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我是蘇安然(1 / 2)



推荐阅读:

“聽說你這次模擬考,考得不錯啊。”

“還好吧。”蘇安然有些靦腆的笑了一下。

“全級第三名還好?”坐在蘇安然前排的少年發出一聲驚呼,“你這也太過分了吧。”

“沒有呀。”蘇安然搖頭,“我就是……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考試的時候好像就是在做夢,莫名其妙的就把試卷寫完了。我回過神時,考試就結束了。”

“這我肯定不信的。”少年搖頭,“你說不說我都不信。”

蘇安然隻是輕笑一聲,卻並不再說什麼。

自那天被老班叫醒,已過去三個多月。

這段時間以來,蘇安然總覺得自己有些渾渾噩噩的。

很多記憶,總是會出現莫名其妙的缺失。

例如上一刻他剛進入考場準備考試,可是下一刻他就已經出了考場,而在此期間他到底做過什麼,他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可是詭異的,卻是偏偏有人找他對答案時,他總能是能夠隨口回答出來。

完全就是一種潛意識的自然行為。

這種事情,明明相當的詭異,充滿了一股違和感,甚至可以說是毫無邏輯性可言。

可不知道為什麼,蘇安然的內心卻總是有一種理所當然的感覺。

就仿佛,事情本來就應該這麼發展才是正確的。

“胖子。”

“誒。”少年轉過頭,“什麼事呀。”

蘇安然的內心,又有一種微妙的違和感升起。

他發現,自己似乎不記得班上同學的名字,他連一個名字都想不起來。

但是每次他喊“喂”或者其他隨口的稱呼時,卻總是有人能夠準確的應聲,就好像彼此之前心有靈犀一般。

蘇安然覺得這種情況應該是屬於不正常的,可每當他想要深究的時候,頭痛病就會開始發作。

一開始的痛感並不強烈,但如果蘇安然不停止回想的話,那麼痛楚就會越來越嚴重。

這幾個月來,蘇安然已經摸索清楚這種習慣,所以他現在總是會下意識的回避這種痛感來源。

“我聽說,我們有畢業旅行,是不是呀?”

“是啊。”少年的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這次好像要去京都,千年古都,平安京啊!”

“是麼?”蘇安然的臉上,還是有幾分疑惑,“我們學校以前……有畢業旅行的習俗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少年的臉上,浮現出古怪的神色。

“我們學校一直都有這種習俗啊。每年高三畢業生,高考結束後,學校都會組織一次畢業旅行啊。隻不過以往都沒出國而已,基本都是省內找個地方玩玩,偶爾經費比較足的時候,也就是去國內一些比較有名的旅遊景點。今年我們這次算是撞大運了,是不是後無來者我不知道,但絕對是前無古人。”

“哦。”蘇安然應了一聲。

“你怎麼好像一點都不興奮?”少年有些奇怪的看著蘇安然。

“我就是覺得,有些奇怪。”蘇安然抓了抓頭,“總覺得畢業旅行什麼的,有些奇怪……”

“這有什麼奇怪的。”少年不以為然,“我看你最近可能學習太累了吧?以我們重點學校重點班的標準,你考了全級前三,基本就是全市前二十的水準了,不說清北吧,起碼複旦是沒問題了,我倒是覺得你可以稍微緩一口氣,不用緊張了。”

蘇安然沒有接話,隻是微微點頭,示意知道了。

但是他的內心,還是覺得有些古怪。

我們學校有畢業旅行嗎?

而且我的成績有那麼好嗎?

還有這段時間,父母都不去上班,天天就在家陪著自己,真的沒問題嗎?

蘇安然總覺得槽點有些多,可他就不知道該怎麼吐。

當然,也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吐,而是不敢吐。

他怕自己一吐槽,這頭又要痛了。

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蘇安然抬起頭,就又看到了那名古裝少女正站教室的前門,一臉直勾勾的望著自己。

她充滿靈氣的雙眸仿佛在向自己敘說著什麼。

蘇安然有些不太舒適的扭動了一下脖子。

最近幾個月,他由幾乎每天都能見到這名古裝少女一次,到每隔幾天才能見到對方一次,再到如今每隔一星期才會見到對方一次。他雖然沒有聽到這名少女的聲音,但是從對方的眼神,蘇安然知道對方是想要讓自己跟著她走,而且直覺也在告訴蘇安然,他如果不跟對方走的話,一定會後悔,會發生很不妙的事情。

可是,每當蘇安然想要跟著對方的時候,就總會有出現一些意外。

“蘇安然。”

