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變數(1 / 2)



推荐阅读:

《玄界修士》已經上線好幾天了。

但是與黃梓想象中的發展情況,卻是截然不同。

在他的想像裡,《玄界修士》一經發布肯定得風靡整個玄界,吸引無數修士的目光,畢竟之前蘇安然可是吹得這款遊戲天上地下唯我無敵。

但實際上,《玄界修士》的發布卻並未引起任何轟動,甚至說一聲表現相當低迷都不為過。

“說好的風靡全玄界呢?”

麵對黃梓的嘮叨,蘇安然翻了個白眼,淡然說道:“你不懂。”

黃梓氣笑了:“我不懂?你怎麼不說你之前牛皮吹得那麼大,現在吹破了?”

蘇安然懶得解釋,伸手點了點投影數據:“告訴我,這是多少?”

“個十百千萬十……”黃梓湊近看了一眼,一開始還能數一數,然後很快就有些瞠目結舌了,“三百零二萬?!這怎麼可能?這還不到……一星期吧?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黃梓沒繼續說下去。

但他卻很清楚,《玄界修士》之所以沒有風靡全玄界的最主要一個原因,是蘇安然並沒有將這款遊戲徹底公開。他是以隨機幸運觀眾抽選的方式,直接在那些買了凝魂級萬事玉簡的修士裡抽選部分修士獲得體驗資格的,所以說白了真正能夠玩到《玄界修士》這款遊戲的修士,隻占整體基數的極小部分。

但是!

抹去零頭算三百萬的凝氣丹收入,還是短短一個星期,這就讓人感到相當詭異和恐怖了。

“有人嘗到了好感度的甜頭。”蘇安然輕笑一聲,“好感度五十,開啟第一次感悟,對不少實力平平的修士而言,那可是一個相當大的驚喜。拿方傑的角色來說,五十好感是《林猿飛渡》的一點感悟和演練,八十好感則是《神猿拳法》的一點通俗體會和經驗。雖說這方麵限製比較大,或許隻有神猿山莊的弟子才能夠獲利,但這種針對性的感悟,對神猿山莊的弟子而言也是相當值得的。”

黃梓若有所思。

之前論壇上那些日記故事,他自然也是看了不少。

不過因為相當無趣,所以很多時候他都是跳著看的。但與其他那些實力境界都不夠的修士相比,黃梓就是純粹的看個樂子,而那些人則是在看其中的一些功法感悟。

這就好比同樣是一本,讀者隻是看其中的趣味性,而作者則是在看其中的劇情構架,甚至是人物設計、劇本走向、力量體係的設計等等。至於娛樂從業人員,自然就是看在故事的改編難度、劇本的編排與故事的契合性等等了。

這一點,也是蘇安然將《玄界修士》的第一批測試權隻鎖定在那些買了樸素白凝魂級萬事玉簡的修士身上的原因。

或許存在一些漏網之魚,但相比起這些漏網之魚自身的財大氣粗所帶來的種種助益,隻花得起一百凝氣丹買個二代萬事玉簡的修士,本身的修為必然有限,自然也是眼下《玄界修士》的最大獲益者。

所以在嘗到一定的甜頭後,這些人自然不會舍不得氪金。

而好感度八十,就是蘇安然設置的第二個陷阱。

彆看隻有三十級的差距,可要知道八十好感和五十好感之間的差距加起來,那可是比一級到五十級的所需好感度還高。所以如果想要快速獲得這方麵好感的話,那麼就必須得氪金,而且還是得重氪。

沒辦法,所有速成式的養成,都是建立在足量的資金上。

這一點不管哪個世界,哪種方式,都是不變的定律。

黃梓猛然反應過來:“所以你前段時間要求萬事樓提供的那些情報……”

“是的。”蘇安然點頭,“就是為此做的準備。”

一個正常運轉的宗門事務必然繁多,所以在擁有相對比較成功的經驗後,很多事務自然都會有一套相應的流程,下麵的人隻需要按部就班的去執行就可以避免出錯。在這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整體思想裡,除非是遇到宗門改革這樣的大事,否則的話不會有人想弄什麼騷操作的,因為一個不好那就真的是一身騷了。

因此每一個宗門在成熟起來後,很多規章流程自然就是固定化套路。

例如仙女宮每百年一次的瑤池宴。

例如大日如來宗每五百年一次的舍利林誦經大典。

例如萬道宮每百年一次的觀星樓祭祀。

這些都是繞不開的玄界聲勢。

同理,這些宗門每隔一定年份固定舉行的宗門大比:如什麼一年一次外門大比、三年一次內門大比、十年一次宗門大比等等,一樣是有固定的流程套路和時間。

在《玄界修士》悄然上線的未來一至五個月內,光是十九宗就有八家將會舉行內門大比。

例如,一個月後,藏劍閣將會舉行內門大比。

兩個月後,天刀門、萬道宮、龍虎山也會舉行內門大比。

三個月後,神猿山莊同樣也會舉行內門大比、大荒城則是同時舉行外門和內門大比。

四個月後,萬劍樓、大日如來宗也會舉行內門大比。其中,更是恰逢萬劍樓二十年一次的試劍樓開啟,這可是號稱整個玄界所有劍修三大盛事之一,屆時將會有無數劍修前往萬劍樓。

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這個時間段,就是蘇安然給《玄界修士》準備的爆發期。

所以在此之前,他必須再做出一張角色卡。

萬劍樓弟子.程聰。

在當世劍仙榜裡,隨著唐詩韻的下榜,程聰如今排名第四,僅次於空不悔、葉瑾萱、許玥三人之後。論才情天資,他其實不弱於前麵三人,畢竟能夠當上萬劍樓如今的“大師兄”怎麼也得有點手段才行。

可問題就在於,他和空不悔、葉瑾萱、許玥三人的對戰記錄,至今都是負的,還沒有贏過一場。因此哪怕他能夠登上萬劍樓的第七層劍閣——空不悔是妖族,沒有參與過;葉瑾萱和許玥皆是止步第六層——他的排名也依舊得在許玥之後。

不過對於程聰,老一輩的劍修都是寄予厚望的。

他們普遍都認為,程聰是屬於大器晚成的類型,一旦他踏入地仙境的話,就會是他的爆發期,成就甚至不在唐詩韻之下,反而有可能比唐詩韻先一步踏入道基境。

對於這樣一個人物的角色設計,蘇安然自然也是相當頭痛的。

因為萬劍樓的劍訣,可不拘泥於一種形式,而偏偏程聰所學劍訣之駁雜,若是按照蘇安然之前那套卡牌設計思路,一個程聰就可以做出二十多張卡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