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回太一穀(1 / 2)



推荐阅读:

“拔刀術?”黃梓挑了挑眉頭。

拔刀術這個名詞,對於玄界所有修士而言,都是陌生的。

因為這個世界是沒有“拔刀”這個概念。

對於劍修而言,飛劍就是他們身體的一部分,是他們性命相交的共存物。所以飛劍都是藏在劍修的神海、心臟,根本就不需要“拔劍”這個動作,隻需要心念一動,就可以將藏在體內的飛劍放出來對付敵人。

這也是為什麼劍修的群體裡會有“劍在人在、劍完人完”的說法。

而對於修煉劍技一途的武道修士來說,雖然無法像劍修那樣將飛劍藏於體內,不過有小部分修士的佩劍根本就沒有劍鞘的概念——有儲物戒的都是放在儲物戒裡,畢竟儲物戒隻要心念一動就可以立即拿出來;而沒有儲物戒的那些人,當然不可能放在納物袋裡了,雖然有劍鞘裝著,但他們的佩劍都是兩麵刃的直劍樣式,並非是唐刀的樣式。

因此,雖有“拔”的概念,可真要嚴格來說,那也是“拔劍”而非“拔刀”。

在這個世界裡,恐怕隻有黃梓知道蘇安然所說的“拔刀術”是什麼意思了。

“你確定?”黃梓的眉頭一挑,“你從哪裡得知的。”

“是宋玨告訴我的。”

“宋玨?”

“那是誰?”

黃梓和王元姬的聲音不約而同的響起。

就連方倩雯,也都一臉好奇的望了過來。

不過蘇安然隻看方倩雯的神色,就知道自己這位大師姐肯定想歪了——那種“小師弟終於長大了,開始認識異性”的表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是真元宗那個異類吧?”

“真元宗的異類?”王元姬的目光從蘇安然的身上轉移到魏瑩的身上。

看著幾位師姐一臉來了八卦突然就興奮起來的樣子,還有黃梓居然也興致勃勃的湊上去,蘇安然就覺得這畫麵相當的幻滅。

他實在很想吼一嗓子:師姐們,這不符合你們的人設呀!

但是考慮到五師姐和六師姐的拳頭都比自己硬,蘇安然還是決定閉嘴了。

對於黃梓和王元姬、方倩雯等人都不知道宋玨是誰,蘇安然還是能夠理解的。

畢竟黃梓境界層次太高了,往來交流的都是各方大佬;而五師姐王元姬雖還沒有達到黃梓那種高度境界,但她接觸的都是天榜名單上的人物;而大師姐就比較特殊了,她雖也隻是本命境而已,可是她宅啊!

但魏瑩就不同了。

作為地榜第一,當之無愧的凝魂境下無敵,魏瑩實際上認識的人要比上官馨、唐詩韻、葉瑾萱、王元姬、宋娜娜更多——畢竟這五個人裡,一個下落不明,一個盛氣淩人,一個玄界公敵,一個一言不合就打人,一個被迫自閉——她是整個太一穀裡,人脈僅次於八師姐林依依的人。

而且與林依依相對於人更熟悉宗門的情況不同,魏瑩的關注點基本都在各宗門的儲備人才上。

像宋玨這樣的天才子弟,魏瑩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聽著魏瑩在向其他人“科普”宋玨是什麼人,蘇安然也是一臉的無語。

不過也托了魏瑩的福,蘇安然對宋玨這個女人才有了一個更清楚的概念。

也知道她為什麼會被認為是異類了。

真元宗雖說是一個兼顧了武道方麵修煉的宗門,而且在武道方麵的成就並不算弱。但要知道,這個宗門實際上在十九宗裡,是與天山派、龍虎山、萬道宮並稱的四大道宗之一,其宗門的鎮派功法是五行術法、陰陽術法。

所以哪怕真元宗在武道方麵比之尋常宗門更強一些,但對於真元宗的弟子而言卻依舊是屬於“小道”的行列,他們真正作為自己戰鬥體係核心的功法,始終是五行術法和陰陽術法這兩種。對於真元宗的弟子而言,武技就隻是他們修為較低的時候,外出曆練時的傍身技藝,基本上在修為高深後必然都會轉修並且在術法方麵繼續鑽研。

