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91. 絮絮叨叨許心慧

191. 絮絮叨叨許心慧(1 / 2)



推荐阅读:

一隻小手輕輕的在銅盆裡搓洗著一條薄布。

也不見什麼奇怪的東西從布裡散發出來,盆子裡的水也沒有變得渾濁。

似乎之前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

“唉。”小手的主人輕輕歎了口氣,“四師姐,你知道嗎?老九聽說被人打昏迷了,都跟你一樣了。還有啊,那個不可一世的老六,她的所有寵物都快死完了,就這樣還敢說自己凝魂以下無敵,真是笑死我了。”

“不過這次小師弟好像很厲害呢。聽師父說,小師弟這回是立大功了,最起碼整個人族都要念他的一點好。不過具體怎麼回事,我也搞不懂,嘿嘿,你是知道我的,我一直以來都不擅長這些的。”

“還記得很小的時候,四師姐你天天沉著臉,對穀裡的師姐和師妹們都沒什麼好臉色。我那會很怕你的,因為你身上的味道很不好聞,每次出去回來後,身上都是紅彤彤的,大師姐笑著說,四師姐你是行走的朱果。後來我才知道,那些是血,是你殺人後噴濺到身上的血,隻是因為殺太多太多的人了,所以才會染得紅彤彤的。”

“那會啊,大師姐每次都帶著我,就站在穀外迎接你。……我還記得,後來你問過大師姐,為什麼每次她回穀的時候,我們都會知道,大師姐那時回答你說是因為大家都是同門師姐妹,所以心有靈犀。嘿嘿嘿,其實不是的哦。大師姐一直激活著整個護山大陣的功效,就搜索著你呢,隻要你回到太一穀附近,大師姐立即就會知道了。”

“哈哈哈,那時候師父天天抱怨著大師姐全功率運轉護山大陣,太吃資源了,開銷實在太過分了。”許心慧拿著薄布,然後輕輕的給躺在床上的葉瑾萱擦臉、擦手,擦拭身體的各處,一寸一寸的輕擦著,很仔細也很認真的清洗著,“但是大師姐就硬氣的把師父頂回去了,說她就想給四師姐有回家的感覺,知道這裡是有人在關心你,在等待著你,我們就是你的家人。”

一滴水珠,突然滴落。

然後是第二滴、第三滴。

許心慧楞了一下,然後才急忙伸手去擦拭著自己的臉:“咿呀,真是讓四師姐見笑了。”

葉瑾萱依舊閉目躺在床上。

她的神色平靜如初,呼吸不緩不急,依稀還能夠看到起伏著的胸膛和小腹,似乎是在以此證明著她還沒死。

許心慧歎了口氣,轉身又在銅盆裡擦洗著薄布。

不過她的嘴巴卻並沒有因此停止,依舊在叨叨絮絮的說著。

“那時候我還小,還是很怕你的,是大師姐跟我說不要怕,我們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哪有怕一家人的道理。……所以啊,那次我看到你的飛劍似乎有了個缺口,我就想著給你修補。可是那會我笨呀,都不懂這些,而且我也還沒正式踏上修煉之道,就用凡間那種手藝想幫忙,嘿嘿……”

“後來你也知道的,我把你的飛劍給弄壞了。你當時氣得臉都黑了,我還以為我死定了,但是最終你也沒有打罵我,就把那飛劍送給了我,還給了我一套書籍。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工匠的畢生心血。……所以認真算起來,工匠其實才是我的師父吧?”

說到這,許心慧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就哈哈大笑起來。

片刻後笑聲漸歇,許心慧的聲音才接著響起:“也不知道師父聽到這話,會不會氣個半死。……其實啊,師父也是很厲害的,一開始工匠的那些東西,我是看不懂的,後來師父我請教師父,但是師父一開始也不懂啊,於是他就自己開始研究了,然後才把改良後的版本再傳授給我。不過嘛……我悄悄跟你說哦,師父的動手能力是真的廢啊,嘿嘿。”

許心慧洗完薄布,然後稍微擦了擦手,接著就幫葉瑾萱脫衣,然後將她的身子翻轉了一下,開始幫她擦拭背部。

“大師姐說,你的內外傷都已經徹底痊愈了,神魂的傷勢也基本痊愈了,剩下的就隻看你自己的意誌和想法了。”

許心慧的身高不行,看起來就像是個合法蘿莉。

所以她幫葉瑾萱擦拭身體的時候,其實還是挺吃力的——當然,這種吃力指的是因身高差所導致的一些問題,並非是力量上的問題。作為鑄造師出身的她,單純隻是比拚力量的話,她在太一穀裡可以排進前三,僅次於上官馨和王元姬這兩人,就連唐詩韻在單純力量比拚上,都不如許心慧。

但哪怕再怎麼吃力,許心慧的臉上也沒有流露出絲毫的不耐煩。

她很仔細,也很認真的幫葉瑾萱擦拭身體,甚至就連頭發、發梢、雙手、手指甲等等,她也一一細心處理了。

玄界很多修士都認為,鑄造師都是一群大老粗,不管男修還是女修,肯定都很粗心大意。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任何一名真正可以稱得上是大師的鑄造師,他們的細心程度一點也不比陣法師低。因為法寶鑄造不比陣法:陣法的繁瑣程度在於陣紋的精密程度以及繁瑣程度,但是在材料方麵的投入,其實並不需要考慮太多;而法寶則不然,所有的材料配比都是有相當程度的講究,彆說是一克了,有時甚至多一毫、一絲、一根,都會導致法寶性質上的改變。

當然,不管是鑄造師還是陣法師,在細心程度和嚴謹程度上,終究還是比不過丹師的。

畢竟煉丹師是從材料的篩選上就開始有所講究的職業,更不用說後麵的火候掌握、拉丹手法、揭蓋時機等等,每一步都是有著嚴謹到近乎可以說是苛刻的程度。

一邊幫葉瑾萱擦拭著身體,許心慧並沒有停止說話。

不過太一穀裡,所有人都清楚許心慧其實就是一個話癆,想要讓她安靜片刻,難度可不低。

唯一能夠讓她安靜下來的,隻有兩個可能性。

第一,她正忙於鍛造。

第二,她被唐詩韻邀請坐飛劍了。

等到終於幫葉瑾萱擦拭完身子,許心慧又開始給她按摩:“大師姐和師父都說了,四師姐你一直躺床上,要適當的進行按摩,疏通一下氣血,不然等哪天你醒過來的話,很有可能是變成廢人的。……不過可惜了,四師姐你都不能說話,也沒辦法和我交流一下心得,這是我從師父那裡學來的按摩手法,也不知道對四師姐你來說,力道會不會太大。”

“不過,反正四師姐你也沒辦法說話,就算我不小心力道大了,相信四師姐你也不會怪我的,對吧。”

許心慧繼續叨叨擾擾的說著,一刻也沒有停歇過。

葉瑾萱當然也不可能回應得了她,她依舊是一副歲月靜好的安詳模樣。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