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臨山莊(1 / 2)



推荐阅读:

臨山莊,就是蘇安然和宋玨兩人此行所前往的聚集地地名。

這個世界的人類聚集地,很少能夠形成小鎮的規模,甚至說是村都有些勉強。因為通常一個聚集地,不過一、兩百人的規模而已,那些能夠超過兩百人規模的聚集地,在這個世界上都可以稱得上一句規模龐大了。

畢竟,一兩百人可不等於一兩百戶。

按照一戶兩口來計算,也不過才百戶左右。

臨山莊,就是一個隻有六十來戶人口的村鎮,約莫一百五十上下——算上婦孺,不包老弱。因為老弱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是生存不下去的,所以沒點傍身技藝的老弱隻會被村鎮驅趕出去,成為野外遊蕩的異獸、妖魔們的口糧。

當蘇安然和宋玨兩人入村的時候,蘇安然瞬間就感受到了那些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都充滿了敬畏。

那是一種能夠讓人感到熱血沸騰的目光。

簡單點說,就是很容易讓人變得膨脹。

他知道為什麼。

因為妖魔世界的野外,實在是過於殘酷了,所以能夠在野外行走的人類,無不是實力強橫之輩。

這個世界,也是有等階劃分的。

隻不過當蘇安然聽到妖魔世界的等階劃分時,他還是忍不住笑了。

獵魔人裡,最強者可以被冠以柱力之稱,按照宋玨的說法,人族這邊一共有九位柱力,每一位都是一個領域方麵的最強者,如刀、槍、弓、棍、拳等等,每一位柱力都具有非常特殊且強大的能力。然後就是大將、兵長,分彆對應相當於凝魂境中鎮域、化相兩個境界的大妖魔;再往下則是番長、組頭,分彆對應相當於本命境真境、實境的妖魔。

最次的是刃,也就是新兵蛋子的意思,指的是剛剛成為獵魔人的新手。

妖魔世界裡的每一個聚集地,必然都會有培育“刃”的手段,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守得住一個聚集地。

而且因為這個世界的殘酷,任何一個聚集地幾乎都可以說是全員皆兵的水準,隻要不是遇到大規模的妖魔攻城,通常還是能夠應對得了各種危險情況。如果真的運氣不好,遇到大規模的妖魔進攻,那就隻能看彼此雙方的高端戰力了。

何為高端戰力?

兵長及以上者,則可視為高端戰力。

每一個聚集地必然都是有一個兵長坐鎮的。

那些能夠在不同的聚集地來回遊走,隻活躍於野外的獵魔人,有一個獨特的稱呼。

狼。

至於是孤狼還是群狼,那就要看對方的規模了。

而且能夠成為狼的,通常最起碼也得是番長的水準。

蘇安然在聽到這些內容時會發笑的原因,並不是他覺得可笑,而是他越發的確定,那個穿越到這個世界的倒黴鬼,是一個真正有能耐的家夥,而不是來自後世的人。畢竟隻有在那個時代生活過的人,才會將實力的等級劃分帶上如此鮮明的軍隊色彩,因為將心比心,如果讓蘇安然來劃分這所謂的等階,他肯定會想出什麼S級、A級,或者四皇七武海大將中將,又或者影級、上忍下忍等等之類的稱呼方式。

從稱呼方式、從等階命名方式、從傳承的遺留、從建築風格影響等等,蘇安然現在已經能夠肯定了。

對方是一個生活在江戶時代末期、明治維新開始時的家夥。

而且很可能,他就是一個陰陽師。

因為那個時候,是日本陰陽師最強盛的時期,所以才會將“人柱力”這種稱呼作為最高級的代指。而也因為陰陽師在那個時候處於日本的政治中心,再加上江戶末期屬於倒幕運動時期,所以在“人柱力”之下才會有大將、兵長、番長的稱呼方式。

至於“刃”的說法,則是明治時期對於刺客殺手的一種戲稱,也可以算是某種基石的彆稱,在這個世界裡拿來指代剛接觸了妖魔力量而成為獵魔人的新手,倒也算是很貼切。

弄清楚了這些情報之後,蘇安然其實也就不太看得上臨山莊。

隻不過是因為需要在這裡收集情報,所以才會選擇在這裡借宿而已。

沒有出現一些讓蘇安然很想見識的俗套故事。

一位自稱姓陳,叫陳井的番長在蘇安然和宋玨進了臨山莊後,就出麵接待二人。

蘇安然和宋玨兩人的實力,雖說已踏入凝魂境,但這個世界可沒有凝魂境的概念,單就氣勢而言,他們要比兵長弱上一些——雖然如果真的動起手來,死的那個肯定是兵長,可這個世界的人並不知道這一點,所以負責出麵接待比表麵上看起來比兵長弱,但是又要比番長強的蘇安然和宋玨二人的,也就隻能是臨山莊最強的番長了。

在對方自我介紹一番後,對於對方的姓,倒是讓蘇安然略微感到有些詫異。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