又來了。

蘇安然的內心無奈的歎了口氣。

就這麼一晃神的功夫,那名古裝少女的身形就已經消失了。

他也不是沒有試過不管其他情況立即就追上去,但是這樣的結果顯然是無效的,這讓蘇安然意識到,自己或許隻有在那名古裝少女出現的那一刻,追上對方才能夠明白對方到底想要和自己說什麼。

可是偏偏的,到目前為止,他就沒有一次成功過。

他也試過詢問其他人是否能夠看到古裝少女,但每一次彆人都以為他在講鬼故事。

可蘇安然卻一點也不覺得恐怖和可怕。

誠然如其他人所言的那般,這應該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可不知道為什麼,蘇安然就總覺得那名古裝少女相當親切,對方並不像是那種會害自己的人。反倒是他總覺得,如果不能儘快跟上那名少女的話,恐怕就會出現什麼大亂子,這才是會讓他遺憾和後悔的事情。

但究竟是什麼事呢?

蘇安然怎麼也想不起來。

而且越想,頭就會越痛。

強烈的痛楚,總會讓蘇安然下意識的進行回避,不願繼續深入。

“什麼事?”蘇安然轉過頭,望向教室後門。

兩名充滿青春活力氣息的少女正站在後門,其中一人有些大大咧咧,看到蘇安然轉頭回望時,臉上不由得露出興奮的神色;而反觀另外一人,則像隻受到驚嚇的幼獸,一臉怯生生的模樣,尤其是看到蘇安然的時候,更是不斷的將身形向後退著,很快就隻露出小半個身形,眼見著就要徹底脫離蘇安然的視線範圍了。

但就在這時,她身旁那名少女卻是一把將起抓住,然後又扯了過來。

幼獸般的少女發出一聲驚呼,臉色瞬間變得通紅。

這兩人……誰啊?

蘇安然有些茫然。

“哎呦,女神呀。”

“女神?”蘇安然還在發愣。

“校花女神啊,你去年不是還給她寫了情書,結果被人家給拒了嘛。”前排的少年笑了一下,小聲的說道,“她當時還說以學習為重。你們之間不是還有個小賭約嘛,你考進前五,她就考慮和你交往。……之前我還以為是開玩笑的,沒想到……”

看著少年笑得那一臉猥瑣的模樣。

蘇安然很是茫然。

有這回事嗎?

為什麼,我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你們在嘀咕什麼呢。”那名有些大大咧咧的少女,毫不顧忌並非同班的因素,直接就走進教室,“看不出來,你還真的挺努力的嘛,居然真的考進前五了。……好吧,我承認你有資格和……”

一陣奇異的電流乾擾聲響起。

蘇安然在這一瞬間隻感到一陣頭皮刺痛,耳鳴聲伴隨而至。

瞬間的刺痛感,讓蘇安然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額頭,神色也有一瞬間的蒼白。

“你……沒事吧?”

不同於大大咧咧少女的那種清脆聲線,這道女聲帶有一種軟糯的空靈感,尤其是尾音結束時不自覺的微揚升調,讓她的聲線不由得變得更加動人。

蘇安然似乎在哪聽過這種聲線。

一種非常微妙的熟悉感,在他的內心深處升起。

這……似乎是一位很重要的人……

“沒事。”蘇安然搖了搖頭。

莫名的熟悉感,所帶來的親切感,讓蘇安然看到這名怯生生的少女時,便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

甚至連他自己都覺得很奇怪。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內心卻是下意識的想要更加貼近這種舒適感。

“之前的賭約,還算數嗎?”蘇安然看到這名如同無助幼獸般怯生生的少女時,他的內心升騰起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

想要保護她。

想要維護她。

不想她受傷。

不想她失落。

想要……

不想……

少女並不知道蘇安然內心的想法,但是聽著蘇安然如此大膽的發言,她卻是滿臉羞紅的低下了頭。

“嗯。”

細弱蚊聲的發音,似乎是用鼻音輕輕哼響。

很快,周圍的人就又一次開始起哄了。

氣氛微妙的被瞬間炒熱。

蘇安然內心的舒適感,愉悅感,在這一瞬間被放大到最大。

他開始有一種沉浸其中不願自拔的感覺。

隻是,在他不經意間的一瞥裡,那名古裝少女又一次出現了。

這一次她就站在後門。

她的神色有些急切。

這是蘇安然第一次見到這名古裝少女的臉上流露出第二種表情。

在這之前,不管何時,他見到這名古裝少女的時候,對方的臉上都隻有恬靜、淡然的神色。

仿佛天地崩裂,也絲毫不能讓她改色。

可這一次不同。

看著那名古裝少女的嘴唇不斷張合著,滿臉急切焦慮的模樣,蘇安然的內心不由得有一種觸動。

他似乎,有些愧疚。

可是……

我在愧疚什麼?

