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牧場(1 / 2)



推荐阅读:

“很久沒有見到如此狂妄的小鬼了……”

牧羊人的臉上,似在回憶,也像是緬懷,沉浸在某個回憶之中:“讓我想想,上一個如此狂妄的小鬼是誰來著?”

“迅雷——”

站在蘇安然身後的宋玨,突然一個箭步前衝。

眾人隻覺得一道黑影一晃而過,便見宋玨已經立於蘇安然的身前——她重心下沉,整個人的身子微落,太刀置於她的左腰側,右手則輕搭於劍柄之上。

伴隨著她低沉的聲音吐出,左手推動劍格的聲音微響,右手已然拔劍而出。

太刀的劍鋒與刀鞘摩擦的銳響,在宋玨的低聲咆哮下被徹底遮掩:“一刀!”

深藍色的銳利劍芒,宛如破曉的陽光自地平線亮起。

那是一道刺目的璀璨亮光。

哪怕這道光,僅有一絲,且在空氣裡一閃即逝。

可在場的所有人,卻絕不會認為這道如同絲線般的藍光會是華而不實的東西。

這一點,隻看本是空無一物的半空陡然炸散出數道黑色血霧,幾頭不知何時潛伏到眾人近旁,然後朝著眾人飛撲過來的噬魂犬,當即屍首分離的從半空中摔落出來。

腥臭的氣味,當即彌漫而出。

脫胎於此方世界,結合了玄界眼界,最終被提純成型,專屬於宋玨的拔刀術,終於在此刻顯露猙獰獠牙。

程忠的臉上,浮現出“見鬼了”的表情。

拔刀術有這麼厲害嗎?

那不是某種快速拔刀的技巧運用而已嗎?

什麼時候拔刀術擁有如此可怕的威力了?

而不止是程忠,牧羊人臉上佯裝出來的緬懷神色,此刻也同樣再也維持不住了。

他麵露詫異的望著宋玨,雙眼有著毫不掩飾的震驚:“拔刀術!……不,這不是一般的拔刀術!你是誰?”

湛藍色的劍痕,此時方在空氣裡漸漸消散著。

妖魔世界的武技,是以修煉者體內的血氣作為支撐消耗,這也就導致了除非是陰陽師一脈,否則在武人沒有踏足大將的等階之前,是無法做到讓武技招式離體對敵——就算某些威力奇大,波及範圍較廣的武技,通常也隻局限於身前所能延伸範圍的一到兩米之間。

宋玨的拔刀斬,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太過特殊的地方。

她以刀尖為點,在半空中橫拉出一條如同鋼絲一般不可逾越的死亡絲線,看起來似乎和這個世界的獵魔人所能夠施展的那些威力強大的武技並沒有什麼區彆,畢竟是以“兵器”作為自身的延伸,從而讓攻擊範圍擴展到一米開外。

可實際上,獵魔人延伸而出的攻擊招式,根本就不會有所停留!

當血氣通過媒介爆發時,所有的力量就會在這一擊中徹底爆發而出,之後散發出來的血氣也會同步潰散,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像宋玨這般,還能在半空中留下如同鋼絲一般的絲線繼續阻擋敵人的進攻。

直到數秒後,這條“鋼絲”才漸漸消散。

這一點,也是牧羊人麵露震驚之色的原因。

程忠畢竟還算年輕,遠不如牧羊人有豐富的“閱曆”和足夠年份的“資曆”,所以他隻是震驚於宋玨拔刀術的可怕殺傷力,可牧羊人卻驚駭於宋玨的拔刀術居然能夠劍氣在半空中凝而不散超過三秒。

沒有理會牧羊人的震驚,蘇安然在宋玨攔身於前時就微皺的眉頭,此時終於舒展開來。

他突然意識到在牧羊人這個領域內,自身的短板問題。

他入太一穀的時間雖有近七年,但多數時候基本都是在外奔波,功法方麵也都是靠黃梓、方倩雯、唐詩韻、葉瑾萱等人的指點和事先講解,然後自己才一步步摸索出來。因此嚴格來說,他並沒有接受玄界已經逐步形成係統的功法套路練習,大多數時候都是依靠野路子莽出來的。

所以很多時候,他都是需要先經曆過一遍,有了針對性的了解,回到太一穀後才會去請教自己的師姐。

簡單點說,就是蘇安然偏科極其嚴重。

這也就導致了,蘇安然是知道“術法”這麼一門功法,可對術法的了解也就僅限於五行術法、陰陽術法,其他是一竅不通。

剛才他就意識到周圍空氣有非常特殊的氣息流動,但是由於缺乏足夠的常識認知,所以蘇安然並沒有意識到那是潛藏在【牧場】裡的噬魂犬。因此縱然他剛才已有所警惕,但實際上如果讓這些噬魂犬驟然發動襲擊的話,蘇安然自然也是免不了一陣手忙腳亂——但現在就不同了,他在見識到噬魂犬的第一波潛伏攻勢後,他已經知道自己需要留心什麼。

不過需要留心,並不意味著他就有辦法應付這些潛藏著的噬魂犬。

牧羊人的領域【牧場】所帶來的特殊效果,決然不似程忠說的那麼簡單。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