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20. 金色!傳說!(萬字大章)

220. 金色!傳說!(萬字大章)(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沒想到,藤源女會把屍體藏在神社的地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不過仔細想一想,這似乎也沒什麼毛病?

高原山大神社不像其他聚集地的小神社那樣,通常就隻有一位神官坐鎮——高原山大神社畢竟是軍武山聖地的幕後主人,所以有的是人手過來幫忙守家,還美其名曰是給軍武山聖地的新人一個鍛煉機會。

從正殿的密室通道進入,蘇安然跟在藤源女的身後,在往後的位置則是趙剛。

由始至終,不管蘇安然表現得多麼無害,藤源女也沒有信任過他。

不過蘇安然對此倒也不意外。

妖魔世界的情況比較特殊,在這個世界裡艱難生活著的人類隻會信任那些有過並肩作戰記錄的人,尤其是他們這些實力強橫的人柱力,更不會輕易信任他人。

若非蘇安然有一張投名狀,藤源女也斷然不可能帶蘇安然進入這個地下密室。

冰冷、陰暗、壓抑,甚至帶有一種微妙的恐慌壓迫感。

就是蘇安然對這個地下室的所有印象。

這讓他感到有些的詫異。

要知道,那怕是麵對牧羊人時,蘇安然的內心都沒有絲毫的恐懼和壓迫。但現在,在這個地下室裡,蘇安然卻是微妙的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危險感,他知道在這個地下密室裡,必然存在著什麼能夠殺死自己的東西。

“你這個地下室,有點意思。”蘇安然突然開口。

大概是因為他開口時所呼出的空氣,影響到了密室階梯的氣流,走在最前方的藤源女手中的火把,搖曳了一下。

不過蘇安然雖然知道,這火把雖看似要熄滅的樣子,但實際上可沒那麼容易熄滅。

那是以妖魔的臟器經過特殊手法處理後才製成的特製火把,是能夠在妖氣非常濃鬱的環境下也能夠點燃而不會受強風氣流等尋常自然因素導致熄滅的玩意。

能夠讓這種火把熄滅的,唯有來自上位種妖魔的氣勢壓製——也就是說,藤源女手中這根火把,除非是麵對十二紋這一級彆的大妖魔,否則的話斷然是不可能熄滅的。

“這裡曾鎮壓過三隻二十四弦大妖魔,本來是有機會鎮壓惡鬼的,但結果還是被對方逃了。”藤源女語氣淡然,“之前想著或許能夠鎮壓酒吞,但後來聽聞你說的那些話後,才知道是我們太小看十二紋大妖魔了。……也幸好有先生的協助,我們才不至於在麵對酒吞時吃虧。”

蘇安然笑了笑,道:“那就是一筆交易而已。”

酒吞的體格極強,尋常的攻擊根本就不可能對它造成太大的傷害,再加上他的恢複能力同樣不弱,所以如果讓他尋到一個喘息的機會,他自然能夠很快就恢複狀態。

但這並不是說,他就沒有弱點。

相比起強橫的體魄,酒吞的內臟以及免疫係統就真的是相當鶸了。

可是偏偏這家夥還嗜酒如命,所以隻要送上幾十壇下了毒的美酒,這家夥根本就不會思考事情的合理性,所以其結果自然就是被九頭山那邊的五名人柱力給五馬分屍了。

這也是妖魔世界裡,第一隻有記載以來正式隕落的十二紋大妖魔,而且還是號稱十二紋裡最強的第一紋。

縱然藤源女和趙剛還強行假裝鎮定,但是他們聽聞消息後那劇烈跳動的心臟聲,根本就瞞不住蘇安然的感知。

若非如此,藤源女哪會那麼給麵子的滿足蘇安然一切要求。

藤源女沒有接蘇安然的話,她在想什麼,蘇安然自然是清楚。

不過他也懶的跟這個女人勾心鬥角。

作為軍武山幕後的主人,同時還能以強大的影響力遙控九頭山,要說高原山大神社沒點傳承下來的禦下手段,蘇安然是絕對不會相信的。所以對於這樣的人,蘇安然素來是選擇敬而遠之,因為往往很多時候,你可能在不知不覺間就中了對方預先設下的陷阱,被對方給坑了還不自知。

“到了。”

又過了好一會,前方終於傳來了藤源女的聲音。

隻見在黑暗空間的前方遠處,有湛藍色的熒光閃耀。

這一刻,藤源女手中的火把開始變得明滅不定,就仿佛站在風口處一般,有氣流不斷的吹拂著——彆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是蘇安然卻能夠感知到,藤源女手中的火把所蘊含的能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退著。

無窮無儘的寒意,從前方湛藍色的熒光中鋪天蓋地而來。

之前讓蘇安然察覺到的死亡威脅,正隱藏在這片寒意之中。

“那就是傳說中的不腐屍骸?”

