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97. 七年凝魂(下)

197. 七年凝魂(下)(1 / 2)



推荐阅读:

“你確定要讓蘇安然儘快提升到凝魂境?”

在蘇安然離開後,藥神和豔紅塵兩人一前一後的從黃梓屋子的內間走了出來。

“會出事的吧?”藥神的眉頭緊皺,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這麼多年來,我從未聽說師兄你還收了這麼一個小徒弟,還是自天元秘境崩潰之後,玄界才有了傳聞。”豔紅塵也緊接著開口說道,“不過那會蘇安然也不過隻是通竅境而已,這一轉眼間就已經是本命境,本來就讓玄界震驚了,然後現在直接踏入凝魂境……不說玄界會有什麼看法,根基肯定不穩吧?”

豔紅塵不比一直呆在太一穀、跟在蘇安然身邊的藥神,她所知甚少,所以自然不知道太一穀一種妖孽的真正根底。

但豔紅塵不知道,藥神是知道的。

“根基不穩不至於。”藥神微微搖頭,然後開口說道,“可這事一旦傳開的話,對我們太一穀而言,絕不是什麼好事。甚至很可能,連上官馨、唐詩韻都會出事。……七年凝魂,說起來好聽,但這裡麵牽扯到的利益實在太大了,大到以你五帝之首的名頭不一定壓得住。”

如果玄界裡,有人說,他能夠在七年時間內,就從一個凡人成為一位踏入凝魂境的強者,那麼肯定會有一堆人嘲諷對方。

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像地球要講基本邏輯、基本法一樣。

玄界,也是要講修煉邏輯、基本修煉法的。

如果把修煉簡單的換算成一筆帳,那麼從開始接觸修煉到踏入凝魂境,整個過程可以大致劃分為:百日築基聚真氣,四年神海四重天,三年淬煉通七竅、兩年蘊靈築靈台,不知何時顯本命,遙遙無期凝新魂。

不說本命境的修煉,光是從神海到本命境,就需要九年的時間——蘇安然稱這為九年義務教育,因為一般修士也都是在本命境後,才有資格下山遊曆,而在此之前一般都是在宗門裡呆著。

但實際上,這個“九年義務教育”可不是固定數據——因為神海境隱藏著一個“大圓滿”的第五重天境界,除此以外每個大境界都有一個大圓滿的階段。所以如果想要全部都以大圓滿的狀態踏入下一個境界階段,那可就不是“九年義務教育”的時間能夠修煉完的。

例如太一穀裡的上官馨、唐詩韻、葉瑾萱、王元姬、宋娜娜等人,從聚氣境到本命境,她們都是花費了十數年的苦修。之後從本命境到凝魂境,再從凝魂境到凝魂境巔峰,那可是上百年乃至數百年的逐步打磨,才造就了她們今時今日堪稱無敵、橫壓一世的強橫實力。

但不管怎麼說,能夠在“九年義務教育”的時間裡修煉到本命虛境的,都足以稱得上一句天才。

若是時間更短的話,那更是當得起一聲妖孽。

可要知道。

這僅僅隻是本命境而已。

從本命境到凝魂境,從凝魂境到半步地仙,這就不是短短十幾年能夠說得清楚了。

絕大多數所謂的天才,甚至都被卡在凝魂境,更彆說半步地仙了。

蘇安然,隻是短短七年的時間,就走完了整個玄界超過百分之九十以上修士需要上百年才有可能走完的路,這已經不是“妖孽”兩個字就能夠形容的了。

玄界有玄界的規矩。

你就算有再多的奇遇,但該有的修煉過程依舊必不可少——七年的時間,從凡人到初入本命境,沒有人會覺得驚訝,甚至會認為很正常,最多也就是新誕生了一個妖孽,或者有什麼特殊奇遇、服用過什麼天材地寶等等。哪怕就算再進一步,達到本命實境、真境的水準,最多多也就讓玄界感到震驚和側目而已,並不會有其他的連鎖反應,也不足以引起彆人的深思。

畢竟,若是有一件已經打磨得足夠完好的法寶作為本命法寶的話,是可以直接越過本命虛境,從本命實境開始修煉的,如此一來要進入本命真境的話,那就是悟性高低的問題了。

所以震驚歸震驚,但說白了也就那樣。

可要是說七年入凝魂,哪怕隻是初入凝魂,還沒有凝聚出第二神魂,也足以引起玄界的關注了——而且還不是什麼好的關注,必然是充滿探尋意味的關注目光。

知道你太一穀盛產妖孽,但也不可能妖孽到這種程度吧?

唐詩韻,修道至今四百餘年,也不過是初入地仙而已,但哪怕她初入地仙就幾乎站在地仙境的巔峰,可那也是她辛苦打磨了兩、三百年的底蘊。

葉瑾萱,修道至今也有近四百年,雖說天資、悟性等方麵並不比唐詩韻遜色,可她現今也不過是凝魂境巔峰——當然,玄界其實並不知道,葉瑾萱其實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能夠踏入地仙境的,她是被黃梓、唐詩韻等人勸阻之後,才徹底靜下心來好好的打磨自己的境界。

而王元姬,修行三百餘年,也不過才剛剛半隻腳踏入地仙境,想要真正踏入地仙境,起碼也還需要數年光景的打磨——不過這隻是常規的修煉速度,以王元姬對自身定位那麼清晰,自然是不需要那麼久的。

除此以外,還有上官馨、宋娜娜等。

但不管是太一穀哪一位妖孽,都沒有“七年凝魂”如此駭人聽聞的彪悍成績。

如果蘇安然“七年凝魂”的事跡傳出去,太一穀絕對會被無數人給盯上——凝魂境,已經可以算是玄界比較常見的主要戰力了,哪怕這是一種帶有強烈隱患的速成方法,也依舊足以引發無數宗門的渴求。

沒有人會嫌棄自己宗門裡的凝魂境弟子數量太多的。

而且,藥神、豔紅塵等人,實在太清楚這些人的貪婪和優越感了:恐怕到時候會有相當一部分人都認為,如果這門功法落在我手上,必然是能夠將這些隱患給消除。你們太一穀沒辦法消除這些隱患,僅僅隻是因為你們還是太年輕了,沒有像我這樣擁有如此龐大的底蘊和實力而已。

“安然要去的那個萬界小世界,沒有凝魂境的實力,進去就相當的危險。”

黃梓何嘗不是在擔心?

隻不過,作為地球人而來的他,哪怕在玄界呆了六千年以上,他的思維也依舊保留著屬於地球的那種活躍和開明。

“如果可以的話,我自然不希望他現在就進去那個小世界,而是希望能夠在更長遠以後的時間,例如幾年後,或者十幾年後。但現在,安然沒得選擇,我也不可能強行阻止,所以兩害取其輕的道理,你們應該都懂的。”

“為什麼沒得選擇?”藥神不解。

豔紅塵沒有開口,但她其實也同樣不解。

隻是因為說這話的人是她最尊敬的師兄,所以豔紅塵沒有反駁,也沒有任何表態。

黃梓歎了口氣。

拔刀術這種玩意,隻有來自地球的他和蘇安然才明白其中所代表的含義。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