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36. 朋友,你聽說過……

236. 朋友,你聽說過……(1 / 2)



推荐阅读:

空氣裡似有什麼東西輕掠而過,猶如驚鴻一瞥,讓人莫名心悸。

一名身材嬌小的少女,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漠然的眼神隻是隨意一瞥,受其目光所視之人就是一陣極為狼狽的躲閃,根本不敢與其對視,仿佛隻要確認過眼神,就會當場斃命一般。

偌大的演武台上,身材嬌小的少女站立一方,宛如鐘鼎般四平八穩。

從開賽之初,就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僅僅隻是將目光牢牢的鎖定在自己的對手身上。

僅此而已。

可作為少女的對手,卻是顯得相當的狼狽不堪。

彆說是靠近少女,能夠讓自己不再狼狽就已是幸事。

這名年輕男子的目光中,有些陰毒和憤恨。

他從沒想過,自己居然會被少女給逼入如此絕境。

要知道,在宗門內部的排名裡,他一直都是穩居前五,除了那位已經踏入通竅境五重,外出遊曆的師兄外,哪怕就算是其他三位,也不見得就一定能夠打得贏自己。

可現在!

他卻是要輸給一位一直以來都沒有被他放在眼裡的人。

不行!

不能這麼下去!

這次的比試事關重大!

他輸不起!

因為宗門比試,素來就是單場淘汰,這既是考校個人實力,也是在測試個人氣運——氣運逆天者,自然能夠一路都挑中弱小的對手,坐看他人兩強相爭;當然如果你個人實力極為強橫的話,那自然也能夠憑此碾壓對手,無視對方的莫大氣運。

在今天得知自己抽選到的對手時,少年內心還有些得意。

因為他也是在劍塚得到名劍認可之人,手中的清月劍配合他主修的《清風劍訣》更是相得益彰,無往不利。

按理而言,自是能夠壓製得了對手。

可是……

為什麼?

少年想不明白。

清月劍和雲隱劍在檔次上或許不相上下,但是清月劍和《清風劍訣》的配合卻是最為契合的,兩者相輔之下,威力如何姑且不說,但《清風劍訣》在清月劍的效果加成下,攻擊範圍是極大的提升了,隻要利用得當完完全全就能將擅於隱匿的雲隱劍逼出來。

而雲隱劍……

眾所周知,這把幾乎透明的飛劍一旦被捕捉到蹤影,那麼就再也不可能隱遁了。

任何一名劍修都不會放任這麼一把危險的飛劍一直潛伏著。

可為什麼?!

為什麼捕捉不到!

少年的節奏,終於開始有些慌亂了。

……

“趙長峰要輸了。”

“是啊,本來還以為他這次能夠穩拿一個名額的……可惜了。”

“確實可惜。畢竟在這之前,都沒人看好蘇小小的。”

“想要真正發揮雲隱劍的威力,起碼也要本命實境之後,誰能想到會是眼下的結果呢。”

輕微的交談聲,在觀樓上微微響起。

那是藏劍閣底層長老們的交流聲。

這批藏劍閣長老雖然也掛名長老,但多是負責藏劍閣宗門內務的長老,說白了也就是一些雜務的負責人而已,算是有點小權,但權力基本不大,更與實權沾不上邊的人。

十九宗,乃至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門裡,都有這麼一批“掛名長老”——他們多是凝魂境修為,是宗門內無法突破地仙境,又或者是絕了繼續爭鋒之念的宗門弟子。像這樣的修士,自然可以算是一個宗門的中流砥柱,畢竟不說一個宗門的運轉與這些處理宗門雜務的長老密不可分,就說一些對外業務的處理和一些小秘境的帶隊人選上,也同樣需要這麼一批“掛名長老”去負責,因為弟子的名頭終究還是少了幾分威嚴感。

但掛名長老,終究還是要遜色於宗門裡那些真正的實權長老。

更遑論幾乎不理宗門事務,但身份地位卻完全不在宗門門主之下的太上長老了。

而此時,在觀樓台的最高層,就有數名太上長老同樣在觀看這場比試。

按理而言,區區一場通竅境的藏劍閣宗門內比,是吸引不了這些太上長老的注意力。

可此時在場內比試的雙方,背景實在不低,因此自然也就讓不少太上長老抽空跑了這麼一趟。

“趙長峰輸得不冤。”

此時,一位太上長老緩緩開口。

“的確不冤。”另一名須發皆白,但臉色紅潤一點,有幾分鶴發童顏之感的老者緩緩點頭,“蘇長老教得好。”

“不是我教的。”被稱作蘇長老的一名中年男子,沉聲說道,“我可沒教小小這些。”

聽到此人的發言,樓台上其餘四名太上長老皆是一愣。

趙長峰,是藏劍閣太上長老趙成忠的血親,而且還是本宗出身,天資出眾,不管是出於宗門方麵考慮還是出於家族方麵考慮,他都有望在下一代弟子裡扛旗,因此自然就被趙成忠寄予厚望,私底下沒少開小灶。

