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12. 妖魔?妖怪!

212. 妖魔?妖怪!(1 / 2)



推荐阅读:

身軀落地。

梟首的頭顱自空中落下,在地麵骨碌碌的滾了幾圈,沾上了無數的泥塵。

牧羊人的臉上,流露出震駭莫名的神色,顯然他自己也完全沒有預料到,會是此等下場。

事實上,若非蘇安然與宋玨這兩人在,以他所具有的領域能力,的確能夠硬生生的耗死程忠——以大威嚴雷光所需要消耗的力量,縱使程忠不惜性命的出手,最多也就隻能出手五到六次,屆時他就會因生命力枯竭而亡。

也正是程忠的作為,才讓蘇安然明白,為什麼之前臨山莊的莊主兼神官的赫連破,明明還未半百,卻猶如風中殘燭。

原來是因為生命力消耗過多導致根基嚴重受損,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種傷及根基的問題,哪怕就算是玄界,也近乎等同於絕症——以上宗上門的底蘊,傾全宗門之力和資源,或許能有回天之力,但最多也就隻能救治一人,整個宗門也就基本等同宣告破滅了——更遑論妖魔世界了。

所以,如果不是牧羊人出門沒有翻看黃曆的話,單憑他的實力,的確是吃定了程忠。

隻可惜,世上並沒有如果。

因此牧羊人心臟破碎,腦袋搬家。

大量四散逃竄的噬魂犬,雙眸中的紅芒漸漸消失,仿佛失去了動力的傀儡,摔倒落地。

它們的皮肉,很快就化作了一灘散發著惡臭的黑泥,不見骨架。

陰暗無光的陰界,也漸漸消散。

隻是此時,外界也已開始進入至暗之時,所以縱然陰界開始消散,也不複明亮。

唯一算得上的,僅僅隻是那種逼仄壓抑到讓人近乎於喘不過氣的恐怖氛圍,也緊接著消失了。

程忠,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這一切。

“這……”

他看了看身旁的宋玨,不明白宋玨剛才那是什麼手段。

然後又看了看蘇安然,更加無法理解,為什麼氣息比自己還要弱的蘇安然,居然能夠殺得了二十四弦之一的牧羊人,那可是相當於獵魔人大將的大妖魔啊!

就算天原神社的鎮妖石還沒被汙染,神社內的淨妖效果還能夠壓製住牧羊人,最多也就是略微降低他的個體實力而已,根本就不可能壓得住他的其他能力,畢竟坐鎮中樞的趙神官都被摘掉了腦袋。

是以,程忠是真的無法理解。

殊不知,像牧羊人這種本體實力並不如何強大,純粹就是靠領域內的噬魂犬橫行霸道的妖魔,正好就被蘇安然這種以殺傷力著稱的劍修克得死死的。

淨妖區域所削弱了的效果,剛剛好將牧羊人的肉身硬度降到蘇安然也能夠造成傷害的水準——簡單點說,就是能夠破防了。

至於無從壓製的領域能力,實際上也是因為牧羊人的領域【牧場】效果有限:若是打消耗戰的話,那麼彆說蘇安然隻有一人了,就算再來十個也恐怕無濟於事。畢竟誰也不知道,牧羊人到底成名多久,他又利用這個領域殺害了多少人,領域內到底儲備了多少惡魂。

隻看那前後幾波源源不斷的噬魂犬,若是沒有上萬人,蘇安然是斷然不信的。

但讓牧羊人更沒有想到的,恐怕是宋玨的術法將他的噬魂犬克得死死的。

陰陽術法,既然取了“陰陽”二字,那麼自然也是有針對這類靈魂殺傷的法術——在玄界的發展曆史裡,神鬼道法、推演卜算、風水堪輿等等之流的術法,都是可以歸類到陰陽術法的類彆裡。所以彆說是針對鬼魂之流,就算牧羊人能夠製造僵屍之類的生物,宋玨照樣有手段可以應付。

當然了,陰陽術法在對付鬼魂活屍等方麵的殺傷力,自然是比不上兩大雷法的,隻是勝在手段更全麵而已。

望了旁邊有些呆若木雞的程忠一眼,宋玨走向蘇安然,黛眉緊蹙。

蘇安然看著宋玨,見對方臉上神色凝重,旋即開口:“你也感覺到了吧。”

“恩。”宋玨點頭。

“那看來不是我的錯覺了。”蘇安然吸了口氣,目光再度落向已成無頭屍的牧羊人。

雖說周圍的空氣裡,並沒有太過濃鬱的妖氣——以除妖繩所布下的淨妖區域,之所以能夠起到壓製妖魔的效果,很大程度就是因為除妖繩具有洗滌、蕩除妖氣的作用,這對於通過吸納妖氣強化自身實力的妖魔而言,自然是能夠起到一定的削弱作用——但是卻依舊有一股妖魔所獨有的臭味並沒有真正的消散。

之前蘇安然和宋玨不知道這股氣味具體代指什麼,直到程忠一語道破天原神社藏有妖魔後,他們二人才知道這股臭味的根源來曆。是以,此時這股臭味依舊存在,蘇安然和宋玨兩人會露出如此凝重之色。

或許對於程忠而言,這股已經變淡了許多的妖魔臭味正是牧羊人身死的證明。

可要知道,蘇安然和宋玨的判斷標準,可不像這個世界所獨有的獵魔人那般膚淺:妖魔所獨有的臭味的確變淡許多,但臭味卻一直在源源不斷的持續散發,可並沒有因為牧羊人的死亡就這麼結束。

要知道,那些噬魂犬的死亡可是一瞬間就化作一灘腥臭的膿液。

但若是一開始就仔細觀察的話,卻可以發現,隨著牧羊人死亡而死去的噬魂犬,與被宋玨一開始斬殺的那些噬魂犬的死法,那是截然不同的。如果一定要說清楚的話,那就是化作膿液的噬魂犬看起來更像是領域神通在解除之後,失去了存活的憑依能力,所以才重新化作了最原始的“原料”,而並非是術法力量被中斷後,才徹底破滅。

這兩者,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彆。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蘇安然和宋玨兩人,都是玄界修士,他們是知道“領域”這種能力的具體威能,自然也清楚,施展出領域的修士在死亡後,他們的領域會變成什麼樣。

“心臟被毀,首級也被斬落,這樣還能活?”

宋玨望向蘇安然,眼裡有著疑惑。

隻不過,她還沒真的蠢到把這話宣之於口,而是以神識交流的方式和蘇安然進行溝通。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