“是。”藤源女點頭,“據說當年尋到這屍骸的時候,寒氣沒有這麼強烈,是後來才逐漸變得如此強烈。……五年前,我還能距屍骸百步,現在我隻能止步於百米了。”

蘇安然眉頭一挑:“這裡距離屍骸大概多遠?”

“沒仔細算過,但想來應該是在四、五百米之間。”藤源女想了想,然後開口說道。

“四百五十米。”

蘇安然掃了一眼藤源女,然後又用眼角餘光打量了一下趙剛:“你呢?能走多遠?”

“止步八十米。”趙剛本不想說,但在感受到藤源女的目光後,他還是如實回答。

蘇安然微微點頭,心中略微有了些明悟。

四百五十米的距離不管對於蘇安然也好,還是藤源女、趙剛等人都好,其實並不算遠。

但藤源女隻能止步於百米,趙剛卻是止步於八十米,這就相當說明問題了。

以這兩人為對手,蘇安然最不想交手的並非趙剛,而是藤源女。

原因也很簡單,繼承了陰陽道和神道教兩家之長的藤源女,或許在肉搏戰方麵能力比較弱,但各種層出不窮的術法手法卻絕對能夠讓不小心的人直接翻車——黃梓就曾說過,玩法術的人心都臟。

蘇安然總覺得這話似乎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隻是一時半會間又想不起來哪有問題。

但從趙剛能夠比藤源女多走二十米的程度來看,很顯然是因為趙剛的體質要比藤源女更強一些。

“章婆婆能走多遠?”

藤源女望了一眼蘇安然,眼神裡的不明意味十足:“止步三百五十米。”

蘇安然徹底了然,心中的猜想也得到了證實。

沒有再猶豫,他邁步朝著前方走去。

單說體魄強度,彆看蘇安然的身體看起來還沒趙剛魁梧和健壯,但他所修煉的是玄界正宗的修煉法門,是一套從外到內、從上到下的全方位修煉功法——雖說《鍛神錄》更多是針對神識方麵的修煉,可不管怎麼說畢竟也是絕品功法,哪怕體魄方麵的強化效果的確不如其他同級彆的功法,但怎麼也要比妖魔世界的功法強。

這個世界的功法,更多的是一種類似於強身健體,積累和運用氣血的功法,並沒有像玄界的功法那樣,可以通過吸納靈氣來改造身體,僅這一點就可以說是高下立判。

“你猜這位上使能走多遠?”藤源女看著蘇安然的背影走了差不多百米距離,突然開口。

“應該可以在兩百五十米左右吧。”趙剛想了想,然後開口說道,“就算他是神使,有一些特殊的本事,但他的氣息強度並不比一名番長強多少,甚至還沒達到兵長的實力,兩百五十米差不多就是極限了。……程忠也不過隻能走兩百七十米而已。”

“我不這麼看。”藤源女搖了搖頭。

趙剛的臉上,露出不解之色。

“前四百米,寒氣的確傷骨,你能堅持到三百七十米,其實已經很強了,羅丁以火拳的力量催發自身的血氣熱量,借用了火屬克製的小國,倒是可以走完這四百米。”藤源女開口解釋道,“可你知道,他為什麼最終隻能止步於四百米嗎?”

