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彼此(1 / 2)



推荐阅读:

阿帕看到蘇安然正在幫助魏瑩療傷,也看到這兩名太一穀的弟子似乎在說些什麼。

隻是因為距離的緣故,所以沒辦法聽清具體在說些什麼。

不過這並非他沒有過去找魏瑩和蘇安然麻煩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他被攔截了。

“赤麒,你想乾什麼?”阿帕望著赤麒,眉頭微皺,顯得有些不耐煩,“這是我的獵物,讓開。”

“魏瑩是我的。”赤麒凝視著阿帕,聲音低沉,不由得流露出某種凶性。

“你想要搶功勞?”阿帕挑了一下眉頭,“人快被我打死了,你現在想要出來摘桃子?你想死嗎?”

“魏瑩是我的!”赤麒又重複了一遍,但是這一次他的麵容已經流露出幾分猙獰可怖。

“嗬。”阿帕冷笑一聲,“就憑這個廢物?”

對於赤麒,阿帕是完全看不起的。

焰馬的赤原一族,雖同屬於二十四路妖王之一的氏族,但卻是屬於排名比較末流的氏族,與他所屬的能夠排進前五的青鱗氏族不同。而且赤原氏族能夠今日成就其實全靠老族長一個苦苦支撐著,不過隨著老族長大限將至,赤原氏族的氏族成員也出現了實力方麵的斷層,若是在老族長隕落之前沒有人能夠力挽狂瀾,那麼赤原氏族就要退出二十四路妖王的排序了。

本來吧,因為赤麒的血脈返祖,赤原氏族乃至整個妖盟都極其看重他的。

畢竟如今在妖盟裡,雖說出現血脈返祖現象的妖族不少,但是能夠追溯本源到上古始祖血脈的,卻不超過十人。

而這幾位,個人實力自然也是幾位強橫。

哪怕如今還停留在凝魂境的幾位,其潛力也是無可估量。

如二十妖星之一的袁飛,其血脈源頭是如今神猿山莊的通臂大聖,現在雖隻在妖帥榜裡排名第十一,但誰都很清楚,隻要他不隕落的話,未來必然是妖王可期。

除此以外還有排名第四的羅琦、排名十四的白德。

前者曾隻是一隻普通的蜘蛛妖,但是在突破到本命境顯化本體時,卻是莫名的激活了幽影血脈,如今已經正式認祖歸宗,回歸到幽影氏族的門下。真要認真算起來,妖後的親生女兒羅娜,見到她還得稱一聲姐姐。

而白德,一開始也不過隻是一隻普通的獅妖,同樣是在血脈覺醒後,才激活了赤山氏族九頭聖靈的血脈,認祖歸宗回到赤山,一躍成為八王氏族的子弟。隻不過天資表現方麵就不如羅琦和袁飛了,但憑借赤山氏族的強橫功法與本體肉身,也對得起他在妖帥榜上的排名。

因為有如此前車之鑒,所以當赤麒覺醒了瑞獸麒麟的血脈時,整個妖盟的興奮也就可想而知。

要知道,瑞獸之說,在妖盟的曆史,是僅次於兩大秉承天地氣運誕生的存在:亦即是真龍祖龍與鳳鳥。

如赤麒這樣特殊的血脈,在整個妖盟也可以算是獨此一份。

隻是,如此巨大的期望卻並未讓赤麒變得更加出色,反而他的表現卻是讓整個妖盟都感到失望:他的天資確實尚算不凡,比起羅琦也幾乎可以說是不遑多讓,甚至一度位列妖帥榜前五。可在有限的幾次出手實戰中,他的戰鬥實力就讓無數妖族都感到錯愕:不是強大,而是太弱了。

