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黃梓很苦惱(1 / 2)



推荐阅读:

“啊,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黃梓伸了一個懶腰,然後一臉心情愉悅的從自己的床上起來。

雖說修煉者早就已經過了需要通過睡眠來恢複精力的階段,但黃梓卻一直很喜歡睡覺,用他的話來說,那就是我都已經這麼強了,再修煉下去我就可以平推整個世界了,還讓不讓其他修士活啊?

所以自那之後,他就特彆喜歡睡覺,美其名曰:放鬆一刻。

隻不過,他的放鬆時刻稍微比較久,一般是十小時起步——最近則是十六小時,因為黃梓覺得前段時間一直在外奔波很是辛苦,都沒什麼時間放鬆,現在是要把之前欠下的時間都補回來。

最近太一穀迎來一段難得的和平時期,這讓黃梓流下了欣慰的老母親眼淚。

老四在老大的照料下,正在進行康複訓練,據說沒有個十年以上的時間,老四都不可能出去外麵興風作浪。

老五雖說又一次匆匆離穀,不過那家夥做事極有分寸,是太一穀裡黃梓最不需要擔心的兩個人之一。

另一個,自然就是常年在穀裡自閉的種花少女了。

而且老六、老七、老八這三人,如今也都在穀裡呆著:老六是為了照顧自己幾隻靈獸,短時間內肯定不會離開;老七從某方麵而言其實和老大一樣,都是屬於比較宅的類型,隻不過方倩雯是真的能夠種一輩子的花花草草,但許心慧就不行了,一旦她靈感爆發的話,她就會開始瞎折騰了。

至於老八,最近她都閉口不談出穀的事,甚至還很認真負責的說什麼要好好的維護檢修一下太一穀的護山大陣,順便照料一下老九和青玉的陣法——黃梓那一瞬間就知道了,這王八蛋肯定又在外麵坑了什麼人,所以回太一穀避難了。

黃梓雖說恨不得把林依依吊起來毒打一頓,但考慮到她畢竟是自己的徒弟——絕不是因為她掌控著整個太一穀的靈脈供給分配,一旦惹她報複的話,分分鐘就會把自己房間的“電”給斷了——所以黃梓決定不跟自己這個傻徒弟計較。

眼下唯一讓黃梓還有些擔心的,就是老二和老三了。

老二失蹤了超過兩百年,最後一次聯係是她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秘境,打算去一探究竟,若非她的魂燈命引還在,黃梓是真的以為她出事了。不過以老二的性子,既然她沒有發信求援的話,那麼就證明事情還處於她能夠應對的範圍,所以黃梓也就沒讓人去尋她,甚至就連最近一連串的大事,他都沒有讓老二回來。

誰知道老二現在是不是處於什麼緊要關頭。

儘管很不想開口,但是黃梓卻也不得不承認,如果哪一天他真的出事了,也隻有老二才能護住她的這些師妹師弟了——老三太傲了,劍修該有和不該有的脾氣毛病她全都有,所以一旦被敵人針對的話,老三很可能會變得相當被動。

而一想到老三,黃梓突然覺得今天似乎也不怎麼美好了。

前幾天,老三傳來了消息,西州那邊疑似出現了破碎的劍宗小秘境,她要去看一下。

西州的大宗門有藏劍閣、西門世家和大日如來宗、真元宗等,但除了大日如來宗外,其他幾家都和太一穀有著或多或少的矛盾,尤其是藏劍閣。當年為了爭個劍仙排名,死在唐詩韻手上的藏劍閣弟子是四大劍修聖地裡最多的,說和太一穀有血仇都不為過,所以如果有機會的話,藏劍閣肯定不會放過唐詩韻。

而且如果真的是當年的劍宗秘境,那麼彆管這個秘境破碎到什麼程度,作為西州東道主的藏劍閣肯定不會放過,甚至這件事恐怕就連藏劍閣都壓不下去,因為絕世劍仙榜上那些劍仙也肯定都要參一腳。

“唉,真是多事的年代啊。”黃梓歎了口氣,“一點也不讓人安生。”

“師兄。”

看著黃梓搖頭歎氣的從屋裡走出來,豔紅塵甜甜一笑。

“笑得真難看。”黃梓撇嘴。

豔紅塵楞了一下,然後才說道:“不會啊,師兄你當年說的,完美笑容要露八齒,而且距離是三米。……你看,我特意丈量過的,從我這裡距離師兄你的門口正好就是三米,而且師兄你看,我現在就露了最前麵的八顆牙齒,完全就是按照師兄您告訴我的標準啊。”

黃梓一臉無語的望著豔紅塵。

他自己都不記得有沒有說過這些話了,就算有也就是那麼隨口一說而已。

“你什麼時候丈量的,我怎麼不知道?”

“昨晚啊。”豔紅塵依舊麵帶微笑,而且笑容那是要多甜有多甜,“我這些天都在練習如何微笑呢,昨晚剛練好,所以就立即跑來丈量距離了。”

黃梓更無語了。

這特麼什麼人啊?

如果是一個美女這麼做,黃梓或許還會覺得挺有優越感的。

可一想到豔紅塵曾經是個五大三粗的魁梧男子……

黃梓就覺得自己的胃好疼。

“你怎麼還沒走?”黃梓撇嘴。

“九師侄的命盤大陣,還需要不斷微調呢,在九師侄破關而出前,我都不能走。”

“這是借口吧。”黃梓再度撇嘴。

對於豔紅塵說的話,他是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

但這事終究關係到自己的徒弟,所以黃梓也不敢真的把豔紅塵趕走。

現下太一穀裡,最重要的頭等大事就是宋娜娜的逆天改命,她必須借著蒙蔽天機感應和命盤的逆天改命,來謀求突破到地仙境的一線生機,黃梓甚至已經做好了必要時刻出手乾擾天道的準備。

但看豔紅塵一天到晚沒事就在自己眼前瞎晃蕩,黃梓就覺得相當的難受。

不行,必須得給這王八蛋找點事做。

“我說小張啊。”

“嗚嗚嗚……”豔紅塵突然就哭了。

黃梓一臉懵逼:“誒,等等,你怎麼突然就哭了呢。我這什麼話都沒說呢。”

“師兄,不用說了!”豔紅塵大手……不對,玉手一揮,臉上頓時就流露出神聖堅毅之色,“你已經很久沒這麼喊我了。不管什麼事,您開口,我都接了!”

豔紅塵變性前是男的,大名張無疆,在天宮宮主的所有親傳弟子裡排行第六,是黃梓的師弟。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