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龍門內(1 / 2)



推荐阅读:

在龍門內行走著的蘇安然,臉上看不到絲毫急切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應該是第一個進入龍門的人族,所以並沒有什麼“前輩的經驗”可以給他提供參考,這個龍門升華儀式的攻略方式,也就隻能他自己來開荒了。

而且,玄界並非是遊戲,不存在副本挑戰失敗後還能繼續挑戰。

在這裡,蘇安然隻能一命通關。

失敗的代價就是死亡。

因此,他自然得放平心態,不能因為一些負麵情緒的乾擾而導致功虧一簣了。

從進入龍門開始,蘇安然的腳步就沒有停下。

他發現龍門內的時間流速,很可能是停滯的,因為他已經走了約莫小半天的時間,但是龍門內的景象依舊是早晨那陽光明媚的樣子,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進入中午。而且不僅如此,氣溫、風力等等關於氣候的變化,也並未有任何改變,仿佛在龍門內的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被恒定了。

蘇安然又繼續往前走了約莫半天的時間。

然後他終於確定了。

自己在原地踏步。

理由很簡單,他刻意在地麵上以劍氣劃出一道明顯的痕跡,用於辨彆位置。

然後小半天的時間過去了,蘇安然最終還是回到了這道劍痕的位置——前行的感覺的確是存在的,身上傳來的疲憊感並不是作偽。但是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走在莫比烏斯環上一樣,不管他怎麼走、往哪個方向走,最終都隻回到原地。

或許,這就是整個龍門內的世界看起來並沒有絲毫變化,仿佛一切都被恒定了的原因。

蘇安然的目光,轉而望向了旁邊湍急的溪流。

遲疑了片刻,蘇安然伸出一隻腳踩在水麵上。

一股極為強烈的刺痛感,瞬間從足部傳來。

蘇安然猛然收回右腳。

隻見右腳上穿著的靴子,已被衝刷的水流撕毀大半。

“原來如此……”蘇安然頓時了然。

龍門的存在,本就是為了讓水生妖族能夠獲得生命層次上的蛻變進化,所以才會有了“魚躍龍門蛻變為龍”的說法。

而事實上,在地球的時候,也是有關於這方麵的寓言故事。

但不管是寓言故事,還是比喻的事物或者其他相關事項,這些典故都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征。

逆流。

想要躍過龍門,就必須要逆流而上,經曆過重重苦難之後才能獲得成功。

這實際上也是一種挑戰。

而在一個仙俠世界裡,逆流對於擁有特殊能力的妖族而言,並非難事,若是功力足夠的話,他們甚至能夠讓江河湖海的水流倒流。所以區區一個逆流而上,於水生妖族而言自然沒有任何難度可言了,如此一來也就和“躍龍門”的考驗背道而馳。

因此,湍急的溪流才會帶有一定的攻擊性。

隻有承受住這種攻擊性溪流的衝洗,最終完成了“逆流”之行,才算是真正的越過龍門。

想明白這一點後,蘇安然很快就將自己的靴子脫掉,然後赤足猜在了溪流上。

反正穿著靴子踩在溪流上,這些溪水也會將靴子腐蝕得一乾二淨,根本起不了任何保護作用,那麼還不如不穿。

而且蘇安然也有些懷疑。

這湍急的溪流明顯“逆流考驗”,所有水生妖族必然都會明白這一點,因此如果他們準備靴子類型的法寶,那麼肯定能夠避免靴子被破壞,從而降低考驗的難度。但是以龍門的考驗和重要性作為出發點,當初進行這種布局的設計者必然也會想到這一點,而且單純就“考驗”的初衷作為考慮,他自然不會希望有人以這種取巧的方式來躍過龍門。

那麼,如果穿戴靴子的話,可能就會遭受到更強烈的攻擊。

蘇安然是這麼懷疑的。

事實上,這一切也正如同蘇安然所猜想的那般。

當脫掉鞋子之後,他再一次伸腳去觸碰溪流時,那種強烈的刺痛感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輕緩的瘙癢。

有點像是做魚療的感覺。

但有些無奈的是,蘇安然的腳一放到溪流裡,自然而然的也就沉了下去。

這可與他的想法不太一樣。

略微思索了一下後,蘇安然運轉真氣於足下,然後通過不斷的調整真氣的輸送量和維持程度,他很快就掌握了訣竅,終於可以正式的踩在溪流上。

隻不過,湍急的溪流衝刷下,蘇安然若是站著不動的話,就會不斷的向後滑行。

而溪流延伸的方向,恰好就是分割龍門內外界限的鳥居。

蘇安然的內心有一種明悟:如果被溪流衝刷出去的話,那麼他就不能再進入龍門了——唯一不明白的,則是這一次不能再進入龍門,還是永遠都不能再進入龍門。

但不過結果是哪一個,對於蘇安然而言都沒有任何區彆。

如果他這一次不能阻止蜃妖大聖的話,以後就算還有機會再進入龍宮遺跡的話,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