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天原神社(1 / 2)



推荐阅读:

三道身影,在一條羊腸小道上疾馳著。

隨著天色越發的昏暗,能夠看得出來這三人的速度又快了不少。

“還有多久?”位於較後方的一道身影開口。

嗓音清脆,但卻帶有一種低沉的磁性。

語言是有魔力的。

所謂的言行皆具魅力,其實是指的隨著歲月的流逝、閱曆的增長,因而漸漸帶有一股獨特作風上的人格魅力。

隻不過,通常年輕人所獨有的清脆嗓音,往往是不會帶有低沉的磁性,那是隻有經過歲月沉澱後才會產生的魅力。

可偏偏在這個嗓音的底下,卻有著一種讓人安心、信任的獨特魅力。

“快了。”最前頭領路的那人,頭也不回的說道,“入夜前絕對能夠抵達天原神社。”

疾馳中的三人,正是蘇安然等人。

領跑的那位是如今為自己博得“雷刀”之名的程忠,他負責帶路以及警戒,畢竟在妖魔世界裡他也算是聲名在外,擁有比較豐富的妖魔狩獵經驗,能夠輕易分辨出危險。

居中的則是宋玨,負責策應工作——對程忠而言,這個位置是屬於受保護的位置,他自然不會反對宋玨居中;但是蘇安然卻很清楚,出身真元宗的宋玨哪怕術法天賦再怎麼不足,也肯定會幾個輔助型法術,而且她還有一手拔刀術特殊技藝。

提到拔刀術,就不得不提蘇安然發現程忠的拔刀術和宋玨的拔刀術有著極大的區彆。

在和程忠的了解逐步加深後,蘇安然是和程忠進行過一番切磋,自然也就見識了程忠的拔刀術,以及後續的劍技。

傳承自軍武山的雷刀劍技,早已脫離了“拔即斬”的理念。

拔刀術,於軍武山傳承而言已經不是一門核心秘技了,而更多的是作為一門威力強大、出手速度較快的殺招。

雷刀,以雷命名,但卻並不是“疾如風”的理念,而是“動如雷霆”的核心。

所以雷刀是以威力強大的劍技而著名。

程忠的拔刀術,自然沒有給蘇安然帶來那種強烈的死亡威脅,甚至在其拔刀出招的瞬間,蘇安然就以手中長劍擋住了程忠的雷刀,強行打斷了他的拔刀斬,甚至就連他的後續一係列劍技變招都一並封存。

也正是憑此一擊,讓蘇安然在程忠、赫連破、陳井等人的心目中有了重大的印象改觀。

後麵關於程忠的劍技演練,蘇安然就沒有親身下場,隻是旁觀者看了一遍而已。

軍武山的劍技傳承,自然不是那麼簡單被人看幾眼就能學會——蘇安然就注意到,程忠的劍招變力非常特殊,似乎得配合一些特殊的呼吸節奏和發力技巧,甚至還要調動體內的血氣力量才能夠真正的施展起來。

這一點,倒是和玄界的武技傳承方式類似。

而且雷刀的劍技,也並非全然沒有可取之處:精妙方麵或許不如玄界的劍技流派,但在威力方麵卻猶有過之。

或許,這也是“動如雷霆”的核心理念。

若非想要徹底發揮這套劍技的威力,必須要輔以雷刀的話,宋玨也有心想要學習一二。

目前宋玨自己搗鼓出來的拔刀術後續劍技,並不以威力取勝,而是以劍式的精妙為核心——這一點,也是玄界大多數劍技的常規套路:因法寶和真氣、秘技、秘術等諸多原因,玄界大多數招式並不缺乏威力,欠缺的反而是直指大道的玄妙。

是以,宋玨居中策應的話,不管是先前支援程忠,還是想後援助蘇安然,都能夠在第一時間進入戰鬥狀態,將敵人納入自身的戰鬥範圍內——彆忘了,宋玨的“拔即斬”可不同於程忠的拔刀術理念,而是一種更加原始的理念:勝負取決於拔刀之前的那一瞬間。

如此一來,負責斷後和戒備後方偷襲的,也就隻能是蘇安然了。

誰讓他擁有堪稱變態的爆發力和反應力——在之前和程忠的切磋中,蘇安然完全是在程忠拔刀而出的那一瞬間,就爆發出強大的爆發力,然後從頭到尾都是壓著程忠在打。

差一點點就把程忠打得懷疑人生了。

就這還兵長?

相當於凝魂境化相期修士?

蘇安然總算徹底明白,為什麼玄界出身的修士在麵對萬界的這些土著時,總是會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了。

實在是玄界過來的修士在同實力境界的前提下,完全能夠將對方吊起來打啊。

三人的速度一點都不慢。

幾乎每一秒都會前進數十米的距離,不管程忠的速度如何提升,蘇安然和宋玨都能夠牢牢的跟在他的身上。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