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18. 交易(二合一)

218. 交易(二合一)(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和宋玨兩人並沒有再去理會其他的問題,他們兩人就朝著軍武山直奔而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除了入夜時的必要休息,其他時候兩人根本不做任何停留,那怕就是途徑一些神社、莊子的時候,能不進入他們也不會進入;實在迫不得已必須得進入,也會提前找好一個借口,儘量避免和其他獵魔人打交道。

如此過了十來天,兩人也終於趕到了軍武山。

蘇安然沒有去過妖魔世界的其他山脈,不知道其他山脈是什麼情況。

但是軍武山這邊,倒是有一條直通山頂的石階,而且看這條石階的乾淨程度,顯然是經常有人維護打掃的。

隻是此時,軍武山這裡卻是顯得異常的寧靜,寧靜到讓人覺得相當的詭異。

蘇安然和宋玨彼此對視了一眼,心中已有幾分了然。

“既然有人來迎接我們了,又何必避而不見呢。”蘇安然吐氣開聲,如海浪般滾滾湧動,最後更是化作雷鳴般的震動,將軍武山刻意營造出來的寧靜徹底擊破。

“好手段。”一名單手提著一杆長柄戰斧的中年男子,突兀的從山中階梯上走下來。

雙方明明相距不過百來米而已,按理而言這個位置隻要蘇安然和宋玨抬起頭就能夠發現,可剛才二人卻是偏偏沒有看到對方,這讓蘇安然和宋玨心中一緊,已經意識到對方的手段。

領域。

唯有領域,方能讓蘇安然和宋玨兩人對近在眼前之人視而不見。

“山斧?”

“是。”提著巨斧的中年男子,不僅赤足,上半身同樣**著,能夠清楚的看到他渾身結實的肌肉,他的下半身穿著一條褐色的麻布長褲,隻是褲腳翻卷顯得有些破破爛爛的。

但不管是蘇安然還是宋玨,可一點也不敢小覷這個看起來像是窮得買不起衣服的人。

隻因為,他的實力已是站在這個世間最頂峰的那一撮人。

“你是如何發現我的‘不動域’?”

“太安靜了。”蘇安然沒有拿捏,老老實實的開口說道。

他可以在張海、張洋等人那裡裝逼,但卻不敢在這位中年男子麵前裝逼。雖說他如果真想殺了對方的話,也是有辦法的,但那卻是會動用到他身上的兩張底牌之一,在眼下還不需要動用底牌的時刻,蘇安然並不想那麼早的暴露自己的真實實力。

“我叫趙剛。”山斧點了點頭,開口自我介紹了一句,“軍武山傳承者之一。”

軍武山六大傳承,以弓、槍、拳、斧、匕、刀為主,輔以疾如風、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霆等六個核心理念,為妖魔世界苦苦掙紮著的人族撐起了半壁江山。

另外半壁,是九頭山傳承撐起來的。

而作為三大傳承聖地之一的高原山大神社,實際上並不公開招收弟子,具體是如何運轉的,沒人知道。

人們唯一知道的,就是想要在妖魔世界設立新的聚集地,都必須上高原山大神社求一尺除妖繩,以此設立淨妖區域和鎮妖石,如此方能保證一個聚集地不會受到妖魔的侵襲。

但是在經曆了天原神社的牧羊人屠殺事件後,蘇安然卻也已經知道,這不過隻是一個幌子而已。

淨妖區域的確是有效的,但是這個效果卻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強大,它隻能用於阻擋一般的大妖魔而已,若是來襲的敵人是二十四弦這一級彆,那麼也就隻能起到一定的削弱效果。

蘇安然甚至猜測,如果是十二紋大妖魔來襲,那麼恐怕連削弱效果都不會有。

“章婆婆呢?”蘇安然問了一聲。

軍武山在有四位人柱力,分彆是林槍、火拳、山斧、陰匕,如今的雷刀尚在成長之中,風弓則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繼承人。不過因為配合九頭山對酒吞設伏之事,軍武山派出了林槍和火拳兩人,所以如今留守軍武山的隻有以防禦著稱的山斧趙剛,以及陰匕章婆婆。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謹慎了嗎?”

