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不腐的屍骸(1 / 2)



推荐阅读:

“這是十二紋之一的冥王……”

蘇安然瞥了一眼。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冥王個屁,分明就是崇德上皇,一位苦逼的日本天皇,死後成為日本四大怨靈之一。在一般的鬼怪誌異作品裡,崇德上皇都是以怨靈、魔神的形象出現,百鬼錄記載裡也沒有他的記錄,但不知道為什麼,在妖魔世界裡居然是以十二紋大妖魔的身份出現,其形象倒是和一般的傳記故事所描述的差不多。

“這隻以武家的手段不好對付,得你親自出馬才行。”蘇安然緩緩說道,“它的力量完全來自於自身的怨念,你有淨妖手段,隻要將其怨力拔除,它就會虛弱,到時候將其斬首就完事了。”

“原來如此。”坐在蘇安然對麵的藤源女一臉恍然的點了點頭,“那麼下一個。”

記錄著冥王的十二紋卷畫,很快就被收好放置一旁,然後藤源女又拿出一副新的卷畫。

這一次,畫紙上記錄的是一名女性。

在畫冊上,她有著相當嫵媚的動人模樣,穿著一套類似於日本浴衣一樣的服飾。隻不過,卷畫裡的背景卻顯得異常的猙獰恐怖:在畫上美人的身側,是一座京觀,隻不過頭顱卻全部都是乾癟的,似乎裡麵的肉質全部都被吸吮一空,依稀可見某種絲線還纏繞在這些人頭上。

“這是誘女,它雖然隻是第十紋,但卻是十二紋裡最難纏的一位……”

蘇安然沒有聽藤源女的念叨。

隻看畫卷上的形象,以及從藤源女嘴裡道出的一些形象描述,蘇安然就知道這玩意是絡新婦。

“這玩意怕火。”蘇安然都不等藤源女說完,就直接開口了,“所以你直接讓火拳去吧,什麼都彆管,就盯著她的身體打,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彆被蛛絲纏上。”

傳聞中,絡新婦會在深山老林裡勾引年輕健壯的男子進行特殊的有氧運動,但卻極為排斥多人運動。在進行有氧運動的時候,她會為目標的腳踝纏繞一圈蛛絲,之後當她原形畢露嚇跑自己的運動對手時,她就會把毒液透過蛛絲注射到對手體內,讓對手渾身乏力,麻痹對手的神經。

之後,就是見證絕望的時刻——絡新婦會當著對手的麵蠶食對方的身體,那種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內臟、血肉都被消融吞食,絕對足以讓任何人的精神崩潰。而等到將對手的內臟都蠶食乾淨後,她就會摘下對方的腦袋,以秘法保持對方在接下來的數天內都不會死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殘軀腐爛,然後在絡新婦的猖狂笑聲裡帶著各種各樣的怨念情緒死去。

在百鬼錄裡,絡新婦不是最強的妖怪,但卻是最難纏、最殘忍也最可怕的妖怪。

藤源女不知道絡新婦的可怕,但她顯然也並沒有了解十二紋大妖魔和二十四弦大妖魔都有些什麼來曆的打算。

聽蘇安然給出了解決方案後便點了點頭,不再言語,轉手又拿出了一張新的畫卷。

“這是二十四弦之一的上二弦。”藤源女開口說道。

“二十四弦?”蘇安然挑了挑眉頭,“十二紋你才拿出來七位吧。”

酒吞、大天狗、滑頭鬼、殺戮鬼、惡般若、崇德上皇、絡新婦,這就是藤源女拿出來的七副記載了十二紋大妖魔的畫卷。

而除了滑頭鬼之外,其他六位蘇安然也都給出了相關的解決方法——事實上,此時蘇安然給出的僅有五種,因為滑頭鬼並非惡鬼,作為百鬼之主的他隻要不受到挑釁的話,他是不會針對人類的,可以說他是日本為數不多對人類保持著善意的妖怪了。

至於酒吞,則已經被九頭山那邊順利解決了,否則的話此時蘇安然也不會有和藤源女坐下來商談的機會。

當然,因為蘇安然給出解決酒吞的情報的真實性,所以宋玨也已經在軍武山的翻閱那些關於武技傳承的書籍,陪同隨行——或者說監視的人,則是陰匕章婆婆。

山斧趙剛,正跟在藤源女的身邊。

眼下,蘇安然正在高原山大神社的正殿內。

“我們所知道的關於十二紋的情報,就隻有這七副畫卷。”藤源女開口說道,“一紋酒吞、三紋長鼻、四紋巨顱、七紋冥王、十紋誘女、十一紋殺戮鬼、十二紋惡鬼。”

七副關於十二紋大妖魔的畫卷裡,隻有酒吞、殺戮鬼的畫卷上寫有名字,剩下的五副都沒有名字,所以那些讓人吐槽**滿滿的名字,就是以前的大巫祭所取的——大天狗隻因為戴著一個長鼻子麵具,就被稱為長鼻;滑頭鬼因為腦袋大得有些離譜,像喝了某奶粉長大的孩子,就被稱為巨顱。

蘇安然剛聽到這幾個名字時,他一時半會間竟不知道這槽該從哪吐起比較好。

但此時顯然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蘇安然敏銳的注意到,藤源女說這話的重點。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