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雷劫、化龍(1 / 2)



推荐阅读:

“什麼情況啊,老黃。”

蘇安然打了個寒顫,然後開口問道。

但此時哪還有黃梓的身影。

房屋內,僅剩蘇安然一人。

此時的太一穀上空,鉛雲壓頂,卻恰好隻覆蓋了整個太一穀的範圍。

不聞雷鳴。

隻見鉛雲內有紫光一閃而逝。

但緊隨其後,便是整片鉛雲有無數銀白色的電芒閃爍,竟宛如蛇群。

“謔。”黃梓挑了挑眉,臉上也不由得浮現出幾分意外之色,“陣仗有點大啊。”

“龍蛇雷劫。”

不知何時,藥神也出現了。

她同樣抬頭凝視著天空的鉛雲,聲音低沉:“你當初就不該插手。那是逆天之舉。”

“我們修士的存在,本就是逆天。”黃梓淡淡的說道,“不瘋魔不成活,不想逆天那還不如去當個凡人。不過區區一個龍蛇劫而已,何懼之有?我太一穀……”

“轟隆——”

雷鳴巨響,打斷了黃梓的話。

藥神明明能夠看到黃梓還在張嘴說著什麼,但突然間卻是什麼聲音她都聽不到了。

萬籟俱靜。

天威之下,不容二音。

隻見烏雲的正中,陡然出現一抹紫色。

就好似淨水之中滴入了一滴墨汁。

很快,這抹紫色就迅速蔓延開來,將整片烏雲都給染成了紫色。

“唉。”藥神輕輕的歎了一聲,“你的嘴有毒。”

黃梓臉色難看。

“紫霄雷劫,天地皆懼。我得回去了。”藥神輕聲說道。

黃梓沒有回話,但他的臉色顯然是比之前更加凝重了幾分。

而藥神也沒有等黃梓回話的意思。

她的身影漸漸淡化,很快就消失在了黃梓的身邊,回到了她的戒指裡。

如果隻是龍蛇雷劫,藥神自然敢於全程旁觀。

可紫霄雷劫,那她就不敢冒險了。

玄界裡,雷劫也是有檔次之分的,不然又怎麼會有單重雷劫、三重雷劫、三九雷劫等不同的雷劫區分呢。

不同的雷劫,自然也是有不同的含義象征。

如龍蛇雷劫便有“演化”之意。

而紫霄雷劫……

這個被稱為亙古第一劫的雷劫,所代表的含義則是“肅清”、“洗滌”。

“你都破落成那樣了,還想立威?”

片刻之後,黃梓發出一聲冷笑,說著誰也不明白的話語:“紫霄雷劫,老子當年裸裝都能抗。現在我一身神裝在手,還會怕你不成?”

無儘的繁星,頃刻間點綴於太一穀的上空。

那是如同宇宙般浩瀚、絢麗的璀璨夜空,無數的閃耀星芒密布於星空下,猶如鑲嵌於黑夜中的鑽石。

蘇安然、葉瑾萱、方倩雯、許心慧、林依依等人,都已經從自己的屋子裡走了出來,抬頭凝望著這片美麗的夜空。

這是蘇安然第二次見到太一穀的護山大陣被激發。

在龍蛇雷劫變成紫霄雷劫後,天空上所散發出來的巨大恐怖威壓不斷的強迫著他遵循生物本能的想要匍匐於地,若是強行違背的話,身體上不斷發出的劈啪微響以及陣陣刺痛感,都讓蘇安然明白自己的骨骼正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那種全身都要被碾碎的恐懼感,讓蘇安然第一次切實的感受到“天威”二字的存在。

隻是。

當太一穀的護山大陣亮起的那一瞬間,所有壓力便全部消失了。

若非身體依舊有隱隱的刺痛感,以及內視時所見的骨骼裂痕、臟腑出血,蘇安然恐怕都會以為之前不過隻是幻覺。

他站在前院,抬頭看著那將紫色雷雲都給遮擋住的璀璨星空,心中輕歎一聲,再也沒有了之前那種自得之色。

凝魂境,或許才是剛開始而已。

更何況他這個連真正的凝魂境都算不上的人。

微弱的華光籠罩在整個小院上,蘇安然已經嘗試過了,他沒辦法走出這個小院。

不止是他,就連方倩雯、葉瑾萱、許心慧、林依依等人,也同樣無法離開小院,每一個人都隻能站在自己的院落裡,抬頭凝視著那片夜空,再也無法感受到天威所帶來的影響,如同一個局外人。