趙剛搖頭。

“四百米之後的最後五十米,會有非常強烈的精神壓製,那種感覺……我說不準,但的確很不輕鬆。”藤源女歎了口氣,然後才繼續說道,“四百米之後,雖然沒有凜然的寒氣侵襲,但壓力卻要比前麵那四百米的寒氣更甚。而且從最後五十米開始,越靠前,那種壓迫力和威懾感就越強。……我止步屍骸百步外,並非我承受不住那種壓強,而是我知道,隻要我再往前一步的話,我會死。”

趙剛雙目圓睜,一臉難以置信。

“自神國屍骸開始散發寒氣開始,曆代所有大巫祭都隻能止步於百步之外,沒人能夠再往前一步。”藤源女歎了口氣,“那最後的三十米,隻有當初發現這具屍骸的先代大巫祭走過。可是不久之後,她也就死了。……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能夠走到屍骸麵前了。”

藤源女的語氣,有些蕭瑟和落寞。

趙剛也因為第一次聽到這種秘聞,而感到驚訝不已。

“看,他走完那四百米了。”藤源女看著蘇安然的背影近乎於無,心中默算了一下距離後,幽幽說道,“曾有大巫祭猜測,隻有同為神國之人的上使,才能走到那具神國屍骸的麵前。……如今看來,應該不假。”

趙剛的臉上,難以置信的震驚之色依舊。

如果說之前他還有些懷疑蘇安然的身份,那麼此時聽到藤源女的話後,他就不再這麼想了。

或許……

這位真的是出雲神國的神使?

那個傳說中的出雲神國,其實並沒有被毀滅?

不管藤源女和趙剛如何猜想,蘇安然此時的內心卻是想要罵娘。

四百米的距離,於他而言的確不算難事,當然也沒有輕鬆到哪去就是了。

他的身體還是被凍傷了。

隻不過這傷勢並不嚴重,以玄界的標準來說,也就相當於一個皮外傷而已。

但四百米的距離一過,蘇安然就感到眼前突然一黑,腦袋仿佛被人用錘子狠狠砸了一下,整個人瞬間就有一種暈乎乎的感覺,爾後他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就感到鼻腔一熱,居然有鮮血流淌出來。

也正是在這一刻,他才真正的察覺到那種死亡威脅的感覺,從何而來。

並非是那感覺仿佛可以凍結一切的寒氣。

而是這股依舊活躍著的強大精神力!

是的,從那具屍骸所不斷散發出來的精神力,依舊活躍著。

甚至因為蘇安然的到來,而開始變得沸騰起來。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精神層麵,無數精神觸須如同觸手怪一般,瘋狂的粘到了蘇安然的身上,並且還在不斷的鑽入他的意識裡,企圖侵襲到他的神海,控製並奪取他的神海控製權。

這種感覺,哪怕蘇安然從未經曆過,但他的腦海裡也在這一瞬間想起了一個玄界的專業名詞!

奪舍!

那具屍骸的主人,並沒有死!

也正是因為他還沒有死,所以他的屍身才一直沒有腐爛!

隻是不知道出於何種原因和目的,他隻能以這種如同死亡一般的假死結果,來阻止自己屍體的腐爛和潰敗。隻不過這種手段,終究也不是什麼可取之處,他能夠堅持上百年之久,這依舊可以說是他的氣血相當渾厚了。

但很可惜的是,他的這種堅持,應該也是已經達到極限了,否則的話對方不可能嘗試奪取蘇安然的神識。

要知道,蘇安然修煉的功法,可是專門針對神識的特殊強化。

或許在藤源女、趙剛等人的眼中,看不出什麼特彆之處,但如果是在精神層麵的交鋒上,卻能夠輕而易舉的感知到,蘇安然的精神壁壘強度就如同一座防禦工事齊全的戰爭要塞。一般的精神交鋒彆說侵入了,僅僅隻是一個碰撞,就能夠讓試圖入侵蘇安然神海的精神觸須直接粉碎。

剛才蘇安然在踏入四百米的分界線時,他之所以會瞬間如遭重擊,就是源自於精神層麵上的第一次交鋒。

從一開始,對方就攻勢洶湧,完全跳過了所有的接觸和試探,以一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氣勢衝了過來。

而蘇安然卻因為不清楚這裡麵的門道,隻以為就是單純的寒氣威脅,結果被對方給打了個措手不及,來自神海的精神壁壘直接就被破開了一道口子。

哪怕就算是蘇安然,也不得不承認,對方的確是精於此道的老手。

否則的話,不可能才一波接觸,就在自己措不及防的情況下強行撕開了自己精神屏障的缺口——當然,對方也不可能好受到哪去,畢竟蘇安然的精神屏障強度可不一般——但也由此可見,那具所謂的屍骸是真的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

隻是……

蘇安然瞬間就冷笑起來了。

老子的神海,是那麼好入侵的嗎?

