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倩雯,上!(1 / 2)



推荐阅读:

北海劍宗山頭林立、派係混亂,對於玄界並不是什麼秘密。

甚至很多人都認為,如果不是因為有白長生這位大長老一直充當潤滑劑,調解北海劍宗內部的各種混亂與矛盾的話,恐怕北海劍宗早就分裂了。

所以,於外人而言,北海劍宗地位最崇敬的並非北海劍宗的門主許平,也並非如今依舊在絕世劍仙榜榜上有名的周天劍.陳不為,更不是號稱北海雙劍的蕩魔劍.徐塵和碎星劍.沈德,而是這位總是笑嗬嗬、一臉和氣的白長生。

沈德於三千年前成名,他親身經曆過那場邪命劍宗的攻島事件,也正是那場戰役,使得他與徐塵兩人一戰成名,被譽為北海雙劍。當時有不少人都期待著,這兩把劍能夠雙劍合璧,讓北海劍宗變得強盛起來。

事實上,沈德和徐塵兩人,也曾是一對惺惺相惜的好朋友,兩人都為了北海劍宗而做出巨大的努力。

隻是,後來因為理念上的不和,兩人最終隻能分道揚鑣。

如今一位成了激進派的精神領袖,一位則成為強硬派的精神領袖。

但讓沈德沒有想到的,自己居然有一天會成為這北海劍宗的新一任宗主。

一下子就完成了他本以為還需要數百年乃至上千年才有可能達成的目標,沈德的內心其實是有些迷茫的。

一直到跟著白長老白長生來到主峰後,才猛然回過神來。

北海劍宗,或者說北海劍島,是占據了北海群島上最大的一座島嶼作為宗門根據地。

這島嶼上有山有林有湖,可以說風景是相當秀麗,一點也不比五洲各地差。

北海劍宗的大殿,就坐落於島嶼正中的一座主峰上——這座主峰的海拔高度約莫在五百米左右,對於玄界那些恨不得把宗門大殿修築在入雲的山峰裡,北海劍島的大殿位置並不算拔群,但相比起北海劍島上其餘幾峰,卻是已經足夠高了。

大概這也是另一種矮個子裡拔高個的體現。

大殿除了是北海劍宗用於招待、接見客人的正規場所之外,其實也是掌門的起居室——大殿後方的獨棟彆苑,就是北海劍宗的掌門起居室,曆來隻有掌門、掌門的家室及一眾真傳弟子才有資格入住,甚至就連仆役隨從等,都沒有資格入住這裡,隻能住在主峰山腳下的房子裡。

除此以外,這裡還是整個北海劍宗的護山大陣、外門大陣、內門大陣這三個陣法的樞紐、核心、陣眼,是控製整個北海劍島島嶼所有陣法的根基所在。

沈德對於這座主峰的一草一木、每一級台階,都相當的的了然,哪怕就算他成了一個瞎子,也絕不會在這裡摔倒。因為他和徐塵,都曾是上一代北海劍宗宗主的真傳弟子,在這座主峰住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和徐塵得稱白長老一聲師伯,陳不為則太師伯。

至於如今北海劍宗的宗主,他與徐塵、沈德雖是同輩,但卻並沒有拜在上一任宗主的座下。

事實上,外界對於當年邪命劍宗的攻島事件,早已遺忘得七七八八了,畢竟不是北海劍宗的弟子,又有誰會去認真的記住這段與己無關的曆史呢?

所以,如今玄界自然也沒有多少人知道,徐塵與沈德這對北海雙劍是真正的同門弟子,而上一任老宗主也在那場邪命劍宗的攻島大戰裡力竭身亡,最終站出來力挽狂瀾的是周天劍.陳不為,後來當上掌門的卻是在當時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根基靠山的許平。

用佛家最喜歡的說法,就是世事無常,一切皆緣。

可沈德不喜歡這套說法。

劍修,本就該以劍掙命,我命由我不由天。所謂的世事無常,隻是自身能力不足的一個逃避借口而已。

所以沈德不喜歡佛家,不喜歡軟弱的許平。

但對於黃梓,沈德是很敬重的。

理由也很簡單。

黃梓是人族五帝裡最強的一位,哪怕就算是所有劍修公認的最強劍仙尹靈竹,也隻能屈居於黃梓之下。

天劍.尹靈竹、大先生.長孫請、活佛.善行禪師、神機老人.顧思誠,再加上太一穀的黃梓,就是代表如今人族最強個體戰力的五帝。而作為三大世家家主代表的三皇,在個人實力方麵比之五帝略遜一籌,但是三皇的象征意義卻並不是“個體戰力”,而是重點在於一個“皇”字,是群體實力的象征,畢竟世家與宗門還是有很大不同的。

至少,宗門不可能做到一言堂。

而世家卻是可以——能夠成為世家家主的,不是整個家族裡最聰明的,就必然是整個家族裡最強的,隻有這樣才能夠真正的服眾。因為不服他們的,早就在爭奪家主之位的過程裡,成為一具枯骨了。

沈德也曾年少輕狂過,也曾有過諸多理想,也曾……

在夜深人靜入夢時,幻想過佇立於玄界之巔——畢竟從踏上修道之路再到名震玄界,他隻花了不到八百年的時間。

可是從一戰成名再到一門之主,這一步沈德卻是走了三千年。

如今,他已近四千歲,也收了兩個親傳弟子,真傳弟子也有十數位,更不用說那些記名弟子了。可隨著修為越來越高,沈德卻對這方世界越來越敬畏。

“緊張了?”白長生背對著沈德,突然開口。

“沒有。”走在山道階梯上,沈德搖了搖頭,“隻是有些感慨。”

白長生點了點頭,也沒問沈德感慨什麼。

順著登山的台階拾級而上,沈德看著熟悉的花草,過去幾千年來的一幕幕不斷的在他的腦海裡回想著,內心卻是突然變得寧和起來。在這一刻,沈德整個人的氣勢也不再如出鞘的利劍般淩然冷冽,乃至劍氣逼人,反倒像是終於有一把鞘套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的鋒芒徹底收斂起來。

白長生察覺到沈德的這種變化,臉上的表情不由得笑了起來。

他沒有開口。

因為他怕打斷沈德這來之不易的大道體悟。

如果說,在登山之前,沈德在白長生的眼裡依舊是當年那個一戰成名的小輩,真要以命相搏的話,他自信是能夠穩勝半籌的——或許也難逃一死,但是他交代遺憾的時間終歸是要比沈德更長一些。

但現在。

白長生知道,如果以命相搏的話,他必死無疑。

這就是厚積薄發了。

積累了整整三千年的精華,終於在此時噴發出來了。

白長生笑得很開懷。

不多時,他們就來到了大殿前。

這個時候,沈德也終於真正的回過神了。

“準備好了?”白長生問道。

很顯然,他在這裡已經等了好一會了。

回想起自己之前的狀態,沈德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他在深吸了一口氣後,就又恢複到那位強硬派精神領袖的氣質風範:“我們走吧,白老。”

“好。”

白長老往後退了一步,站到了沈德的身後。

沈德知道什麼意思,也沒有阻止,而是邁步向前,就這麼朝著大殿走去。

北海劍宗的實力,或許在十九宗裡是墊底的,但卻絕對是最財大氣粗的一個。

所以這個大殿那是修建得相當輝煌。

甚至可以說是奢華。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