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75. 專注了八千年的事

175. 專注了八千年的事(1 / 2)



推荐阅读:

怎麼回事?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對於邪念本源的回應,蘇安然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哈?”邪念本源完全就是相當茫然的情緒。

蘇安然沒有直接回答邪念本源,而是緊盯著和蜃妖大聖對換了身體的敖薇,見對方的確沒有攻擊意向後,才開口說道:“八千年來,既然蜃妖大聖一直沒死的話,為什麼一直要等到你出現了,甚至是實力有一定保障之後,才會讓你去迎接蜃妖大聖的真身回歸呢?”

“我猜……”見敖薇依舊閉口不言,蘇安然笑了,“定然是因為,蜃妖大聖回歸的真身無法在玄界存留太久,畢竟這並非是真正的複活,而是類似於借屍還魂的手法。……所以如此一來,複活的蜃妖大聖就需要一副真正的肉身才能讓她的複活由不可能變為可能。……那麼我們不妨猜猜看,蜃妖大聖需要什麼一副什麼樣的肉身呢?”

“原來如此!”邪念本源瞬間明悟過來了,“還有什麼比一副具有真龍血脈的肉身,更適合作為蜃妖的轉生容器呢?所以一直以來,哪怕老龍王早就知道蜃妖沒死,卻一直不敢讓她的意識回歸,就是這個原因了?”

蘇安然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

他知道,敖薇不可能配合他演講,讓他好好的秀一下推理邏輯。

不過還好,有邪念本源在,倒也不至於場麵難看。

反正,在場這裡真正有意識的就三個,敖薇覺得蘇安然在演獨角戲無所謂,邪念本源會自動腦補蘇安然是在對他講解的。

碧海龍王為什麼一直都在努力不斷的生孩子,而且接連生了九個兒子還不夠,非要生這麼一位小公主,而且還把她寵上天?

理由很簡單。

碧海龍王其實一早就已經知道了,蜃妖大聖的複活,需要一位擁有真龍血脈的女性作為其容器,否則的話就算喚醒了蜃妖大聖的意識,讓她重新再度複活,也無法在玄界留存太久。

畢竟她原本的身軀早就已經崩潰破碎,化作了如今的幻象神海。

而一般妖族的身軀,想要能夠承受一位大聖的意誌意識,除非是擁有道基境的修為。

但是要知道,道基境在妖族那邊可是足以稱王的——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妖王。

用一位妖王來換一位大聖,這筆買賣不管怎麼看,都絕對是妖族賺了。但是對於那位犧牲了的妖王,對方或許就不會覺得是賺了,畢竟需要付出的是他的生命。

當然,這種說法也就隻是想想而已。

事實上就算是妖王願意,蜃妖大聖也必然不會願意的。

這種事甚至不需要去推敲就能夠得到明確的結果——這裡麵必然有著不為人知的缺陷,例如修為上限很可能就此被固定住,從此蜃妖大聖再也不複大聖之威;又或者是這種方法所獲得的軀體不能維持太久,必須每隔一段時間就更換一次軀體;又或者是因為血型不匹配,產生排異現象,導致實力無法完整發揮……

總而言之,不管是什麼原因,必然都有著老龍王不願意去冒險的因素。

因此,他才寧願花費八千年的時間,就為了生一個女兒出來。

但是這種情況,在蘇安然看來顯然是相當殘忍的。

隻是他不清楚妖族那邊到底是怎麼想的,所以他無法確定敖薇是否會對此心生怨念。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話,那麼蘇安然絕對有把握讓妖族就此重創,讓真龍一族成為一個曆史——畢竟根據藥神的說法,真龍一族想要恢複往日榮光,就必須集齊七龍珠……啊呸,就必須讓五從龍都複蘇。

“你,什麼時候發現的?”敖薇的聲音,聽不出喜怒。

這讓蘇安然的眉頭微皺,下意識的就警惕起來。

他摸不清敖薇到底是一副什麼樣的態度。

眼前這個女人,似乎在幻象神海那次受挫之後,就迅速成長起來了,變得有些喜怒不形於色。這種對手,恰好就是蘇安然最為討厭的對手,因為他如果沒辦法判斷清楚對方的喜怒,那麼就很難對症下藥,對於話語權和事情的處理方案,就會變得相當的棘手,因為你無法判斷,到底是哪一句話或者哪一個動作,就會激怒對方。

“也就是你剛才對我下殺手的時候。”種種思緒,在蘇安然的腦海裡一閃而過,然後他就開口了,“你知道我陷入了幻術之中,覺得我的下場是必死,那麼為什麼不親手殺了我呢?這樣的結果不是更加讓人安心嗎?”

敖薇沒有開口。

她也想啊!

她對蘇安然那是真的相當痛恨!

畢竟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是順風順水,不管什麼樣的對手,隻要是同境界的,她都幾乎立於不敗之地。唯一一次慘遭羞辱的,就是在幻象神海遇到蘇安然的那次,那是真的讓她感覺老鼠拉龜無從下手——打又打不過,而且那會人家手裡還捏著個大殺器,如果她跑慢一點的話,說不定連逃都逃不掉。

可是……

“可你沒有,因為那會你的意識恐怕和我一樣,陷入了沉睡之中。”蘇安然聳了聳肩,“而以蜃妖大聖的身份,定然是不屑於向我這種小輩出手的。在蜃妖大聖看來,不管是我也好,還是我們太一穀任何一個弟子都好,都不值得她親自出手,畢竟她是大聖,大聖手下不殺無名之輩,對吧。”

雖是詢問,但是語氣卻是相當的肯定。

而敖薇也知道,這就是事實。

蜃妖大聖察覺到蘇安然已經進入了龍門,可她卻並沒有動手,就是自恃身份,認為自己親自出手的話,就會掉價。而且在當時的情況看來,也的確認為蘇安然並不算威脅,所以不值得她花費精力和時間去對付。

這是一種上位者的傲慢心態。

哪怕嘴上不說,甚至平時表現得再怎麼謙虛,作為大聖的蜃妖內心的高傲也不是可以輕易扭轉改變的。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