蘇安然有些茫然不解。

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愧疚的神色。

那名古裝少女到底想要對自己說什麼?

蘇安然的內心,第一次產生了一種渴求。

對答案的渴求。

蘇安然邁動腳步,向後門的方向走了一步。

周圍那種熱鬨歡呼的氛圍,在這一瞬間似乎正在不斷的遠離他。

一種微妙的疏離感,正在漸漸的滋生。

那名古裝少女的身影,似乎正在漸漸凝實。

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自主觀察感應。

在此之前,古裝少女的樣子明明已經非常的真實,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蘇安然卻總是覺得有一種飄渺的感覺,就好像對方隻是一道虛影一般。

但是現在,伴隨著他對周圍的環境產生了一種疏離感的同時,那名少女的身影卻是漸漸變得有些真實起來,似乎正在漸漸變得有血有肉起來,不再是之前那種虛無縹緲的感覺。

靈。

蘇安然的內心,莫名的產生了一個念頭。

幾乎就在蘇安然產生靈這種概念的時候,他感覺整個空間仿佛都產生了某種震動。

“蘇安然!”

緊接著,那名古裝少女所發出的輕靈聲音,終於再度響起。

她的臉上,有著驚喜交加的神色,似乎完全沒有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聽我說……”

古裝少女很快就定下神,急忙開口說道:“這一切都是……”

“安然。”軟糯的空靈嗓音,再度響起。

蘇安然的意識不由得晃動了一下。

下一秒,古裝少女的身影依舊存在,但是落在蘇安然的眼裡,那種真實感卻是徹底消失了,又一次恢複了之前那種虛無縹緲的感覺,沒有了之前那種活物的生命氣息。

蘇安然看到那名怯生生的少女,正站在自己身旁,一臉溫柔的喊著自己。

他的右手,傳來一陣柔軟的觸感。

蘇安然低頭一看,卻是這名渾身散發著如同幼獸般弱小無助的怯生生少女,她的左手正輕輕的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柔若無骨。

不知為何,蘇安然能夠想到的,僅有這個名詞。

一種幸福感和滿足感,從內心深處由衷的升起。

“安然!”

“安……”

“然……”

“夫……君……”

斷斷續續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響起。

這讓蘇安然不由得打了個激靈。

夫君!?

蘇安然楞了一下。

他猛然回過頭,望向教師的後門。

在那裡,那名古裝少女這一次卻並未如以往那般,在蘇安然略微分神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依舊站在那裡,神色顯得格外的……

猙獰?

不知道為什麼,蘇安然看著那名古裝少女麵露猙獰憤怒之色時,他的內心卻依舊沒有絲毫的懼怕。

反而是那種愧疚的歉意,變得更加的濃烈。

為什麼?

會有這種似乎被捉奸在床的感覺呢?

蘇安然很是疑惑。

他看著那名古裝少女,一臉憤怒急切的模樣,她的嘴唇不斷的張合著,似乎在說著什麼。

可是,蘇安然卻什麼都聽不到。

他唯一能夠感受到的,隻有對方的語速很快,而且……

好像一直都在不停的重複著什麼。

“安然。”空靈的軟糯嗓音,又一次將蘇安然拉回現實之中,“你怎麼了嗎?”

怯弱少女的臉上,有著相當關切的模樣。

她臉上的焦急之色,同樣的真切。

感受到右手上的溫暖,還有對方緊緊抓著自己右手的力度。

蘇安然輕笑一聲:“沒什麼。”

少女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甜美的微笑。

“你會一直陪著我的,對嗎?”

“嗯。”蘇安然點頭。

切實的幸福感。

蘇安然有點喜歡這種感覺。

……

接下來的日子,蘇安然自認還是過得相當的愉快的。

雖然時不時還是會有那種“一晃而過”的失憶感:大多數時候都是發生在考試的時候,往往他剛提筆準備填寫答案時,就會陷入某種失神的狀況。然後等他回過神來時,考試早就已經結束了,而且對答案時他似乎總是不會出錯。

這種情況,一開始還是會讓蘇安然感到有些疑惑的。

隻不過隨著第二次、第三次模擬考的結束,蘇安然就已經習以為常了。

最近這段時間裡,那名古裝少女出現的頻率已經越來越低。

基本上差不多要時隔半個月才會出現一次,而且每次出現時的時間也越來越短。

這一點,是蘇安然最近才發現的。

之前的話差不多還能維持近半分鐘的存在時間,但是最近一次出現時,她僅僅隻是維持了十多秒就消失了。

看著那名古裝少女一臉急切的模樣,蘇安然內心的愧疚感也越發的沉重。

這種內心的異樣感,讓蘇安然漸漸的有些不想去麵對這名古裝少女。

這一點,就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到底是為什麼。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