蘇安然的雙眸一閉,整個人的氣息,瞬間就變得極淡,近乎於無。

但他卻不知道,在他的氣息徹底消失的那一瞬間,藤源女和趙剛兩人的臉色齊齊一變。

“死了?”

“不可能吧?”

藤源女一臉懵逼,然後直接就抓狂了:“他還沒告訴我們關於二十四弦大妖魔該如何對付呢,怎麼可以死!”

趙剛的嘴角抽了一下。

……

不管此時藤源女和趙剛兩人的狀況如何。

神海內,蘇安然正一臉輕鬆寫意的望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這是一個穿著武士服,而非兜甲的中年男子。

他的頭發梳理得非常整齊,並非是月代發——也就是俗稱的武士頭——反而帶有幾分英倫風,腰帶上插著兩柄太刀和一柄肋差,看起來似乎還是一名二刀流的武士。

“你,知道我?”這名武士看著蘇安然眼裡閃過的一抹驚訝,然後又恢複正常的神色,他的眼神也有多了幾分波動。

“大概知道你的身份。”

蘇安然沒有否認。

正如他聽出了對方話語裡那句“知道我”的潛台詞:知道,而非認識。

如果是妖魔世界的土著,尤其是得自軍武山和高原山兩大傳承之地的人,或許可能會在一些典籍裡翻閱過關於眼前這名中年男子的一些相關消息——當然,他並不知道,事實上早在出雲神國的隕落之前,關於他的那些記錄早就已經被人為的抹除了,否則的話,原本還叫高天原大神社的大巫祭在找到對方的屍體時早就認出對方的身份了。

所以,對方用的是“知道”這個詞。

那麼這代表的意思,自然就是另一重意思了。

“現在,是什麼時間?”

“那就要看你想知道的是哪個世界的時間了。”蘇安然笑了一聲,回答得有些隨意。

他知道對方並不相信自己說的話,所以還在詐自己。

但蘇安然還真不怕對方炸。

因為他的確是知道這些內容的——不管是地球,還是妖魔世界,他都知道。

“如果你問的是地球的話,嘿,那你恐怕已經消失好一百多年了。”蘇安然見對方不說話,便主動開口說了一句,“你是明治幾年發現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

“明治……”驟然聽到這個詞,中年男子的臉上,露出幾分懷念,“我也忘了,可能是……明治八、九年吧?”

“1875年啊……”

蘇安然又掃了一眼對方身上的裝束,然後才得出一個結論。

日本的《散發脫刀令》是1871年頒布的,但是一開始隻是禁止平民帶刀,次年頒布的是《女子斷發禁止令》。但是真正開始實施“散發脫刀”是1873年,不過那會是先從散發開始,然後才逐漸開始讓武士脫刀,隻不過這一政策並沒有實施太久,差不多在明治九年——就是1876年——的時候,因為廢刀令和秩祿處分的實施,最終導致了日本爆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內戰。

不過這場戰爭僅一年就平息了,而結果就是武士再也不能佩刀。

眼前這個中年男子說自己是明治八、九年時代的人,從其身上還佩有太刀的情況來看,顯然是武士階級的人,而且還沒有經曆過那場西南戰爭,所以如此算起來也就隻能是明治八年了。

“差不多是一百四十五年左右吧。”蘇安然聳了聳肩,“明治之後,又經曆了大正、昭和、平成三個時代。如今,已是令和時代了……你錯過了不少東西呢。”

“已經,過去那麼久了啊。”中年男子的眼裡流露出相當懷念,以及相當渴求的神色,“真想親眼看一看如今的時代呢。”

“可惜你沒那個機會了。”蘇安然搖了搖頭,“你已經死了。而且死了很久很久了。”

“那倒未必。”中年浪人突然笑了一下,“我相信,隻要我肯努力的話,一定能夠找到一條回去的路。現在,我隻是欠缺一點小小的幫助而已。……不知道你,可願意……”

“不願意。”不等對方把話說完,蘇安然就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麵對蘇安然如此乾脆利落的拒絕,這名中年男子楞了一下,有些沒反應過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