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65. 我,敖薇,即將一雪前恥了

165. 我,敖薇,即將一雪前恥了(1 / 2)



推荐阅读:

龍門內的景象,與蘇安然所想象中的情況並不相同。

在界限龍門內外的那個巨大鳥居外,蘇安然看到是一片濃霧,他的神識感知根本就延伸不到裡麵:所有的神識在觸及到白霧的時候,就會徹底消失,仿佛被某種不知名的所吞噬一般。

並不是屏蔽和扭曲,而是被吞噬消耗。

這兩者,是有著非常明顯的本質區彆。

就如同在鐵索橋上,蘇安然的神識能夠延伸出去,他依舊能夠感知到一定範圍內的情況,隻是這個範圍很小,而且有著類似於某種延遲的現象,而且在超過範圍的話,感知力就會被削弱,直至消失——這就是扭曲和屏蔽。

但是在龍門外,延伸出去的神識感知,卻是頃刻間就徹底消失了,仿佛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一樣,並沒有任何緩衝的過程,讓人感到非常的突兀。

這就是吞噬。

可進入龍門之後,卻並非如此。

龍門內,儼然就是另一個世界。

青綠的草地上,有一條自北向南流向的湍急河流。

水聲嘩嘩。

蘇安然進入的位置,位於水流旁邊,在他的身後則是一個鳥居。

站在這裡麵,他回頭就能看到外麵的場景,所以蘇安然能夠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九師姐似乎又一次動用了金口玉律,一頭青絲變華發,然後被五師姐一張天遁符送走。

如今外界,已變成了敖蠻與王元姬互相對峙的情況。

他知道,那不是他能夠介入的戰鬥。

否則的話,也不會在他進入到龍門裡麵的時候,才觸發了新係統的任務。

【任務:找到並阻止升華儀式】

【目標:阻止升華儀式】

【提示1:你可以選擇通過乾擾的方式讓升華儀式失敗。】

【當前已乾擾進度:0%。】

【提示2:你也可以通過破壞四方龍儀來打斷升華儀式。】

【當前已破壞的龍儀:0/4。】

【提示3:你還可以選擇殺死目標來徹底中斷升華儀式。】

【當前已擊殺目標:0/1。】

【任務成功:根據你所選擇的方式不同,獎勵各有不同——】

【通過方式1完成任務,獎勵“成就點5000”。】

【通過方式2完成任務,獎勵“儀式:升華之陣”。】

【通過方式3完成任務,獎勵“成就點5000,儀式:升華之陣,特殊成就點5,1次十連功法抽取自選,1次十連法寶抽取自選”。】

蘇安然的任務係統,是在見到朱元之後,才複製出來的。

所以他也從朱元那裡,獲得了足夠多的關於這個任務係統的情報。

雖說與朱元的任務係統有著很大的差彆,但是有些本質上的東西其實還是共同的。

例如,任務係統不會發布存在讓宿主無法完成的任務——朱元的任務接取方式,大多數時候都是通過彆人的口述和請求來觸發的,但是偶爾也會有在進入某些區域的時候,自動觸發的可能性;而不管是何種觸發模式,有時候是存在任務的完成條件與目標指定的方式不同的情況。

曾經有一次,朱元接到來自北海劍島的師門要求,就是緝拿某位妖修。但是他的任務界麵所顯示的,卻是擊殺這名妖修或者回收這名妖修身上的某件法寶——這也就意味著,朱元想要憑借自己的實力緝拿這名妖修是絕不可能的,畢竟除非是實力已經足以碾壓對方,否則的話在玄界不太可能出現活捉緝拿對方的可能性。

因為戰鬥中的雙方,自然不可能留有餘力,而在全力出手的情況下,死亡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

當時,朱元選擇的自然就是最簡單省事的方案:擊殺那名妖修。

但是之前從朱元的描述裡,蘇安然卻是聽到了不一樣的情報信息:當任務界麵顯示的可選擇完成方式越多時,並不僅僅隻是代表這個任務的完成手段具有可操作性,同時還意味著這個任務的難度並不算低,裡麵必然存在很多的其他陷阱因素。

而事實上,也正如蘇安然所預料的那般。

北海劍島之所以讓朱元緝拿那名妖修,其目的自然是為了被搶奪的那件法寶,但是那名妖修的身份大有來頭,就算是北海劍島也不怎麼願意去招惹。可朱元卻是將對方所擊殺,這自然也就導致了後來一係列的惡劣影響:那名妖修的爺爺是二十四路妖王氏族之一的族長,而他恰好是那位妖王最看好的子嗣之一。

