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無形……(1 / 2)



推荐阅读:

信坊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其他人不知道蘇安然和宋玨的底細,但是程忠可是一清二楚,而聽過程忠描述的張海,同樣也是知道一些秘密。

以他們海龍村的底蘊實力,自然是不怕牧羊人的,就算遇到牧羊人進攻,也能夠擋得住,雖不至於一蹶不振,不過估計也是一個傷亡慘重的結果,畢竟不管怎麼說,二十四弦這個級彆,也是對應大將的水準。

但要知道,這是以“海龍村”整個村子作為單位,而不是單純依靠個體實力。

可蘇安然和宋玨兩人?

就這麼把處於【牧場】裡的牧羊人都給宰了——沒有任何花巧,完全就是撼正麵的把牧羊人給殺了。

張海自認自己是做不到的,就算搭上整個海龍村,也做不到!

他的海龍村不怕牧羊人,那是因為他相信付出足夠大的代價後,足以擊潰牧羊人的攻勢,迫使對方退卻——雖然損失必然慘重,但牧羊人那樣的損失也絕不會小,起碼能夠換來最少十年的安全期。

所以稍微推想了一下,張海就沒有膽氣和蘇安然、宋玨硬碰硬。

原因自然很簡單。

他們既然能夠殺了牧羊人,那麼想要屠了他的海龍村同樣不難。

“退下!”張海臉色陰沉的吼道,“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

那名已經站到蘇安然麵前的年輕男子,臉色瞬間變得更加難看了。

他轉過頭難以置信的望著張海,但看張海臉色陰沉的幾乎能夠滴水,他似乎也意識到什麼,默不作聲的就退回原位。

妖魔世界裡,人族的處境非常凶險,或許一些勾心鬥角之類的伎倆還停留在比較表層,也不怎麼會掩飾自己的情緒和心態,講究有仇當場就報了的觀念。但誰也不是傻子,在這種力量大就足以稱王的規則下,力量最大的那個都得低頭,他們自然知道彼此之間存在很大的實力差距。

不過,也不全是都相信的。

至少總會有人認為,蘇安然和宋玨很可能是憑借自身的背景來壓人。

這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蘇安然和宋玨是程忠帶來的,程忠是雷刀的繼承人,是軍武山未來的柱力之一,而且他還是出身於九頭山傳承裡如今有柱力坐鎮的九頭村,妥妥的名門子弟兼天才少年模版。

因此能夠和程忠說得上話的,肯定也是出身大富大貴的人家,怎麼都要比沒有靠山的海龍村強。

這也是海龍村此時聚集在信坊裡,除了張海和程忠以外其他人的想法。

蘇安然和宋玨直接找上門來的操作實在太出乎張海和程忠的預料了,以至於張海和程忠都還沒來得及跟其他人說明情況。

“哥,彆那麼嚴肅嘛。”一名年紀並不算大的年輕人笑著說了一句,“嘿,兄弟,你沒頭沒腦的找上門,就要我們說出傳承聖地的位置,沒這樣的道理啊。”

蘇安然望了一眼這個年輕人。

對方和張海有幾分相似,但是年紀要輕許多,估計還沒過二十歲。

他是這個房間裡,唯二的兩名番長之一,顯然就算是在妖魔世界裡也可以算是當之無愧的天才。

“張洋,你特麼給我滾回來!”張海勃然大怒。

“哥!”張洋臉色同樣也有些難看。

他覺得太沒麵子了。

蘇安然望了一眼張海,然後突然笑了起來。

這個笑容,讓張海感到一陣心悸。

“那怎樣才能算道理?”

“張洋,你給我閉嘴!”張海吼道。

但是張洋卻沒有理會張海,而是笑道:“我們切磋一下吧,你隻要能夠贏得了我,那麼我就告訴你怎麼走。”

蘇安然看著張洋。

他能夠看到對方臉上的得意之色,還有眼裡的躍躍欲試和強烈的自信心。

蘇安然說不出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但他猜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天才所獨有的優越感了,他依稀記得自己曾在世子、劍神、天師以及蘇小小、殷琪琪、金錦等人的身上看到過。

前麵那幾位如今如何,他不知道。

但是金錦以及他的跟班賀武,蘇安然在幾個月前還是見過一次的:他們身上那種來自玄界修士的優越感已經被徹底洗刷乾淨,取而代之的是被社會狠狠的毒打過一遍後的謹慎、圓滑、世故,再也沒有那種“天老大、我老二”的不可一世模樣。

眼前的張洋,和當初的金錦,何其相似。

蘇安然搖了搖頭。

卻不想,這個反應落在張洋的眼裡反倒是有了彆的意思。

“你放心,我們之間的切磋,就是點到為止,我會注意的,絕不會傷到你分毫。”張洋得意洋洋的說著,卻沒看到在他背後的張海臉色已經變得一片烏黑。

張海已經不打算說什麼,他直接邁步過來,打算將自己的弟弟徹底拿下,省得他繼續胡言亂語。

但蘇安然也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我不會和你切磋的。”

蘇安然開口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