沒有人喜歡這種感覺。

葉瑾萱的眼眶泛紅,她牙槽都要咬碎了,緊握著的雙手指甲幾乎嵌入掌心,鮮紅的血跡順著指縫滴落在地。

許心慧和方倩雯,皆是一臉擔憂的望著天空。

他們兩人,是整個太一穀裡最不能打的兩位,就算是林依依都要比她們能打。

而此時的林依依,雖看上去麵色平靜,但她緊握著的雙手,也同樣彰顯出她內心的不安。

作為一代陣法大師,整個太一穀裡除了黃梓和藥神,恐怕就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天劫的威力,畢竟她給那些大宗門設計的法陣裡,有一項關於防護能力的判斷標準,就是能夠抵禦什麼程度的雷劫。

所以哪怕林依依從未真正的見識過這個所謂的亙古第一雷劫,但多少也是聽聞過其名氣的。

她不確定,自己設置的這個大陣是否能夠擋得住紫霄雷劫,因為不管她搜集了多少典籍資料,都完全尋找不到任何關於這個雷劫威力的任何記載。

直到現在,她都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個雷劫。

她們太一穀也沒乾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啊?

頂多也就三師姐、四師姐殺的人比較多,其他幾位師姐在玄界裡也沒多少關於她們殺人的消息啊。

至於她自己,也就是平時虛報一些材料的消耗,那甚至連坑蒙拐騙都算不上好嘛。

陣法大師布置法陣又不是每次都能夠一次性成功的,能夠保證三次內成功已經算很不錯的水準了,一般而言都是要報備五次消耗的材料。林依依覺得自己超~有良心的說,每次都隻報備三次材料消耗,從來就沒有超過四次,畢竟誰讓她每次都能夠一次就布置成功呢。

至於九師妹和小師弟……

林依依想了想,九師妹很久沒惹出什麼亂子了,如果真要有什麼報複的話,自己這位九師妹早就被雷劈死了,哪還能活到今天啊。而小師弟到現在也不過修道六、七年,雖說進度快得讓她嚇了一跳,但才這麼短時間能在玄界掀起什麼風浪啊。

林依依不懂。

為什麼這個亙古第一雷劫會找上她們這麼個善良、弱小、無辜又無助的可憐小宗門呢?

但此刻,她也隻能相信那個男人了。

那個……

正一步一步的朝著天空走去的那個男人。

……

黃梓拾級而上。

空無一物的空氣,卻在黃梓的每一次落足後,都會產生一道漣漪。

就如同半空中真的有一道誰也看不見的透明階梯。

沒有猙獰的麵容。

也沒有肅穆的神色。

黃梓神色淡然,就這麼一步一步的朝著天空走去,距離那片星空穹頂也越來越近。

“轟隆——”

雷聲響起。

星空穹頂的夜色淡薄了幾分。、

有點像破曉時分。

黃梓的目光,凝實了幾分。

紫霄雷劫,一共隻有九道落雷。

聽起來似乎很少,和九重雷劫的數量差不多。

但隻要不是個傻子就知道,這兩者根本毫無可比性。

剛才的雷聲,便是第一道落雷。

但僅這一道落雷,就幾乎要將太一穀的護山大陣擊穿——沒有人比黃梓更清楚,太一穀的護山大陣有多強,哪怕就算是親手布置了這個陣法的林依依。因為她是在黃梓的指導下,一點一點布置起來的,

雖說最開始隻有一個框架,是她後來隨著關於陣法知識的逐漸深厚,不斷的進行改良才漸漸演變成如今的大陣。但眾所周知,想要真正發揮一個護山大陣的全部威力,必然是需要最少一個主持者的,而且這個主持者的修為實力強弱與否,也很大程度關係到這個護山大陣的威力強弱。

玄界裡,目前還有人能比黃梓更強嗎?

輕哼一聲。

黃梓隨手一揮,夜色重新變得濃厚起來。

此時的他,已然站在了距離穹頂觸手可及的地方。

也唯有距離穹頂如此之近的地方,方才驚覺,這漫天星辰哪是什麼裝飾點綴的星芒啊,這分明就是一道道凝實的劍氣!

繁星何其多?

劍氣何其多!

“轟隆——”

第二道雷聲響起。

黃梓嗤笑一聲。

他就這麼負手懸停於半空上,抬頭凝視。

在他的眼瞳中,有一道直徑超過三米的紫色雷芒從九霄而落。

“去。”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