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46. 我還隻是個孩子

146. 我還隻是個孩子(1 / 2)



推荐阅读:

阿帕滿臉怒容的望著魏瑩,以及魏瑩足下的那頭玄武。

若非剛才那一瞬間,水流被玄武所操縱,因此讓他右足踏空導致失衡的話,他就能夠一擊將青龍斃命!

可惜,錯過了最佳時機。

“如果你隻有這樣的手段,那你死定了。”阿帕重新穩住身形,聲音淡然的說道。

他的神通能力雖然是控製水流,結合自身的領域能力,可以發揮相當強的效果。

但是麵對天生就是水域之主的玄武,還是有所不逮。

不過如果僅僅隻是穩住自己的身形,將控製範圍縮小到周邊一圈的話,那麼他還是能夠和這頭玄武幼崽搶奪一下控製權。

“他好想很強的樣子啊。”玄武的聲音,在魏瑩的神海裡響起。

禦獸師與禦獸之間,自然是存在著一套類似於心靈溝通的交流方式,或者說能力。

這也是禦獸師能夠操縱禦獸,讓禦獸配合自己戰鬥的原因。

隻不過,一般的禦獸,例如妖獸那一類,最多也就隻能較為表達自己的意思和想法,並不能以語言的方式來詳細描述。如果是凶獸的話,那麼對於禦獸師而言就更麻煩了,因為它們隻有最簡單的情緒表達能力,連想法都幾乎不存在。

隻有靈獸,才能夠真正的做到和禦獸師進行語言上的交流。

這也是為什麼禦獸師在遇到靈獸時,會想方設法的將其捕獲,成為自身禦獸的原因。

“是很強。”魏瑩回應了一聲,“如果你還有什麼特殊能力或者本事的話,最好彆藏私了。”

“你說,我要是向他投降的話,他會不會放過我?”玄武有些天真的問道。

魏瑩差點氣絕。

不同於小青、小紅、小白,是她從小帶到大的靈獸,和自己有著極深的感情。

玄武是她捕獲的,而且因為之前的一些措施,導致玄武對於她這個禦獸師的認可度極低。

換句話說,就是沒有什麼忠誠度可言。

因此會有這種想法,魏瑩其實並沒有感到奇怪。

隻不過在眼下這種情況,如此直接的說出來,魏瑩就顯得相當的氣惱了。

“不會。”魏瑩冷冷的說道,“他隻會把你殺了,然後取出你的內丹。要知道,他可是妖,而且還是能夠操縱水流的妖,如果能夠吞服你的妖丹,他的神通能力就會獲得極大的增強,到時候實力就會變得更加強大。對於妖族而言,這種實力增幅的誘惑是不可能抵擋的,所以他肯定不會放過你。”

“好可怕!”玄武的尾巴瘋狂搖擺著,它似乎想要遠離阿帕。

“你在乾什麼?”魏瑩的眉頭一皺。

她沒想到,玄武這個家夥此時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想逃跑。

“他太可怕了,我要遠離他。”玄武直接回應道,“哪怕是那個黑黑的空間也好,你快帶我回去吧。”

“這裡是他的領域,我們身處他的領域之中,走不掉的。”魏瑩沉聲說道,“快給我冷靜下來!一起想辦法。”

“我還隻是個寶寶。”玄武的聲音都帶有幾分哭腔了。

“想跑!?”阿帕可不知道玄武和魏瑩的交流,他又聽不到玄武的聲音。

從動作上來判斷,他隻看到玄武的尾巴突然瘋狂的搖擺起來,這讓他對於這片水域的掌控能力進一步的降低;然後他就看到了玄武突然開始以極快的速度向後退去,所有的湖水紛紛化作了助力一般,開始托著它後撤,就如同他之前利用水流推進的手段加速衝向青龍一樣。

所以阿帕毫不遲疑的立即朝著玄武衝了過去。

自己本來以為十拿九穩的殺招手段,卻沒想到因為混進了一頭玄武,結果導致他最終還是隻能親自下場——雖說這並不妨礙他的實力發揮,可在阿帕看來,這就讓他之前那種裝模作樣的行為顯得格外愚蠢。

彆人會怎麼想,阿帕不知道,也不想去理會。

他隻知道,自己那看起來格外愚蠢的模樣讓他感到臉頰燥熱,顯得格外惱怒。

“快給我停下!”站在玄武背上的魏瑩,冷聲喝道,“你這樣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可是……”

“聽我的指揮!”魏瑩吼了一聲,“如果你不想死的話!”

玄武沒有再回話,但是它卻是發出了認命般的屈服指示。

它雖然已經活了上千年之久,但是誠然如它所言,它還隻個寶寶而已。再加上一直以來,它都潛藏在一個氛圍非常友好的小秘境內,根本就沒有和外界打過交道,更彆說交流了,因此這頭玄武幼崽會害怕、膽怯,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它甚至連自身的很多能力,都沒弄清楚,更多的時候都隻是憑借著某種本能在行事。

若非如此的話,當初在靈湖山水小秘境裡,它也不會被小青和小紅攆著打了。

要知道,就血脈濃度和自身修為強度等方麵,這頭玄武幼崽才是魏瑩目前手上最強的一頭禦獸——不說小紅被阿帕的一手神通逼得隻能懸浮於高空,連領域都進不來;也不提小青僅是一招就差點命喪阿帕的手上;被魏瑩稱為小黑的玄武,可是能夠在阿帕的領域內和阿帕搶奪這片水澤的控製權,這就足以證明玄武的能力了。

但是這也僅僅隻是讓玄武擁有一份自保能力而已。

想要在阿帕的領域內擊敗阿帕,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她就算現在強行突破境界到凝魂境,也絕不會是阿帕的對手。因為能夠對抗領域的就隻有領域,而魏瑩就算突破到凝魂境,她也得先明悟自身的領域雛形,然後凝聚出自身的魂相,接著才有可能掌握領域。

初入凝魂境的修士,並不見得就比本命境巔峰的修士強多少。

更何況,阿帕可不是精修武道一途的凝魂境強者。

他真正擅長的不是術法、神通,而是麵對麵的近身肉搏。

就如同劍修,他們就講究“一劍在手天下我有”的理念,隻要手持利劍,這天下就沒有他們不能去的地方,也沒有他們不能敵的對手。

武道一途的武修也是如此。

武器所能達到的攻擊區域內,就是他們的無敵範圍。

阿帕沒有慣用兵器,他更相信自己的拳腳。

所以能夠被他的拳腳接觸到的範圍內,他就是無敵的——至少,以魏瑩羸弱的體質能力,哪怕就算同樣的境界修為,一旦被阿帕近身,她也絕不會是對手。

因此從一開始,魏瑩就沒想過在這個領域內擊敗阿帕。

她所思所慮,就隻有自保。

以及。

將蘇安然送出這個領域。

隻是時間,已經不容魏瑩過多的思考。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