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87. 基操,隻是基操而已

187. 基操,隻是基操而已(1 / 2)



推荐阅读:

原本站在黃梓身旁,一副怯生生模樣的方倩雯,在深吸了一口氣後,她整個人的精氣神瞬間就改變了。

如出鞘利劍,如沙場猛將,如威嚴帝王。

僅僅隻是臉上的表情略微有些變動,但是整個人的氣質就已經徹底被扭轉了。

北海劍宗的幾名長老、前掌門、現掌門,內心都下意識的一顫,竟是感受到了些許的壓迫力。

徐塵想要搖頭失笑,他覺得自己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竟在一個本命境的小家夥身上感受到壓迫力,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若是這種話傳出去,他相信玄界絕不會有人相信,甚至反而是要更加看輕北海劍宗。

隻是他也清楚,自己其實是真的不適合當掌門的,畢竟這些年的變化,讓他變得越來越偏激了,行事手段也漸漸極端起來,遠不如自己的那位師弟表現出來的態度雖相當強硬,但至少暗地裡還是留有一些回旋的餘地,不至於把事情鬨得太僵。

這也是他願意將掌門之位讓給沈德的原因。

但是,當他轉過頭看向其他人時,卻是愕然發現,白長生、許平兩人的臉上,都露出凝重的神色。

陳不為雖沒有什麼神色變化,但是他現在正在煉化丹藥,五感六識肯定是關閉了,完全不知道現在的情況。

徐塵又望向了自己的師弟。

然後他就看到,自己師弟臉上的神色竟是比白長生和許平兩人更加認真。

——難道這個方倩雯很厲害?

從未和方倩雯打過交道的徐塵,也收起了內心的一絲輕視。

修為不高,但是卻能夠被黃梓帶在身邊,而且還由她來全權負責交涉,徐塵知道自己剛才犯了經驗意識上的錯誤。

“用不了多久整個玄界就會知道,你們北海劍宗失去了最重要的兩個支柱產業。”方倩雯開口了,她的聲音非常平靜,但是神色卻顯得非常的肅穆,“試劍島姑且不說,但是龍宮遺跡的錦鯉池和龍門的消失,對你們北海劍宗而言才是最大的打擊。”

徐塵翻了個白眼:“還不是你們太一穀的天災……”

“這話可不能亂說啊,徐師侄。”

“師……師侄?!”徐塵發出一聲壓抑不住內心情緒的驚呼。

“據我所知,徐師侄和沈師侄、許掌門都是白師兄的師侄,陳長老是你們的太師伯,家師與陳長老平輩而論,那我稱陳長老為叔叔,稱白長老為師兄,你們不就是我的師侄嗎?”方倩雯歪了一下頭,一臉“你們北海劍宗好奇怪啊,這等常識都不知道嗎?難道你們北海劍宗一點也懂得尊師重道,是玄界的敗類宗門嗎?”的表情。

“咳。”白長生白長老輕咳一聲,“徐師侄,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沒見到你方師叔正在闡述問題嗎?”

“方……方師叔?”徐塵臉上的怒氣可不是裝出來的。

“誒,徐師侄喊我何事?”方倩雯大大方方的接過話,直接拿下話語的主導權。

或者說,從頭到尾,她的主導權就沒有交出去過,哪怕麵對一群道基境的大能修士,她也依舊麵不改色。

“我……”

“徐師侄,你若再這麼對你方師叔無禮的話,我就要請你出去了。”白長生麵色一沉,真正的拿出了身為他們師伯的威嚴模樣來,製止了徐塵接下來的“胡言亂語”,他可是非常清楚方倩雯有多難纏的,而且剛才她臉上的表情並非作偽,若是真讓徐塵繼續這麼鬨下去,恐怕用不了玄界就會知道,北海劍宗是一個不尊師重道的敗類宗門了。

宗門數千年的基業和名聲,白長生怎麼會讓其毀於自己的手上呢。

——瞧我這暴脾氣!

