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疑惑(1 / 2)



推荐阅读:

龍吟聲響徹雲霄。

而聲音裡飽含著的痛苦之情,除非是個聾子,不然誰都能夠清楚從這聲龍吟裡感受得到。

蘇安然心中異常震驚。

這效果也太好了吧。

不對不對。

蘇安然猛然回過神來:“臥槽,我現在破壞了一個龍儀,乾擾了儀式,對方會不會發生的?”

邪念本源有些無語。

“夫君,你現在才發現這個問題嗎?”

“我也沒想到這東西這麼脆啊。”蘇安然有些無語,他就是這麼隨手砸了一下而已。

邪念本源自然能夠讀取到蘇安然的想法。

因此對於蘇安然這說法,她顯然是不信的。

隨手砸一下,你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

要真想出手的話,你是不是要把出生的力氣都用上?

“嗯,夫君說得對,都怪這東西太脆了。”邪念本源毫無節操的響應道,“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奇怪。”

“奇怪?”蘇安然扔下手中的碎片,徑直離開了這座偏殿。

既然破壞了龍儀讓對方發現了,他當然不會傻乎乎的繼續呆在原地了。

而且反正都已經被發現了,蘇安然也肯定不會繼續慢吞吞的走,他直接就踩著屠夫化作一道劍光,順著邪念本源的指示向著第二個偏殿衝了過去。

幾乎是三言兩語間的交流剛落下,蘇安然就已經從天而降的砸破了第二座偏殿的屋頂,落入到偏殿內。

“左側的掛畫。”

邪念本源條件反射般的開口說道。

一道劍光破空而出。

不同於之前那門板般的模樣,屠夫在被蘇安然煉化成本命法寶後,就擁有了一副非常小巧的劍身,與正常人印象中的“劍”概念非常相似,並沒有那麼多歪門邪道的風格。

但或許是因為“濃縮就是精華”這個原理。

如今的“屠夫”具有更加凶厲的氣息,而且煞氣的影響也更加強烈,往往甚至讓蘇安然會有一種遲早要被反噬的感覺。

因此如今他大多數時候,都是把精力投放在壓製屠夫上,大多數時候都是拿屠夫來趕路,很少會真正的駕馭屠夫動手殺人——當然,除非是某些需要裝逼的時候,畢竟駕馭飛劍殺人和利用劍氣殺人,在裝逼學上是有很大的區彆。

此時劍光一閃即逝。

一副畫卷當即就被撕裂成兩截。

“不是那副山水畫!”邪念本源有些無奈的說道,“是那副仕女圖。”

“啊?”

蘇安然回過神,看了一眼旁邊那副著裝有些裸|露,一臉巧笑倩兮模樣的仕女圖畫卷。

這幅畫,蘇安然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覺得畫中女子相當漂亮。

“彆看!”

但是下一刻,蘇安然的神海猛然一炸,他便有些痛苦的捂住了頭,發出一聲悶哼。

蘇安然知道自己中招,當即也不敢再有分神,右手虛空一劃。

屠夫再度化作一道驚鴻,將那副畫卷當即劃斷。

也不知是蘇安然有意還是無意,劍鋒劃過的地方,恰好就是畫卷裡侍女的頸脖處。

畫卷一分為二。

看起來,倒更像是被施以斷頭斬。

而不等畫卷落地,被劃斷成兩截的畫卷當即就無火自燃起來。

隻是眨眼間的功夫,這幅畫卷就已經化作了一片灰燼。

宮殿群落內,混雜著痛苦的龍吟聲再度響起。

但是相比起最開始的痛哼聲,這一次蘇安然就能夠更加明顯的感受到,聲音裡所蘊含著的憤怒和幾分清醒了。

這一刻,蘇安然知道,他在破壞第一台龍儀的時候,已經進入儀式狀態的蜃妖大聖還沒有清醒過來,僅僅隻是因為升華儀式被破壞而產生的反噬所刺激到,所以才會發出那聲痛苦的龍吟聲。

但是這一次則不同了,隨著第二台龍儀被破壞,無疑會讓儀式所能產生的效果大打折扣——就算之前必須收斂心神以應對那如潮湧般的強烈刺激,可隨著儀式效果的大打折扣,刺激感不複先前那麼強烈,對方也肯定能夠分出一絲心神來觀察周邊的事物。

一名大聖的意識感知範圍有多大?

蘇安然可不想親身嘗試。

所以蘇安然知道,自己已經時間不多了。

當然,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作為儀式裡最重要的龍儀,居然會如此脆弱。

“並非龍儀脆弱,而是時間太過久遠了,而且一直以來都不斷有人闖入這裡舉行升華儀式,對於那些不知道根底的其他妖族而言,或多或少肯定會破壞了一些東西,或者激活一些陷阱機關。”

神海裡,傳來邪念本源的聲音。

“就如同剛才。若是那副畫卷還處於全盛時期的話,僅你對視而產生敵意的那一瞬間,夫君你的神海就會被撕裂了。”

“這麼恐怖?”蘇安然此時才意識到,剛才那一瞬間的境況有多麼危險。

“畫卷裡封存了一縷大聖氣息,不過因為年代過於久遠,而且一直以來恐怕也有不少人打那副畫卷的主意,在畫卷裡的氣息無法得到補充的情況下,每消耗一分就要減弱一分威力。”邪念本源回答道,“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很強!所以那一縷氣息並不能在夫君的神海裡惹出什麼亂子。”

蘇安然有些不想搭理邪念本源。

繞了這麼大一圈,原來她就是想要誇自己而已。

不過有邪念本源這麼解釋,蘇安然也就知道了為什麼第一個龍儀沒有任何危險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