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妖魔世界(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早已不是當年的雛鳥。

對玄界、對萬界,也都有了相對比較清楚的認知和了解。

“萬界”這個稱呼方式,實際上並不是隨隨便便流傳開來的。

而是由道家的“諸天萬界”一說流傳開來的。

據稱最早的時候,是佛道共同發現了前人的破界說,也從而發現了玄界與萬界之間的聯係。之後的發展,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佛道兩家的又一個爭端:佛家想給這諸多外界定名為“三千世界”;道家則稱其為“諸天萬界”。

從最終名字的歸屬來看,就不難知道,在這場爭鋒裡,明顯是道家贏了。

但佛家對萬界也並不是全然無功的。

就好比,佛家對三千世界的說法裡有大千、中千、小千之分——所以萬界裡,也有大世界、小世界等區分。

常規的判斷方式,就是一個萬界世界裡的強者實力程度。

像蘇安然第一次進入的那個萬界世界,實力上限層次也不過隻是神海境而已,那就是一個妥妥的小世界。

而之後遇到四象的天源鄉,則可以算是一個準大世界,隻是因靈氣枯竭的因素,所以才降格為小世界——道家為了消除佛家的影響力,在眼見世界的大小有了劃分之事不可逆後,隻能強行歸類為大世界和小世界等區分:實力上限水準在本命境以上層次的,則是準大世界;本命境以下則統稱為小世界。

部分曾有地仙境以上水準,因各種原因而有所降格的,則可稱大世界。

但萬界的實力水準,並非一成不變。

如碎玉世界,最開始也不過隻是一個小世界而已。

是在無數歲月的演變中,在逐漸成為一個準大世界的——後來蘇安然的介入,更是強行拔高了那個小世界的水準,讓他們明白了本命境之後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若無意外的話,碎玉小世界未來變成碎玉大世界已是板上釘釘的結果了,畢竟在蘇安然離開時,那個世界已經開始出現靈氣複蘇的現象了。

更何況,還有蘇安然留下的一堆功法秘籍。

萬界的諸界時間流速,與玄界不同,具體的情況蘇安然不懂,因為他也沒去過多少次萬界。

但他還是明白一些道理的。

畢竟在地球那麼多無限流也不是白看的。

所以蘇安然是知道的,有的萬界實力很弱、上限很低,基本也沒什麼油水可撈,甚至就連整個世界的法則都不完整,更不用說這個世界的疆域了;但是有的世界,不僅疆域遼闊、世界法則非常完整,甚至就連下限都相當的高,自然不用說這個世界的上限了,但相對的,這樣的世界隻要你有足夠的實力那麼自然是不缺機緣的。

例如妖魔世界。

這個世界的下限相當高:起步就是本命境,而且還是近乎於巔峰的那種;上限就更不用說了,基本都是凝魂境的妖魔在橫行,甚至還有接近於半步地仙水準的十二紋大妖魔以及相當於地仙境實力的古老妖魔。

這個世界的實力水準,由此可見一斑。

但是收獲,卻也絕不算低。

拔刀術,正是這個世界的獨有產物。

與其說拔刀術是一門刀法或者劍法,還不如說這門功法實際上就是一門武技技巧——宋玨所獲得的拔刀術,隻有最簡單的技巧運用,並沒有任何詳細的劍技或刀技傳授。

但哪怕如此,宋玨卻還是憑借著這門技巧運用方法,硬生生的摸索並且整理出了適合她自身的武技刀招。

這一點才是最為可怕的。

要知道,玄界任何一門武技功法,都是以“招式”傳授為主,很少會講到技巧方麵的運用。因為技巧方麵的運用,基本都是屬於“秘術”之類的範疇,而且還往往都會有一些其他的副作用,或者比較局限性、針對性的使用問題。

就蘇安然如今所知,東方世家就有一門稱為《天運訣》的特殊秘術,但是這門秘術隻有同時修煉了東方世家獨有的《天道劍訣》和《天道心法》才能發揮效果。除此以外,還有龍虎山的《龍虎行雲訣》也隻有龍虎山張天師血脈的子弟才能使用。

這些,就是局限性和針對性的弊端問題。

拔刀術,作為堪稱“秘術”的功法,卻沒有這些問題,甚至能夠讓修煉者摸索出適合自身的招式功法。

那麼,配合拔刀術的運功功法和其所獨有的招式武技,又該有多強呢?

不止宋玨想知道,蘇安然也同樣如此。

當然,相比起宋玨隻想尋到關於拔刀術的相關內容,蘇安然的心思自然是又要複雜一些。

他還想知道,妖魔世界裡的拔刀術到底是怎麼來的。

所以當兩個月的期限一到,宋玨留給蘇安然的回溯符亮起華光時,他沒有絲毫的猶豫就選擇了回應。

……

妖魔世界裡的天空是一片灰蒙蒙,濃重的鉛雲就好像壓在胸口上的一塊巨石。

天色昏暗如夜。

哪怕蘇安然才剛剛進入這個世界裡,他也能夠感受到空氣裡所彌漫著的那股壓抑、荒涼和死寂與絕望。

這是一個幾乎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世界。

在這一瞬間,蘇安然就有了這種明悟。

在回應回溯符的信號,被拉入到妖魔世界的時候,蘇安然其實已經做了好幾套應對方案:例如進入後,宋玨不在身側時該怎麼辦?又或者進入時,周圍刷出一堆妖魔時,又該怎麼辦?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