一聲輕咳,一道略顯蒼老的嗓音,自蘇安然的身後響起。

宋玨顯然嚇了一跳,整個人差點就擺出戰鬥的架勢——若非蘇安然攔住,宋玨肯定無法那麼快鎮定下來。

在看到趙剛的那一瞬間,蘇安然就已經知道,軍武山給自己的下馬威不可能那麼簡單。

他雖不知道這兩人的具體能力是什麼,但從字麵上去推測,陰匕的核心理念既然是“難知如陰”,而且還是匕首短刃這種武器,也就不難猜測對方真正擅長的能力是什麼。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哪怕章婆婆的聲音就在自己三米不到的身後響起,蘇安然也依舊穩如老狗。

“知道章婆婆的大名,不謹慎點不行。”蘇安然回頭望向章婆婆。

這是一個滿頭銀發的老嫗,臉上、手上都有明顯的老人斑,看模樣應該也有七十歲上下,但對方隻是略微有些駝背,除此以外整個人都顯得相當的精神——這一點就讓蘇安然的內心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了。

他很清楚,妖魔世界是如何對待這些老人的。

他和宋玨這半個多月的沿途趕路,沒有在任何一個聚集地裡見到哪怕一位老人。

通常年級最大的,也就是四十來歲,氣血已經衰退得非常厲害。而這些人,大概也知曉自己接下來的命運,所以在他們的臉上並沒有看到任何色彩,有的隻是對生活的麻木,對死亡的平靜,以及對家人的那一分不舍。

可眼前這位章婆婆,她的雙眼並不渾濁,有著不下於年輕人的神采和精氣神。若非她身上的氣血流動氣息實在太過薄弱,生命力也如同風中殘燭一般,似乎隨時都會熄滅的話,蘇安然都要以為對方是哪個妙齡少女喬裝假扮的了。

蘇安然望了一眼趙剛和章婆婆,臉上倒是露出一個笑容。

彆看趙剛和章婆婆兩人站位似乎相當隨意,但這一前一後的夾擊姿勢,卻也同樣沒有絲毫隱瞞的意圖。蘇安然知道,如果他和宋玨接下來的回答無法讓兩人滿意的話,恐怕這兩人就會暴起將他們擊殺於此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蘇安然才會露出笑容。

一個真誠的笑容。

“我和我妹妹來這裡,是有事相求的。”

“什麼事?”趙剛開口。

“我妹妹需要借閱一下你們關於劍法方麵的傳承知識。”蘇安然開口說道,“隻需要基礎和進階的部分即可,關於雷刀的相關部分,我們並不需要。”

“這是我們軍武山的傳承,你們如果想要學習的話,隻要拜入我們軍武山,然後通過為期五年的考核評估……”

“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蘇安然搖頭。

“那就免談。”趙剛的態度相當強硬。

“你知道嗎。”蘇安然搖了搖頭,“如果你們軍武山四位柱力都在的話,我或許會想其他方法,但是如果隻有你和章婆婆的話,我其實是可以殺了你們,然後大搖大擺的上山的。”

趙剛臉色一沉,身上的氣血已經開始湧動。

而在蘇安然和宋玨身後的章婆婆,氣息也開始變得飄渺不定。

“章婆婆,你最好不要真的讓你的氣息消失,否則的話我們就真的隻能出手了。”蘇安然頭也不回的說道,他的目光始終鎖定在趙剛的身上,但卻沒有人注意到,蘇安然的右手上已經扣著一張符篆。

那是唐詩韻留給蘇安然的最後一張劍仙令。

也正是這張劍仙令,讓蘇安然敢於無視趙剛這位近乎於擁有凝魂境鎮域期實力的強者。

這是蘇安然的兩張底牌之一。

“現在的年輕人,不僅謹慎,還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章婆婆的聲音,陰惻惻的響了起來。

“我沒有一見到你們就立即出手,有部分原因也是敬佩你們。”蘇安然淡淡的說道,“因為我知道,如果我殺了你們的話,那麼人族和妖魔之間的平衡就會被打破,屆時人族恐怕就再也無法幸免了。……我畢竟是人族的一員,所以自然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

趙剛和章婆婆兩人都沒有說話,但他們兩人也並沒有就此鬆懈,依舊保持著警惕的態度直視著蘇安然。

“唉。”如此對峙了片刻後,蘇安然才輕輕的歎了口氣,“我想見大巫祭,我們……來談個交易吧。”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