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95. 蘇安然不懂後勤,唐詩韻不認路

195. 蘇安然不懂後勤,唐詩韻不認路(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原以為,有係統幫忙的話,他想學什麼東西還不是手到擒來,最多也就是浪費一些成就點而已。

但在經曆了上次把大師姐都給整委屈的炸爐事件後,蘇安然就知道自己的係統也有不靈的時候——哪怕他差點都把整個太一穀炸沒了,係統也沒有出現關於煉丹的技能強化選項。

於是蘇安然就知道了,自己這輩子怕是不可能學會煉丹了。

因為煉丹並非大師姐所說的那樣簡單——方倩雯隻告訴蘇安然什麼時候該放入什麼樣的材料,然後火候的控製是大還是小,以及在什麼時候就應該打開爐蓋,熄滅丹火,取出丹液凝練成丹。

實際上,方倩雯所說的每一個步驟,都有一個必須要配合的煉丹手法。

隻是這一點,方倩雯沒辦法解釋清楚,因為按照她的了解,就跟她所敘述的那樣簡單。

但按照藥神小姐姐的總結:那就是大師姐已經將這些手法技巧完全吸收為一種本能,就好比是吃飯呼吸那樣,所以她是沒辦法解釋清楚這些東西——這就好像呼吸不過是吸氣、呼氣這樣的某種本能動作,你一定要問為什麼,恐怕也沒幾個人能弄明白為什麼是吸氣、呼氣。

所以蘇安然不可能學會煉丹——他沒有那個時間去重新學習和鑽研這種煉丹手法:要在材料上覆蓋多少量的真氣,然後放入煉丹爐時是要打著旋放入還是迅速丟入,又或者從哪個角度拋入並讓內裡的哪幾種材料完成一次什麼力度的碰撞;甚至在掌控火候的時候,還要不斷的催動真氣從丹爐外滲透進去,輔以溫度的消磨加速哪幾種材料的融化分解等等……

如果真按照大師姐所說的那般簡單,那煉丹和熬製中藥又有什麼區彆?

因此在係統無法生成這麼一項技能的前提下,蘇安然在藥神小姐姐的評估中,起碼需要三十年以上的功夫才能夠入門。

蘇安然一聽這個時間,他就明確的選擇放棄了。

以至於如今在大師姐的煉丹房外,還樹著一塊木牌:嚴禁小師弟靠近。

蘇安然對此表示非常的痛心。

但一眾師姐每次看到這個牌子的時候,卻總是會用一種羨慕的語氣說自己也好想被大師姐這麼對待。以至於蘇安然直到現在,都還認為自己的一眾師姐是不是瘋了,這難道不是被釘在恥辱柱上了嗎?

可聽到蘇安然的話,一眾師姐都以一種“你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眼神看著蘇安然,忒嫌棄。

搞得蘇安然都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問題。

這是蘇安然第一次覺得自己和太一穀有些格格不入。

也正是因為這個經曆,所以當林依依問蘇安然要不要學陣法的時候,蘇安然是明確拒絕的。

他算是已經明白了,自己此生就是個後勤絕緣體。

什麼煉丹、禦獸、鍛造、布陣,那是想都不要去想。

煉丹,丹爐炸。

禦獸,蘇安然想到青玉就悲從心來。

而鍛造,他雖然還沒試過,但他跟許心慧和黃梓借過相關的書籍翻閱過,然後他就再也不提此事了。

至於如今林依依表示要教蘇安然布陣的事,蘇安然肯定拒絕的。

他又沒有隨身帶著一個圖書館,而且更過分的是林依依的圖書館居然還不是係統,他的係統沒辦法複製相關的功能,這讓蘇安然有些無奈了。

當然,他也問過林依依關於她的圖書館是如何獲得的,但是林依依自身也說不太清楚,隻是說某一天醒過來後,她就發現自己的腦海裡多了這麼一個東西。然後當蘇安然問到在這之前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林依依思考了好一會,然後才說自己在前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的自己好像是一個藏書閣的管事,裡麵有好多好多關於陣法的書籍,她閒著沒事就都去翻閱,然後不知怎麼的,醒來後就記住了所有關於陣法的書籍內容。

於是蘇安然就知道了。

自己的八師姐跟七師姐、大師姐一樣,都是走的傳承路線。

但不同的是,大師姐是隨身有個藥神老奶奶,七師姐是繼承了當年魔宗鼎盛之時的鍛造技藝。而八師姐,則是繼承了某個時代的大能前輩所整理的各種關於陣法的書籍,蘇安然甚至懷疑,那位大能前輩所生活的環境,絕不是第一、第二、第三紀元的時代,而是第四或者第五紀元——他猜測應該是第五紀元。

因為在第五紀元,按照三師姐曾經的說法,那是一個全民開始進入係統性學習的時代:有點類似於現代地球的學校教育模式——宗門、世家的體製雖依舊有所保留,但實際上教導方式已不再有什麼門戶之見。基本上隻要是擁有修煉資質的弟子,都可以通過報考的方式進入自己心儀的宗門或世家進行修煉。

當然,天賦的高低依舊還是有所差彆的,但最起碼不至於如現在這般,大宗門出身的弟子就絕對比小宗門出身的弟子強。因為在第五紀元,隻要進入了宗門或者世家後,他們所修煉的功法基本都是相同的——之所以說基本,那是因為他們還是有考核的,隻有在規定的時間內通過考核,達到一定的標準,才能學習更高深的進階功法。

這就跟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學生的製度差不多。

所以,藏書閣這種地方自然也是有所保留的,隻不過進入其中的弟子能夠上到第幾層翻閱書籍,那就要看他自身的本事了。正因為如此,按照三師姐所說,能夠在藏書閣當一個管事的,或許實戰能力並不強,但理論能力絕對是整個宗門數一數二的——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在第五紀元衍生出了一個職業,被稱為理論修士。

蘇安然就懷疑,應該是有一位理論修士暴斃後夢回第三紀元,本想奪舍了八師姐的軀殼,結果沒想到誤入了太一穀這個絕世凶地——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太一穀對於那些想要奪舍的人肯定是相當不友好的,稱為玄界第一凶地也不為過——於是那位實戰能力不怎麼樣、理論能力倒是相當豐富的大能前輩就這麼沒了,一身知識完全成了八師姐林依依的嫁衣。

要說黃梓在這個事件裡沒有出手,蘇安然是打死也不信的。

他能收林依依入穀,必然是看出了林依依某方麵的資質——大師姐方倩雯、七師姐許心慧、八師姐林依依,都是本世界的土著,她們並沒有什麼天生的特異功能,都是在拜入太一穀後,才因各種各樣的際遇而展露崢嶸的。

如今來看,蘇安然覺得太一穀大致上可以劃分為三大體係。

第一個體係自然就是土著派了。

以大師姐方倩雯為首,成員有七師姐許心慧、八師姐林依依,這個派係的特點是技藝傳承,以後勤輔助為主。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