃梓。

黃梓給了青玉一個溫和的、充滿了鼓勵味道的笑容。

他的笑容是那麼的純淨、陽光,配合那張年輕、英俊的麵容,是真的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而且哪怕不說他的形象,光是他的身份——人族五帝之一,太一穀的穀主,玄界最強的男人——也足以讓整個玄界所有女人為之心動,青玉大概有些明白,為什麼自己的祖奶奶這麼多年都對黃梓念念不忘了。

可是……

青玉低頭看了一眼掌心上的玉石,她覺得,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搞錯了?

這個男人?

青玉吸了吸鼻子,然後伸手輕輕的扯了扯蘇安然的袖口,在蘇安然看過來時,她才小小聲的開口,語氣滿是委屈:“師父是不是不喜歡我呀?”

蘇安然內心驚呼一聲,青玉這個我見猶憐的模樣太具殺傷力了,他頓時大感不妙。

“啊啊啊啊啊——”

果不其然!

他的腦子要炸了!

“這個該死的狐狸精!又在勾搭夫君了!”

“夫君,讓我打死這個狐媚子吧!”

“快放開你那隻臟手!你這隻狐狸精!夫君的衣袖是你能碰的嗎!”

而且很快,蘇安然的頭痛就開始加劇了。

因為不止他的神海一片雷霆。

以方倩雯為首的一眾師姐,也開始嘰嘰喳喳的加入到了聲討黃梓的行列中,實在是青玉那副我見猶憐的模樣殺傷力太大了,以至於大師姐方倩雯都開始強烈的表達不滿——畢竟當初在太一穀裡,青玉名義上是蘇安然的寵物,但實際上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都是方倩雯在照顧,所以感情肯定也是相當深厚。

但不得不說的是,青玉此時的相貌,雖與之前並無不同,可氣質卻是截然不同。

如果說此前的青玉,就算再怎麼故作清純,但舉手投足間那種屬於妖族的妖媚氣息也依舊難掩,甚至在儒家和佛門弟子的眼中,青玉身上的妖氣已經足以讓她的麵目變得猙獰起來。

而此刻,從妖獸轉化為靈獸,洗涮的可不止是那一身的妖氣。

現在的青玉,天然自帶一種“天地自然”的韻味,足以讓任何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心升親近之感。這種感覺,並沒有任何汙穢的念頭,就好比是炎熱時渴望一陣清風、嚴冬時希冀一堆篝火那樣,是由心靈深處所產生的一種下意識的親近。這種獨特的韻味氣質配上青玉那種小心翼翼、委屈巴巴的可憐模樣,殺傷力自然是核爆級彆的。

但蘇安然還是相當佩服黃梓。

他大概有些理解當初玄悲為什麼會說黃梓與佛有緣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