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萬事樓議事(1 / 2)



推荐阅读:

位於萬事樓的七人議事廳內,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但如果有萬事樓的工作人員見到此時的議事廳,必然會感到震驚。

自七人議長永遠的缺了一席後,這間議事廳素來隻有三到四位議長列席,幾乎從未出現過四位以上的情況。

可此時,議事廳的圓桌內,卻足足有六人列席。

銀狼.犬夜叉、千手觀音.何琪、斬仙刀.白問、天刀地劍.崔誠、天盲神算.葉衍。

以及,繼任歲月老人.顧不悔之位的氣衝星鬥.譚孑然。

原本譚孑然是萬事樓四大總教頭之一,專司滄瀾秘境內的護衛工作。但由於歲月老人的隕落,再加上之前在天元秘境內的出色工作表現,所以才得以晉升為議長——當然,實際上明眼人都很清楚,譚孑然的繼任是早就內定好的,之前所謂的出色工作表現隻不過是一個用來安撫萬事樓其他人員的借口而已。

事實上,七人議長的繼任者是早已內定的。

例如,犬夜叉的繼任者,就是四大總教頭之一的賈克斯;何琪的繼任者,也同是四大總教頭之一的蔣富貴。

本來葉衍的繼任者應該也是同為四大總教頭之一的顧玨,但是因為顧玨身上有傷,且傷勢相當嚴重,幾乎可以說斷絕了未來的晉升之路,因此她也基本失去了議事長的繼任資格。

當然,這也並非絕對。

如果葉衍突然隕落的話,那麼為了平衡局勢的話,哪怕顧玨身上有傷,未來無望道基境,她也隻能硬著頭皮頂上。

畢竟,議事廳裡的六位議事長,各自的背後帶代表著一個利益群體——縱然在黃梓離開萬事樓前,已經立下了無數的規矩以作防備,可數千年的時間過去,終究還是擋不住人心的貪婪。

但略顯安慰的是,或許是因為吃過當年和魔宗合作的虧,所以如今的萬事樓是絕不會介入玄界的勢力紛爭裡。

秉持中立原則,就是萬事樓立身的根本。

不過對於這一點,犬夜叉是嗤之以鼻。

因為作為萬事樓的老人,他是知道這句話裡,有“絕對”二字的,隻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秉持絕對中立原則”就變成了“秉持中立原則”。

要知道,“絕對”和“非絕對”之間,可是有很大的操作空間。

就好比,葉衍背後的支持者,是十九宗之一的天山派:他師承天機神算.閻不二——事實上,早年間閻不二並不是天山派的長老,隻是一位僥幸獲得奇遇的雲遊野鶴,但玄界的情況眾所周知:散修根本沒有活路。所以最終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加入了天山派,而之後他也在天山派的大力扶持下,成為如今名震一方的天機神算。

而作為天機神算閻不二成名前的親傳弟子,哪怕葉衍再怎麼想秉持中立的立場,但礙於師徒情麵,他的立場終究也不可避免的開始逐漸偏向天山派。

又因為天機神算.閻不二與神機老人.顧思誠曾是五帝的競爭對手,隻是閻不二棋差一著輸給了顧思誠,而顧思誠又與黃梓交好,所以閻不二連帶著就連黃梓和太一穀的人都看不順眼了。

種種因果累積疊加的前提裡,所以上一次的新榜排名中,葉衍才會將蘇安然架起來烤。

這種小手段不算惡劣,但也難免讓人覺得小家子氣——按照閻不二的意思,那就是反正我拿你沒轍,但既然可以惡心一下,我何樂不為呢?如果你的徒弟有真材實料的話,那麼自當無懼挑戰,如果沒有的話,那麼他被打死了活該。

這也是為什麼上一次黃梓和尹靈竹、顧思誠等人會麵時,顧思誠會說葉衍隱藏得挺深的原因——若非蘇安然的事,葉衍也不可能暴露出自己和閻不二之間的師徒關係。

隻是讓整個玄界大感意外的是,才剛成為新榜第一沒多久的蘇安然,轉過頭就已經殺上了地榜前五十——那一次的排名,葉衍倒是沒有做任何手腳,按照規矩結合了多方麵的情報後,才確定下來的排名。

算是中規中矩。

但犬夜叉依舊相當不滿。

因為按照綜合評價,蘇安然當時的排名應該是在五十名到六十名之間,若是按照尋常的排名規矩,起碼也是在五十五名往後。可最終排名出爐的時候,蘇安然的排序是第四十九位——在犬夜叉看來,這依舊是葉衍在假公濟私,是他在報複。