後續的發展,自然是朱元隻能躲在北海劍島整整五十年,以至於玄界都快忘卻這麼一號人物了。

此時,蘇安然隻看到自己任務界麵的顯示,他就已經看出了任務係統裡所隱藏著的陷阱。

以他的實力,是存在擊殺眼下這名未成長起來的蜃妖大聖的可能性。

但是其後續結果,卻很可能是他所無法承受——哪怕他就算有太一穀的一眾師姐戰隊,甚至還有黃梓這個大殺器,但是蘇安然可沒有盲目的認為自己就是天選之子,能夠在玄界裡橫著走。

如果他在這裡殺了蜃妖大聖,那麼回頭他恐怕就真的要在太一穀裡躲上幾十年、幾百年了。

這可不是蘇安然想要的結果。

“所以,我隻能選擇另外兩個方式嗎?”蘇安然的眼神微眯,“但……”

輕輕的籲了口氣,蘇安然的眼裡有著躍躍欲試的興奮神色。

但他並非迂腐之人,所以如果機會很好的話,他自然也不可能放棄最後一種攻略手段。

蘇安然才不會承認,獎勵實在是太香了。

……

“敖蠻還是動用了龍宮令啊。”

兩道俏麗的身影,赤足的行走在湍急的水流上。

於前一人是甄楽。

外人隻知道她的名字,以為她是碧海氏族的蛟龍或角龍從屬,隻是偶爾會有些情不自禁的猜想著,這人的來頭到底有多大,居然可以無視老龍王的賜姓。

雖說在妖盟裡,某些較為弱小的族群也有可能出現血脈返祖的現象,從而獲得躋身進入大氏族的機會——其中手段比較穩定的方式,自然也就是龍門的升華儀式了。

以黃梓和蘇安然的眼光角度來說,這是一種生命力的蛻變進化之路,就好比是化繭成蝶那種蛻變。

最不穩定的,自然也就是返祖現象,畢竟這是屬於個例、特例。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偶爾有出現這種情況的話,躋身進入大氏族的妖修往往都不會更改自己的姓名。

例如青鱗氏族的阿帕、赤原氏族的赤麒等等——前者出身於一個小氏族,隻想不忘初衷;後者則是因為返祖並不算完整,且此方世間已沒有麒麟氏族的存在,所以找不到族群的赤麒隻好繼續呆在原來的族群裡,也就沒有改變的必要性。

但碧海氏族不同。

不管是蛟龍還是角龍,都會得到碧海龍王的姓名賜予。

有些隻是賜姓——不管之前姓什麼,一旦成為從龍臣屬,都會改姓敖。

例如攀附於碧海氏族的蛟蛇族群,獨角大妖兒子的黑蛟就獲得一次進入龍門的機會,而且他也基本確定了,隻要能夠成為從龍臣屬,他就會獲得王姓“敖”的賜予,而不會改變。

當然,黑蛟本人不太樂意就是了。

而某些從龍臣屬,甚至就連名字都會被改變。

例如敖成,他是角龍從屬,此前是血牙氏族的子嗣,叫宰原,隻不過後來得到入龍門機會,一舉蛻變成了角龍,於是得到了老龍王賜予的姓名“敖成”,據說意喻有“事有所成”的意思。

不過現在看來,大概是“一事無成”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甄楽”這個名字,才會讓此次隨行的諸多妖族都感到驚訝。

甚至有人猜測,她是不是老龍王的私生女,是敖薇同父異母的姐姐。

碧海氏族的情況有些不同。

因為老龍王強大的血脈能力,生下來的子嗣必然就是碧海氏族的正統祖龍血脈子嗣。但也因為血脈過於強大,因此想要誕生子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碧海龍王的後宮雖然數目眾多——不說三千吧,但是八百肯定是有的,而且還包括了幾乎整個妖盟族群,甚至還有不少的人族女修士。

但儘管後宮規模龐大,可也隻有真正能夠誕生子嗣的才有資格稱妃嬪,在碧海氏族裡才算是有足夠的地位和特權,否則的話也就僅僅隻是比一般的修士或妖修的地位稍高那麼一點罷了。

而在過去數萬年的歲月裡,碧海氏族真正有資格稱妃嬪的女人也隻有三位。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