可宋玨則不然。

相比起術法,她更偏愛於武技。

尤其是在獲得“拔刀術”後,她更是一度荒廢了術法修煉,為此在師門裡沒少被師門長輩訓斥。據魏瑩不知道從哪打聽來的情報——這也是蘇安然第一次見識到,惜字如金的六師姐居然還有這麼八卦的一麵——宋玨曾因在落下術法方麵的修煉功課而差點被逐出宗門。

後來是在一次宗門大比上,她展現出一種將術法與武技結合到一起的特殊功法,成功擊敗所有對手,拔下頭籌,成為宗門大比的最大黑馬,因此引起真元宗掌門的關注,默許了她荒廢術法方麵上的功課修煉,才保住了她真元宗弟子的身份。

一戰成名,又研創出新類型的功法,宋玨是無愧於“天才”的名聲。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在場的人都是知道“萬界”的存在,而根據從那次真元宗的宗門大比,以及後來宋玨幾次在公開場合下的出手,都能夠看得出來,她研創出來的那種將武技與術法結合到一起的功法,的確是她自創的,而不是來自萬界。

甚至在此時,結合蘇安然的情報後,黃梓、王元姬、魏瑩等人才意識到,宋玨在這些暴露出來的表麵下,還藏了一手。

因為她真正最擅長的,是拔刀術!

“有點意思。”聽完魏瑩的情報,以及蘇安然從旁的補充,黃梓摩挲著下巴笑了起來,“你知道那個小世界嗎?”

“知道。”蘇安然點頭,“宋玨稱其為妖魔世界……”

然後,蘇安然就將從宋玨那裡獲得的關於妖魔世界的情報,又給複述了一遍。

“嘶——”聽完蘇安然的話,黃梓倒是先發出一聲倒吸冷氣的聲音了。

蘇安然雙眼一亮:“老……咳咳,師父,你知道這個小世界?”

一時激動,蘇安然差點喊出老黃這種不尊師重道的稱謂。

“我不知道啊。”黃梓搖頭,“你都說了,懷疑那個世界的最高上限隻是地仙境,那是我這種人會去的地方嗎?跌價。”

蘇安然一臉蛋疼,外加十萬分嫌棄:“那你剛才露出那樣的表情?”

“你不覺得這個小世界的設定……很有一種既視感嗎?”黃梓撓了撓頭,“就是那部……大劍,你看過沒?”

“沒。”蘇安然搖頭。

黃梓“嘖”了一聲,一臉“你這孩子怎麼回事”的表情。

然後黃梓就開口給蘇安然進行科普了。

聽著黃梓說什麼“妖魔化人形,潛藏在人類社會裡,然後吃人的內臟”等等之類的話;而蘇安然則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說著什麼“這類設定早就爛大街了,一點都不有趣,一點都不熱血”的反駁;然後黃梓就回以“你連大劍都沒看過,就敢說它不熱血?小屁孩懂什麼!大劍才是男人的浪漫!”之類的反擊;緊接著蘇安然就又反駁“大劍有什麼可浪漫的?醜不拉幾的。隻有斬刃啊,拔刀術啊才是王道!鬼滅之刃才是熱血王道之作,那才是帥氣的巔峰展現。連亞索都沒見過的廢柴哪能領略到英雄聯盟的魅力。”

之後,話題就順利的從妖魔世界給歪到了英雄聯盟,並且以蘇安然說出一句“二十分鐘內死了五十五次的廢物沒資格說自己會玩英雄聯盟”作為終結。

黃梓的表情當場就崩了。

王元姬、方倩雯、魏瑩三人麵麵相覷,臉上都寫著人生三問。

“完了完了,小師弟也被師父帶魔怔了。”方倩雯一臉的痛心疾首。

“是啊。”王元姬也非常讚同的點了點頭,“小師弟完了。”

“上一次看到師父這個表情……”魏瑩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有些驚恐,“是三師姐被吊打的那次吧?”

“你沒記錯。”王元姬給予肯定。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