後來犬夜叉找葉衍對峙的時候,葉衍卻說那是當時議事廳的議長們一致討論出來的結果。

也是由於這個原因,所以這一次在商議地榜的排名時,犬夜叉直接動用了議長權力,發出了全員會議令。

這也是這次議事廳內出現六位議長的原因。

“所以討論了這麼久,還是沒個準確的說法嗎?”一名左臉上有一道刀疤——從額前豎穿過左眼直落到唇邊——的中年男子沉聲問道,他的語氣已經顯得相當的不耐煩了,“我們在這裡浪費的每一分鐘,都會讓秘境裡那玩意變強的可能性增大一分。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為了這個叫蘇安然的人浪費那麼多時間。”

“我其實也不是很明白。”一名滿頭白發的年輕人笑了一聲,不過他望向葉衍之後,眼神卻是變得冷漠起來,“但有些事,還是得說清楚的比較好,免得回頭不明不白的就要替彆人背鍋認罪。”說到這裡,又哂笑一聲,略有些自嘲的意味:“而且一個不小心,你連自己到底都得罪了些什麼人也弄不清楚。”

這名白發的年輕人,就是斬仙刀.白問。

上一次的時候,他被葉衍施計推出壓了唐詩韻的勢頭,不僅因此得罪了唐詩韻和太一穀,還差點和犬夜叉、賈克斯打起來,甚至就連何琪也不站在他這邊,搞得裡外不是人。

尤其是後來被唐詩韻直接約了十年後一戰,白問到現在都頭痛著呢——這件事並未公開宣揚,所以知者甚少。

也正因為如此,白問現在看到葉衍,就恨不得拿刀砍死他。

葉衍自然也知道自己不占理,所以此時他也不開口說什麼。

他能說什麼?

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自己也是被師父逼的?

就算他能說,在場的人有幾個會信他?

就算他們真的信了,已經發生過的事也不可能就這麼輕易抹去。

“我還是那句話,蘇安然這次的戰績,足以列入地榜前十。”葉衍無視了白問的譏諷,自顧自的說著,“我的建議,是地榜第五,但你們似乎有不同的意見和看法。”

“他何德何能,能夠列入地榜第五?”犬夜叉冷笑一聲。

若是不知情的人聽到這話,還以為犬夜叉和蘇安然有仇呢——對於爭奪天地人三榜排名的修士們而言,自然是希望排名越高越好,因為這個排名所帶來的並不僅僅隻是名氣上的增加,同時還有很多看不見的隱形好處。

其中,最重要也是最讓玄界修士們看中的一點,就是參加仙女宮瑤池宴的資格。

仙女宮的瑤池宴,百年一屆,宴請的對象除了各大宗門、世家的直係子弟、天才子弟外,就隻有天榜和地榜排名靠前的弟子才有資格受邀入席。儘管很多修士參加瑤池宴的動機並不單純,但仙女宮能夠在玄界屹立不倒,甚至掙得這麼高的排名,也基本全靠這些動機不純的人來襯托了。

當然,這也導致了仙女宮在玄界的名聲非常兩極化。

稱讚的人讚不絕口,厭惡的人罵不絕口。

反正簡單點說,就是他們的嘴基本都合不攏。

“我也覺得不妥。”那名臉上帶有傷疤的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是吧……”犬夜叉的嘴角揚起。

但是不等他說完話,那名中年男子就又開口了:“排第五太低了,我覺得他完全可以列入第三。”

“……這個排名……”犬夜叉剛說到一半的話突然就中斷了,他轉過頭凝視著中年男子,聲音變得低沉起來,“你說什麼?!”

“第五太低了,就目前所搜集到的關於蘇安然的情報,他完全有資格排入前三。”中年男子沉聲說道,“龍宮遺跡秘境內,他不僅挫敗了妖盟蜃妖大聖的陰謀,並且還當著蜃妖大聖的麵斬殺了碧海氏族的敖薇,僅這份戰績就足以位列第五了;更不用說他還殺了妖盟青丘一族的青箐,並從二十妖星之一的夜瑩和赤麒手下逃脫,這還是我們所知道的,其他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到底有多少,又有什麼人知道?”

關於蘇安然的實力,玄界至今都說不準,因為很多時候他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似乎都是依靠他的三師姐贈與的劍仙令。

但如果說他一直都能夠持有劍仙令的話,那麼將這一部分默認為他實力的表現,也未嘗不可。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