而此時,作為趙長峰對手的,出身同樣不俗。

蘇小小,幻海劍仙蘇雲海的親傳弟子,於劍塚內得到雲隱劍認主的新晉天才。

雖說與蘇雲海同姓,但實際上卻並非是蘇雲海的族親,隻是一個巧合的。而蘇雲海之所以會收蘇小小為徒,也是因為雲隱劍的上一任主人就是蘇雲海的親傳弟子——曾位列當世劍仙榜的天才,隻可惜後來被唐詩韻斬於劍下——所以在藏劍閣裡,沒有人比蘇雲海更清楚雲隱劍的特性,因此自然也就隻能讓蘇雲海來教導蘇小小。

可眾所周知的一點是,想要真正發揮雲隱劍的特性,那起碼也得劍主自身的修為達到本命境才行。

所以哪怕現在蘇小小修為不足,在藏劍閣的內門大比裡一直都沒拿到什麼好名次,可藏劍閣上下卻也沒有人敢小覷她。因為所有人都很清楚,一旦蘇小小踏入本命境,那就是她一飛衝天之時。

如果說,趙長峰有望在宗門下一代年輕弟子裡成為扛大旗的領軍人物,那麼蘇小小就必然可以成為那位扛旗的領軍人物。甚至如今在宗門內部裡,關於蘇小小的稱呼都已經有了“第二位許玥”、“小許玥”等說法。

要知道,萬事樓在玄界的這一代年輕弟子的點評裡,許玥是為數不多被欽點“仙”名的天才之一。

蘇小小之潛力,可見一斑。

但哪怕潛力再好,還沒成長起來之前,終究還是有所差距的。

這一點,從上一次內門大比蘇小小隻是止步前五十,而在之後每年一次的小比裡,她最好的成績也就隻是勉強躋身前二十,就能夠看得出來,眼下的蘇小小終究還是沒有真正的成長起來。

而此時,距離上一次宗門在通竅境諸多弟子的分組小比也才過了一年的時間,蘇小小就能逼得趙長峰狼狽不堪?

這……

所有太上長老皆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之前宗門裡都說蘇小小是第二個許玥,我還以為隻是門下弟子抬舉她的話,卻不曾想……”一名太上長老搖頭歎息,臉上發出一陣無奈的苦笑聲,“是我等走眼了。”

“的確。”那名鶴發童顏、精神極佳的太上長老虛眯雙眼,“她現在的劍路,很有許玥的風格。……不過,她學的劍訣不是許玥那套吧?”

藏劍閣與萬劍樓不同。

藏劍閣雖也有劍訣劍典,但大多都是必須得配合劍塚的飛劍才能夠發揮最大威力。

例如趙長峰的清月劍和《清風劍訣》就是成型的配套,在前期的時候能夠最大化的發揮《清風劍訣》的威力。而等趙長峰晉升本命境之後,就可以將《清風劍訣》換成《明月劍訣》,到時候就能夠最大化的發揮清月劍的殺傷力。而等到趙長峰晉升地仙境時,配合《清風明月劍經》,則可以達到讓飛劍與劍修同時進步的相輔相成功效。

藏劍閣的宗門教義,素來就是先以劍養人,後再以人養劍,最終再達到人劍合一的理想境界。

不過隱藏在這個教義的背後,則是一旦修士死亡的話,他們的神魂也會成為劍塚飛劍壯大的養料——藏劍閣曆史上,就沒有一個劍修能得善終。但反過來說,藏劍閣也是四大劍修聖地裡培養弟子最快的一個宗門,他們能夠和號稱坐擁天下劍訣的萬劍樓相提並論,也並非沒有原因的。

“劍訣雖不是,但劍路相似。”蘇雲海沉聲說道,“許玥的劍路以靈詭著稱,我到現在依舊認為,如果她能夠得到雲隱劍的認可,她的實力甚至能夠超越唐詩韻。”

萬事樓給玄界修士欽點評價的“仙”名,可不是隨意亂取的。

如唐詩韻的廣寒,便有“一劍光寒”的意思,其意暗指唐詩韻的劍足以橫掃整個玄界。

而事實上,她在凝魂境之時,也隻敗給過一個人。

哪怕號稱妖盟年輕一代的第一人空不悔,在唐詩韻的劍下也隻能維持不敗,能夠從容退走而已。

所以“廣寒”之名,自是當之無愧。

而許玥,她的雅稱是則是“玄月”。

玄,非黑,而是指的玄妙。

月,即通玥,也指月相變化。

所以“玄月”的意思,便是在說許玥的劍路多變詭異且玄妙無比,是劍道之路上罕見的明珠。

與許玥交手的人,往往都覺得自己麵對的並非許玥一人,而好似在麵對無數名劍修一樣,壓力極大。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許玥的劍氣、乃至飛劍,到底會以什麼樣的角度,從什麼樣的地方突然殺出,根本就是防不勝防。

此時此刻,趙長峰便有如此感覺。

明明蘇小小還沒有掌握劍氣的手段,但隻憑一把幾乎不可視的雲隱劍,他就已經疲於應對了,這讓趙長峰感到極其不甘。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