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懷疑(1 / 2)



推荐阅读:

妖怪不同妖魔。

不管是玄界還是任何一個世界,妖魔的本質其實就是另一種生物的進化方向,所以歸根結底,力量與生命的本源都是來自於心臟、大腦等要害部位。

或者說,再深入確切點,那就是神魂、靈魂之流。

但是妖怪不同。

妖怪雖有個“妖”字,但實際重點卻在一個“怪”字上。

而這個怪,指的便是怪異、怪相之意。

飛頭蠻,蘇安然不知具體的情況是什麼,但是他還是知道,這種玩意的本質其實是一種魂魄類型的精怪。它通過吞噬生者靈魂,從而將自身轉化為目標的形象,仿照目標的形象、行為等,進而達到與目標的某種思維意識共鳴,從而進行捕捉獵物。

根據誌異之說,飛頭蠻隻有在深夜時才會顯形進行捕獵,而被飛頭蠻憑依的目標因為意識被共鳴的緣故,所以也並不會知曉自己已死——在島國從平安時代到江戶時代的傳說裡,那些無頭屍往往就是飛頭蠻作祟。

而在江戶時代之後的明治時代,這類異象的減少,就跟偉大天朝的“建國後不許成精”律令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畢竟從明治時代開始,陰陽道被斥為邪魔外道,不僅逐漸遠離政治中心,同時也跟“破四舊”一樣遭到清算打壓,最終成為了一些民俗文學的編外傳說。

蘇安然看著此時摔落在地的兩瓣飛頭蠻首級,正以極快的速度迅速枯萎縮小,最終變得如同核桃一般大小的模樣,內心也不由得鬆了口氣。

妖怪的怪,是怪異、怪相,所以他們可不存在心臟之類的要害,必須得更具針對性的攻擊,才能真正的消滅這些妖怪。

例如飛頭蠻,其真正的要害就在於頭部——不是斬首即可,而是要以豎劈的方式將整個頭顱切成兩瓣。當然,你如果丟進絞肉機裡攪碎的話,那也是可以的。

至於雪女、風鬼等島國的誌異裡所說的妖怪,為什麼明明並不算強,但卻很讓人頭痛,近乎於無解——大概就是憑什麼一張SR的卡能夠擁有ssr的麵板,甚至打出相當於ur的傷害效果——就是因為他們本身的“怪異”是一種自然現象:雪女源於風雪的存在,風雪越強則雪女越強;風鬼則是源於颶風氣流的存在,多出現於台風等區域。

所以在沒辦法解決這種自然現象之前,對這類妖怪自然是無計可施。

很多時候,陰陽師寧願對付諸如酒吞童子、大天狗等之流的妖怪,也不願意去找雪女、風鬼、火男的麻煩,就是因為這類妖怪應對起來相當的棘手和難纏,需要準備的前期工作實在太多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飛頭蠻也屬於這類特異妖怪,因為它是從“念”裡誕生的。

諸如怨念、愛念、思念等等,

這也導致了飛頭蠻不能直接歸入“惡”的行列,得看它具體是從哪種念裡誕生出來的。但不管是哪種念,想要消滅飛頭蠻都必須付出最少一條人命的代價——在飛頭蠻憑依之前,作為最純粹的念,它是不死不滅的,隻有讓其憑依顯化,擁有了“頭”的概念後,才能夠將其徹底消滅。

不過蘇安然至少可以明確一件事。

化身牧羊人的飛頭蠻,絕不是什麼善念之類的玩意。

“解決了?”宋玨問道。

“嗯。”蘇安然點了點頭,“這次應該是真的死了。”

蘇安然拿劍挑了挑核桃一樣的飛頭蠻殘留物,然後這兩塊“核桃碎”就化作一縷灰黑色的輕煙,隨風飄散。

周圍空氣裡那種奇特的妖氣氛圍,也伴隨著這縷輕煙的消散,真正的徹底消失。

蘇安然和宋玨都是對氣息極為敏感之人,此時略一感受了周圍的環境氛圍,就能夠判定清楚,牧羊人是真的被解決了,因此兩人也很快就放鬆下來。

“你們……你們……”但是不同於蘇安然和宋玨的放鬆,程忠完全就是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他到現在還無法相信,蘇安然和宋玨兩人怎麼可能將牧羊人殺了的?

甚至,嚴格算起來,宋玨都不能算是殺了牧羊人的真正主力,她最多也就是從旁掠陣,壓製住那些噬魂犬而已。

在妖魔世界裡,實力的差距等階劃分相當明顯。

十二紋對應的就是人柱力。

二十四弦對應的就是大將。

大妖魔對應的則是兵長。

強妖魔對應的是番長。

妖魔對應的是組頭。

再往下則是妖異和對應的刃。

每一個階級的劃分,是由無數獵魔人先輩用鮮血澆灌出來的鐵律——當然,實際上這並非是絕對,偶爾也會有一些比較特殊的個例,但那終究是極為罕見的個例,因此自然也不能算是常規法則。

在正常情況下,程忠自忖如果遇到牧羊人,憑借雷刀的傳承力量,他就算敵不過起碼也有一半的逃生幾率,再不濟也就是付出重傷的代價方能逃遁。當然,這種正常的情況下指的是在白天,如果在夜晚的話,那麼他的逃生幾率還會再縮減一半,但也並非全然是坐以待斃,願意舍棄一些什麼的話,還是有機會逃生的。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