徐塵強行按捺住內心的怒火。

“沒事,白師兄,師侄還年輕,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活力。”方倩雯輕笑了一聲,但卻給人一種非常客套、疏遠的感覺,並沒有讓人感到親切,“像我小師弟,現在還非常的頑劣呢,畢竟年輕人嘛。”

隻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將徐塵和蘇安然劃上等號了。

此時若是徐塵再想鄙視蘇安然,那麼他也等於是同樣在鄙視自己了。

這一刻,徐塵是真的收斂起內心的情緒。

因為他知道,為什麼白長生、許平、沈德等人,在看到方倩雯時會是那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了。

武力方麵,有黃梓坐鎮。

語言方麵,有方倩雯壓製。

徐塵突然覺得,眼下這場仗恐怕不比真刀實槍的打上一架來得輕鬆。

“是的,年輕人嘛。”白長生笑嗬嗬的說著話,並且將話題重新帶回主題上,“我們還是談回正事吧。”

他是知道如果放開來扯,方倩雯真的能夠跟他們扯上好幾天的,一點也不會因為正事沒談妥就氣餒,也不會因為被晾在一邊就覺得自己受到冷落而心存忿恨或者其他情緒。似乎所有負麵情緒在其身上都不會存在一般,所以想跟方倩雯交涉的話,那麼就是最好直切主題,然後在利益方麵進行協商和交涉。

想要靠其他手段來影響方倩雯的判斷力和情緒,好讓她在談判交涉過程中犯錯,白長生、許平、沈德都知道,那是一種徒勞。因為他們已經嘗試過很多次了,所以如今他們早已放棄這種沒用的手段,否則的話就很可能會像徐塵那樣,被方倩雯站住一個“理”字後,反而被激得心態失衡、方寸大亂。

“好吧。”方倩雯點點頭,“龍宮遺跡的存在,本就是你們和妖盟之間進行溝通和聯係的橋梁……”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許平的內心突然“咯噔”了一下,然後他就看到方倩雯似笑非笑的眼神。

這一瞬間,他就明白了,太一穀隻怕是早就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和妖盟眉來眼去的事情。

“……但是現在,龍宮遺跡裡的龍門破碎,當世之中僅存的唯一一座龍門,如今就在碧海龍族的手上,等於是說,碧海龍王是真正的掌控了整個水生妖族的命門。”方倩雯隻是望了一眼許平,然後就繼續說道,並沒有去深入追究這個話題,“按理而言,碧海龍族其實應該感謝你們幫他們統一整合了整個妖盟的水生妖族。”

其他人都沒開口,因為他們知道,方倩雯直接點題,不可能隻把這話說一半。

“若在以往,以青丘氏族為首的獸蹄妖族、以及飛禽妖族等,想必是不樂意坐看碧海龍王一族獨大,將整個妖盟變成他的一言堂,所以碧海龍王肯定還會繼續和你們保持友好的關係,畢竟互惠互利這種事,不止是在我們人族的世界裡通用的。”方倩雯果然沒有止住話頭,而是繼續說到,“但是這一次不同,就算九尾大聖、幽影妖後再怎麼想要阻止,也不會在明麵上給碧海氏族添亂。”

“為什麼?”許平不解。

其他人也看了一眼許平——北海劍宗位於北州與中州之間,一直以來也在妖族和人族之間搖擺不定,算是牆頭草作風。再加上和妖族的聯係一直都是許平負責,所以此時自然是想聽聽他的看法了。

“因為,蜃妖大聖複活了。”

“不可能!”白長生發出一聲驚呼。

“為什麼不可能?”方倩雯歪了一下頭,“你們還沒了解清楚,這次龍宮遺跡裡的情況吧?”

白長生等人麵麵相覷。

他們的確還沒有徹底的了解龍宮遺跡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唯一知道的,就是太一穀和妖盟的人打起來了,而且殺了妖盟的不少人,最終還將整個天塹絕壁都給打崩裂了,導致包括錦鯉池、龍門在內等龍宮遺跡最為重要的設施,全部都被摧毀了。

“我了解過了。”但是很快,沈德就接過話了,“朱元,也就是我的親傳弟子……他已經告訴過我大體的經過了。這一次,碧海龍王為了讓蜃妖大聖複活,的確是花費了很大的力氣,隻可惜其他進入的人族宗門,卻全部都沒有注意到這些問題,反而被妖盟那邊以龍宮秘庫給利誘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