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不給麵子(1 / 2)



推荐阅读:

“兩位,住得可還習慣?”

“還行。”蘇安然笑了笑,“比我們早先住的地方,要好上許多。”

“那就好,那就好。”

一名身形魁梧的年輕光頭男子,臉上不由得露出憨厚的笑容。

蘇安然和宋玨也回以一笑。

畫麵看起來頗為和諧。

但實際上,蘇安然和宋玨早就已經過了通過對方臉上的表情來判斷對方情緒的時期——玄界的老狐狸一抓一大把,如果隻是簡單的通過對方的表情就來判斷對方的真實想法,早就被人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

這是蘇安然和宋玨來到海龍村的第二天。

眼前這名體型魁梧的光頭男子,正是如今海龍村的村長。

因為妖魔世界的特殊性,所以這裡的聚集地首領並不是祖傳製度,而是能者居之。

張海,是海龍村的第十三代村長,他的曾祖輩和父親也曾是海龍村的村長,嚴格意義算下來,他還是個標準的衙內。

隻不過這等衙內身份,在海龍村並不少,除卻張海的張家外,還有徐家、曾家、趙家等,都是祖上曾有人擔任過海龍村村長家族。隻不過隨著時間的消逝,這些家族有起有落,但終究也漸漸發展成一個規模頗大的家族,如此一來自然也就造就了海龍村的興盛和強大。

在海龍村的海龍神社,可是有四間寶物殿,分彆供奉著張家、徐家、曾家、趙家的祖輩所使用過的名器——妖魔世界,神兵總共也就九把,如此一來自然也就導致名器的珍貴性,所以通常在一些大家族裡,名器就如同鎮壓一族氣運的神兵,不可輕易動用。

“對了,怎麼沒看到程兄弟呢?”

“他還在信坊等回信呢。”張海笑著說了一句。

“原來如此。”蘇安然點了點頭,沒有就這個問題繼續多問。

雖然他不太清楚為什麼寄信出去後要一直在信坊等回信,但他知道張海在這裡設了個陷阱,正打算引誘自己深入詢問相關問題,所以蘇安然自然不會如對方所願。

見蘇安然似乎沒打算多問,張海臉色平靜如初,但眼裡還是有一抹遺憾。

一旁的宋玨全程都在旁觀,隻有張海把話題轉移到她這裡時,她才會開口回答幾句,但話題也很快就會結束,並沒有給對方深入交流的機會——這一點倒是相當符合宋玨此時的身份人設:作為妹妹的她,在有兄長在場的情況下,自然輪不到她過多的發言;那怕就算被揭穿第二身份,作為武士身份的她自然也沒有多言的資格;同理在第三層身份中,她是神社大巫女,這等應酬問詢之事自然也沒資格勞煩到高貴的她,或者說,起碼張海的身份還不夠格和她平等對話。

蘇安然給宋玨設計的人設,可不是腦子一抽就想出來的,而是完全遵從了宋玨的性格特征進行的設計,力求不管哪個層次的身份暴露,都不會讓任何人產生懷疑。

隻不過如此一來,氛圍自然都顯得相當尷尬。

所以張海並沒有逗留太久,彼此又交談了一小會後,他就選擇告辭離開。

作為這臨時住所的臨時主人,蘇安然起身相送,雙方又在門口拜彆後,蘇安然很快就轉身返回。

隻是,當雙方同時背對彼此之後,不管是張海還是蘇安然,兩人的臉色瞬間都變得陰沉下來。

“他在試探我們。”回到屋裡,宋玨率先開口說道,“估摸著程忠這次沒出來見我們,應該也是在懷疑我們了。”

“很正常。”蘇安然點頭,“不過也怪我自己大意了,之前在天原神社那邊,看程忠的表現也就沒有太在意,原來那家夥從那時開始就在演戲了。”

之前蘇安然還沒反應過來,此時看到張海的表現後,他才猛然醒悟過來。

信鳥的信息傳遞,自然不慢,畢竟是這個世界唯一一種傳訊手段,尤其是信鳥還有一定的妖魔血統,這也使得信鳥能夠在入夜的時候繼續趕路,不至於像人類那般必須尋找庇護所。

但程忠已是兵長,如果他不顧一切的趕路,除了入夜時必須尋找一個庇護所休息外,並不見得速度就會比信鳥慢多少。

以蘇安然的估算,大概也就是跟信鳥前後腳的時間差。

如此一來,在程忠趕到海龍村將消息傳遞給張海後,他們就應該繼續啟程,而不是在這裡逗留耽擱時間。

甚至極端一點來說,程忠完全可以帶他們按照原計劃趕往春風莊,然後把牧羊人尾隨偷襲的事情告訴春風莊的莊主,由他派人前往海龍村,然後程忠繼續帶著蘇安然和宋玨一路前進。如此一來,甚至能夠在自己等人抵達軍武山時,恰好加入軍武山的會議召開——蘇安然可不信遇到這麼大的事,軍武山會連個商討會議都沒有。

但是,程忠沒有選擇此種做法。

而是在海龍村這裡浪費時間。

蘇安然和宋玨都不是蠢人,之前沒留心也就罷,此時心中起疑,哪還會沒有發現前後矛盾之處。

“怎麼辦?”宋玨詢問道。

蘇安然沒有立即回話。

他皺眉思索。

“不按照原計劃行事,我們直接找程忠攤牌。”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