甚至說句難聽的。

赤麒根本就是戰五渣。

而在妖盟這種講究誰的拳頭大,誰就有道理的社會環境,如赤麒這樣的妖族會有什麼下場,完全就是可想而知的事。

所以他在妖帥榜的排名很快就一跌再跌。

從前五跌到後五,然後跌出前十,前十五,如今更是排名二十妖星末尾:第二十位。

若非赤麒的確也是掌握有一個領域,而且妖帥榜排名第二十一那位的確不是赤麒對手的話,否則的話,恐怕赤麒想要保住第二十名都相當困難。

這也是阿帕看不起赤麒的原因。

他排名或許不高,但他的確是實打實依靠一場場勝利走出來的排名。

在阿帕看來,他跟赤麒這種依靠血脈覺醒就能混到妖帥排名的廢物是不同的。

赤麒看得明白阿帕眼神所表達的意思。

但是他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曾幾何時,他的排名一度高於羅琦,僅次於空不悔、青樂、敖蠻三人,被認為是整個妖盟裡最有希望打破曆史的新生代大聖。隻是,隨著他的逐年成長,妖盟對他的期望也不由得一降再降,最終算是徹底的不再看好他。

二十妖星之一,妖帥榜排名第二十位。

這些名頭與其說是在照顧他,倒不如說是在照顧羅琦、白德、袁飛等人,避免讓他們覺得“血脈返祖”這種現象是一種毫無價值的意義。

對此,赤麒看得非常清楚。

可他不在乎。

或者說……

“我並不在乎那些虛名。”赤麒緩緩開口,臉上的怒容與猙獰之色正在逐漸消退,他的麵容也漸漸變得平複起來,“至少以前的我,並不在乎這些。因為我並不覺得,這些東西能夠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反而是給我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虛名?不在乎?麻煩?”阿帕每說一句,臉上的譏諷之色就不由得加深幾分,“對你這種廢物而言,的確是個麻煩,畢竟你根本就守不住這份榮耀。”

“於你而言或許是榮耀,但於我而言卻並不是。”赤麒緩緩搖頭,“不斷有人來向你挑戰,你每天都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應付這些事情,我並不覺得有什麼榮耀可言。……不過也是,像你這樣總是不斷的去挑戰彆人,根本就不會有人想要挑戰你,你自然不會覺得是一種負擔了。”

阿帕的臉色微變:“你是在嘲諷我嗎?”

“嘲諷?不。”赤麒搖頭。

阿帕的臉色稍微好轉些許。

可是不等他再度開口,赤麒的下一句話,就讓他勃然大怒起來。

“我並不覺得你有什麼好嘲諷的,我隻是在闡述一個事實而已。”赤麒一臉淡然的說道,“就好像,你並不會去嘲諷一個廢物,因為對方真的就是一個廢物。如果你會去嘲諷一個廢物的話,那麼隻能證明,對方並不是廢物,而是曾給你帶來了極大的心理陰影。”

“你……”

“你無法忘記我曾給你,或者說給整個妖盟與我同時代的人所帶來的那份巨大的心理陰影,所以你才會想要譏諷我,以此來證明你比我強。”赤麒緩緩開口說道,“可是,你並沒有注意到一點非常關鍵的地方。”

“什麼?”阿帕愣了一下。

他的思維,顯然已經被帶歪了。

“我從第四名跌出前五的時候,羅琦和唐芸並沒有挑戰過我,而是在那段時間裡,我選擇了蟄伏,沒有任何出彩的實戰事跡表現。”赤麒緩緩開口說道,“之後,我是故意輸給敖成,然後跌出前十。在往後,我和許渡有一個協商,所以許渡一戰成名,而我則也因此排名最末。”

“從第四到二十,我隻是經曆了兩次公開的落敗。可由始至終,不管是羅琦還是袁飛、白德,這些被妖盟寄予和我同樣厚望的天才妖孽,並未正麵和我交過手。”

赤麒往前踏了一步。

他的身上,有無形的烈焰在燃燒著——那是肉眼根本就看不到,但是在神識感知中卻是猶如人形火炬一般的熊熊烈焰。地麵上殘留著的水跡,在這股無形烈焰的烘烤下,以驚人的速度迅速被蒸發,而且烈焰的影響範圍還在飛快的擴散著,大量的水蒸氣不斷的彌漫出來,很快這片區域就變得朦朦朧朧起來。

“你……”

“我不爭虛名,是因為我不在乎。”赤麒緩緩的說道,“但是唯有魏瑩,絕不能讓你殺了她。”

“你瘋了!”阿帕發出一聲驚呼,“你忘了大聖的吩咐嗎?”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