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二十四弦(1 / 2)



推荐阅读:

妖魔世界的夜間有多恐怖,那是數百年來無數獵魔人以自身血淋淋的代價所描繪出來的事實。

沒有人會去懷疑!

所以,當程忠製止了蘇安然和宋玨兩人的進入時,不管是宋玨還是蘇安然,都感到了一陣不安——妖魔世界的上限可不低,遠沒有達到讓蘇安然和宋玨這樣初入凝魂境的玄界修士就能夠橫行無忌的程度。

“妖氣!”程忠臉色難看的說道。

蘇安然和宋玨彼此對視了一眼。

兩人都沒有說話。

因為他們沒有感受到妖氣。

玄界裡的妖族,自然也是有妖氣的,甚至據說在久遠的第二紀元時期,判斷妖魔的強弱隻需要通過妖氣的感應就足以。不過隨著時代的前進與變化,就像現在玄界的女修都喜歡用香水——據說這玩意還是黃梓搗鼓出來的——是一個道理,妖盟那邊出身的妖族早就已經過了憑借妖氣來判斷強弱的時代。

如今在玄界,還會散發出妖氣而且完全不懂得如何遮掩的,也就隻剩凶獸了。

是的,在玄界,就連妖獸都懂得如何遮掩自身的妖氣。

可在妖魔世界這裡,蘇安然和宋玨都沒有察覺到那讓他們熟悉的妖氣。

或許是因為空氣裡彌漫著的妖氣實在太過濃鬱了,以至於他們都無法判斷出更具體的情況——這就好比在某個封閉空間內,已經腐爛了十天的垃圾和已經腐爛了半個月的垃圾,散發出來的氣味都是一樣的,在不親眼觀察之前,自然無從判斷出到底是哪個腐爛程度跟嚴重了。

“有除妖繩隔離的區域,還會有妖魔嗎?”蘇安然開口問道。

除妖繩的存在,是構成神社的一個重要指標——用遊戲術語來講,那就是一個安全區。

天原神社還沒有變成天原莊,所以天原神社的範圍有多大,安全區也就會有多大。

這一點,就跟臨山莊的情況是截然不同的。

“除了高原山大神社外,其他地方的除妖繩都無法做完全隔絕妖魔,最多就隻能削弱妖魔的實力。”程忠沉聲說道,“而且這個削弱的情況,也和妖魔的實力強度、坐鎮神社的神官、神社的結界節點等有很大的關係。……天原神社隻是一個新興的神社,這裡的鎮妖石還沒開過葷。”

說到後麵,程忠已經是有些咬牙切齒了,聲音也漸漸變得低沉起來。

但蘇安然和宋玨卻是聽得明白了。

一個神社的強弱指標,除了負責坐鎮的神官實力強弱之外,還有一定程度是取決於鎮妖石。

封印越多的妖魔,鎮妖石的力量也就越強,如此一來以鎮妖石的力量作為根基從而形成的鎮妖結界,強度自然也就會越強,那麼進入其中的妖魔所要麵臨的實力削弱也自然也就越強烈。甚至,如果鎮妖石的強度能夠強大到像高原山傳承的高原大神社那樣,就連十二紋大妖魔都無法直接進入。

“走吧。”

蘇安然輕輕的歎了口氣,然後拍了拍程忠的肩膀:“我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陰魔之時即將來臨,屆時整個妖魔世界都會開始陷入黑暗之中。如果他們不進入天原神社的話,那麼距離他們最近的一處庇護所則是需要小半天的路程才能趕到,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完全不可能在至暗之時降臨前,找到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

更何況,天原神社已經遭到襲擊,若是他們不進入其中,而是選擇逃跑的話,那麼等至暗之時來臨,高原神社裡的那隻妖魔追擊出來,他們所麵臨的問題就不是困境,而是絕境了。

沒有理會程忠的反應和態度,蘇安然邁步朝著天原神社的鳥居走去。

對於蘇安然而言,這並不是衝動。

聽彆人說一千道一萬,終究還是不如自己親自去會一會這個世界的妖魔更有判斷價值。

宋玨沒有說什麼。

她是和這個世界的妖魔打過交道的,自然也清楚妖魔的大致水準——她有一套自己的判斷方式,並非全然是聽信於這個世界獵魔人的劃分方式,蘇安然那套關於妖魔的判斷基礎,也正是從宋玨這裡衍生建立起來的。

所以既然蘇安然打算親自測試一下妖魔的實力,宋玨自然也不會有所勸阻。

她就這麼提著太刀,跟在蘇安然的身後,朝著天原神社的鳥居走去。

“你們……”程忠喊了一句,但是看蘇安然和宋玨的態度相當堅決,他也隻能跟上去。

……

陰陽兩界各不相同。

傳言中,於陽之一界能夠看到的高樓大廈,在陰界所見則有可能是這座高樓大廈尚未建立起來之前的毛胚房、鋼筋地基,甚至是還未開發的一片荒地、數百年前的山包等景象。

蘇安然此前一直不信。

但是現在,卻由不得他不信。

於鳥居之外,他看到的是一片和諧寧靜的景象:天原神社雖不大,但正殿、偏殿、宿殿也是一應俱全,可以給路過的獵魔人提供落腳點、飲食,甚至是熱氣騰騰的洗澡水。

可當他踏入鳥居的那一刻,鑽進鼻孔裡的卻是燒糊了的焦臭味、濃鬱的血腥味,還有其他隻是一聞就令人惡心作嘔的奇怪味道——大概就像是因新冠病回老家隔離,然後終於複工回到打工城市卻突然發現租住的房子裡那已經斷電四個月冰箱內還放著生豬肉、番茄、土豆、吃剩一半的魚;而且你還有一位喜愛瑞典食物的同居室友為了歡迎你的到來,不僅買了最正宗的臭豆腐,同時還打開了一罐鯡魚罐頭準備好好的慶祝一下,

“嘔——”

旁邊緊隨蘇安然進來的宋玨,已經開始噴吐出彩虹液體了。

“我還以為,你們會選擇離開呢。”

如同指甲在黑板上摩擦的刺耳噪音,突兀的響起。

一個傴僂著身子的老頭,緩緩從正燃燒著熊熊烈焰的正殿中走出。

如溪流般的鮮血,從正殿內流淌而出,在烈焰的高溫烘烤下正迅速蒸發、凝結;而那些未曾消失、依舊在流淌出來的血液,則宛如一條紅色的地毯,從正殿內向著殿外鋪攤開來。

這名白發蒼蒼、身高不過一米六的老頭子,正拄著一根拐杖,猶如英倫紳士般緩緩走出。

隻是,他左手提著的那顆怒目圓睜的人頭,則徹底破壞了那種紳士氣質。

幾頭不斷滴著如同口水一般墨綠色液體的犬類生物,跟在這名老頭的身後。

“趙神官?!”程忠的驚呼聲,在蘇安然和宋玨的身後響起,“噬魂犬?你是……牧羊人?”

“牧羊人?”蘇安然轉過頭望了一眼程忠,卻發現他的臉色已經變得相當難看了。

他沒問趙神官是誰。

這老頭的左手上還提著一個人頭,此時問這種話顯然就太過愚蠢了。

不過一個聚集地的神官,實力恐怕不會被赫連破弱多少,而且從那怒目圓睜的麵相上看,對方要比赫連破年輕許多,想來實力也不至於比赫連破弱。

但結果卻是被一個老頭給斬首,蘇安然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哦呀?”被稱為牧羊人的老頭,望了一眼蘇安然,皺巴巴的臉上突然露出一個笑容,“看來這位小朋友並不認識我呢。”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