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神使?(1 / 2)



推荐阅读:

“我沒想到你會留手。”

劍修的殺性有多大,宋玨還是有所耳聞的。

尤其是太一穀出身的劍修——在玄界裡,公認的地仙以下殺性最重的劍修,就是唐詩韻和葉瑾萱兩人。這兩位一位殺得萬事樓不得不修改榜單排名的公布時間;一位曾讓整個玄界各個二三流門派如鵪鶉般瑟瑟發抖,深怕半夜就看到葉瑾萱突然出現在自己家門前。

所以對於太一穀出身,又是走劍修一途的蘇安然,玄界自然不可能放心。

尤其是蘇安然還有好幾次輝煌戰績,更是彰顯了他也不是一個易與之輩。

因此剛才蘇安然隻以無形劍氣教訓那幾人,給他們一點小小的苦頭,卻並沒有讓他們屍首分離,這就很出乎宋玨的猜想。

蘇安然斜了一眼宋玨。

這孩子不僅心思直,頭還很鐵。

“我殺了裡麵的人,然後呢?再把整個海龍村也給屠了?”蘇安然撇嘴。

“也不是不可以。”

蘇安然嚇了一跳。

宋姑娘,看不出來啊?

你長得文文弱弱的,心思竟是如此狠毒?整個海龍村起碼四百來人,你說宰就宰了?

“你比我還狠。”良久,蘇安然吐出一口氣。

宋玨歪著頭,眼裡有些不解。

“在秘境裡,尋到寶物時遇到對手或者突然遇到彼此之間有仇恨的對手,我們不也是直接下狠手嗎?而且為了避免事後出現一些沒必要的爭執,不也是選擇把所有知情人都滅口嗎?既然萬界和秘境沒什麼區彆,我們又的確需要軍武山的知識,那麼對方不願給,我們自然隻能自己拿了,所以在這個過程裡把這些人全部解決了,不也是一種善後處理的手段嗎?和我們在秘境裡做的事有什麼區彆呢?”

宋玨說這話的時候,很平靜,也很淡然。

她沒有流露出激動或者亢奮的情緒,最多也就是帶著幾分不解而已。

但蘇安然聽完之後,卻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不一樣的。”最終,蘇安然還是搖了搖頭,語氣有些蕭瑟,“那些是敵人,但是這個村子裡的……都隻是普通人而已。甚至就連剛才信坊內的那些人,其實也不過隻是想要努力活下去的普通人而已。”

“我們,也隻是想要活下去的普通人啊。”宋玨眨了眨眼。

她能夠感受到蘇安然的情緒突然低落了許多,但是她不明白蘇安然的情緒為什麼會突然變得如此低落。

而蘇安然,也的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地球生活的經曆,讓他除非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否則他很少會真正的大開殺戒。而且哪怕就算是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他通常也都是隻針對自己的敵人,幾乎不會牽連無辜。並沒有因為力量的逐漸強大,就導致心理失衡,或者產生其他膨脹的心理,再加上自己師門裡一眾師姐的緣故,讓蘇安然清楚的意識到,他並非這個世界的主角。

所以,蘇安然並沒有嗜殺成性,自然也做不出屠村的行為。

甚至因為之前程忠在麵對牧羊人時的表現,蘇安然在信坊裡也沒有對他下手。

可從小就經曆過一場顛沛流離的生活,幾度差點喪命,再加上玄界的環境因素使然,宋玨的思維方式就和蘇安然截然不同了:她沒有嗜殺成性,也不會無緣無故的迫害他人,但任何阻礙她大道之路的人,都會被她毫不留情的當作敵人。而麵對敵人時,她自然也能夠做到足夠的冷酷、冷血、冷漠,並不會因此而感到內疚。

蘇安然再度歎了口氣,沒有說什麼。

妖魔世界裡的人,隻是努力掙紮著想要活下去,不想成為怪物的食糧——在和程忠的問答裡,當蘇安然知曉了如今人類隻是占據了整個妖魔世界的一角,向外延伸的道路都被妖怪卡住的時候,他就知道在這個世界裡,人類不過隻是妖魔圈養起來的兩隻羊而已。

同樣的道理,宋玨也隻是想要活下去,想要以拔刀術作為自己的第二神魂塑造根基,以此來構築自己未來的領域、小世界,否則的話隻憑她這次在龍宮遺跡秘境裡的收獲,就已經足夠她凝聚自己的第二神魂了——因為太一穀和妖盟在龍宮遺跡秘境裡打得腦漿子都噴出來,整個秘境被毀了小三分之一,或許也因此牽連到整個龍宮秘庫的運轉機製,隻準拿取一件秘寶的限製被解除後,人族這邊是賺得盆滿缽滿。

但也正因為如此,人族最終還是爆發了好幾場慘烈廝殺——他們沒有和妖盟打起來,反倒是因為爭奪寶物而和自己人打了起來,蘇安然在知曉這個結果後,他的心情其實是相當複雜的。

很快,蘇安然和宋玨就啟程離開了海龍村。

……

“他們走了。”在收到蘇安然和宋玨兩人離開的消息後,張海突然鬆了口氣,“我說程先生,你到底是在哪找到這兩個……怪物的?”

張海的臉上,還帶著幾分心驚。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